第二节 魏以撒到河南,安息日会大批“更正”

  而从《卅年专刊》的记载来看,河南真会的创建是一九二二年魏以撒受邀到河南做工以后,才开始的,同《万国更正教报》的原始记载不同。而且,内容异常丰富。
说是“有一位长老,从北京总会出发,经天津、?县,绕道陇海路至河南。出门的时候没有路费,但在沿路上都显出极大的神迹安慰。当民国十年阴历十二月廿九日(公历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住在上蔡县西宋国运家中,第二天就是十一年阴历初一了(应该是第三天,这个月有卅号)。先到安息日会作见证。初二日(公历一月二十九日)又到吴娘寺吴鼎的自立会讲道。初三日(公历一月三十日)又到了上蔡县南关。
  因为是按着王天义、王守信父子的信而来的,他们也十二分恭敬顺服接待,接待并供给传道人的饮食路费。
  圣灵就大大作工,每天医病赶鬼不下百数十人,八天之内,设立了南关、十里坡、吴村三处本会。他们都是从安息日会更正的。
  那位长老自己是很谦卑的,就从武昌把张巴拿巴请到河南。所以第一批还是由他(指张巴拿巴)给人施的洗呢!因武昌本会受官厅的逼迫,张就急忙回去了。”
张巴拿巴到河南施洗事,张巴拿巴《传道记》第六十六页也有记载。民国十一年二月初一(公历一九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张巴拿巴回长沙,十四日(公历三月十二日)回武昌,呆了“将近一月。接到河南上蔡本会的信要开灵恩大会,请我前去领会。我当时函招罗喜全执事来鄂,我往上蔡。我在那里开会一安息,施洗八十余人……二月(?当为三月之误)十七日(公历四月十三日)回到武昌。”
  《卅年专刊》文中的“有一位长老”、“那位长老”应该就是魏以撒。从“那位长老从长沙、武昌、上海回到河南以后”一语的行踪判断应该是魏以撒。由前述可知,一九二二年,魏义撒先在湖南长沙工作,然后到武昌参加二次全大。之后,与张巴拿巴、高大龄被选为真耶稣教会参加在上海举行的全国基督教大会的代表。上海大会之后,商定:高大龄回湖南,张巴拿巴到福建,魏以撒则回河南。因而“那位传道人”应该就是魏以撒。再从时间上仔细推敲,显然“那位传道人”也必为魏以撒无疑。魏以撒到宋国运家中的时间是“民国十年阴历十二月廿九日”正是公历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第二天就是十一年阴历初一了”。初一应该是元月二十八日,是第三天,不是第二天。《卅年专刊》“王真光执事”行述中说:“于民国八年间,接得《万国更正教报》,蒙圣灵开启灵眼大受感动,于是父子联名致函北平。魏以撒长老于民国十一年元月底由(北)平经晋(山西)至豫(河南)。王守信一见倾心……同心兴旺真道。”魏以撒“元月底”到的王天义家,恰巧相合。而且《卅年专刊》统计各地真会初创之人时,河南列出的就是魏以撒、王宜真、吴贤真三人。
“那位长老”,即魏以撒,“从长沙、武昌、上海回到河南以后,把真道向上蔡县北边推动,在西华、扶沟、鄢陵、太康等县对各公会加以有压力的更正,不断到他们各会去。在他们的礼拜日辩论真道。神又用神迹奇事和百般异能同他们作见证,不到一个月有十几处本会成立起来。”
  《卅年专刊》在王真光执事的传略中谓王真光乃王宜真长老之子,俗名守信。“那位传道人”魏义撒是按着王天义、王守信父子的信而来的。《卅年专刊》在《张巴拿巴达魏文祥王真光书》后注曰:“王执事即河南王天义之子王真光”。即王宜真又名王天义,王真光又名王守信,父与子。
  魏以撒到河南,主要是更正安息日会,从安息日会中收获了不少“庄稼”。王真光父子及王真光之姊道荣、其妹世芳,全家信仰基督。先是在内地会。后来米勒耳医生来中国创办安息日会,乃首先到上蔡县,王天义长老与之同工。在上蔡曾出版《宣道报》,后演变为《时兆月报》。其婿王砚玉任该报印刷厂厂长凡四十余年。民国八年(一九一九)接到《万国更正教报》,大受感动,父子联名致函北平。魏以撒于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元月底到上蔡。三个月之内,安息日会纷纷归于真耶稣教会者达十八处之多。
  王真光年轻有为,大有胆量。舍弃西药房、油房生意,同心协助魏以撒。还善于交际,专门找西人、或官长、或知识分子传道。因而凡他所到之处,真会都能平安建立。
  一九二二年河南初创的更进一步情况,可知者如下;其中有不少的神迹奇事。
正月,魏以撒建立了上蔡南关区会。
  魏以撒在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正月到上蔡时,头一件奇事就落在李倪氏的身上。其兄李广南是上蔡县内地会与自立会的发起人,她本人信道也有十七年了。六十五岁那年跌了一跤,半身不遂。花了许多钱给医生,不见丝毫好转。听说魏以撒的消息之后,就要人抬到南关本会。魏以撒为其按手祈祷,连说了五次“奉主耶稣的名医治你。”果然就站起来了走着回去。于是她天天到处作证,真会有“神权”的风声也就播及远近,每天车拉人抬的病人数不胜数。
  正月初十(公历二月六日),这已经是南关区会建立之后了。上蔡县的陈清洁长老(十里铺人,魏以撒初到上蔡就受了洗)请魏以撒到十里铺(坡?)去讲道。路边见躺着一个乞丐,不住的呻吟,大约有四十多岁。二人已经走了过去,但心中以为应当回去医治他,于是回转身来,问他为什么喊叫。他说:“我七八年的串筋疯病,时常疼痛,一疼就不得了。我妻子说上蔡县南关来了一位神人,她正头疼呢,被那位先生一按手就好了。我说我今天也去求求医治,不料走到这里病就犯了。”陈长老问他你认识那位神人吗,而且告诉他,对他说话的就是那个人。乞丐说:“这太巧了啊!可该我好了!”于是为他按手。要他把腿上的布都解下来,又扶他站起来,再叫他来回跑了几次。他就说一点也不疼了。这时,围观的行人聚了很多,连耕地的人也停下了手中活计,都惊讶地说:“现在还有这样的奇事啊!”
  二月,又出了一件奇事。上蔡县吴量寺宋庄人赵福来,其妻患脓泡大疮,卧床三年。也听到了真耶稣教会。家中贫苦,自己没有车,又雇不起车,就用手爬到上蔡县南关真会。两地相距二十五里,自早至晚,足足爬了一整天。等爬到了,人也累得象死了一样,半夜又疼得大声呼叫。第二天恰巧遇上施洗,其夫、许多人都劝她先不要受洗,但她坚决要洗,谁也拦不住。当时围观的人真是人山人海。而她“从水里上来就走到会堂,一跪下祈祷就受了圣灵充满,起立跳舞约两小时之久。再次日早晨起来看见床上有大如铜元的白皮,再看自己的全身如同婴儿一般的鲜嫩,行动也自如了。心口疼病也好了。她自己就作了一杆丈长大旗,天天在全城报告蒙恩的喜讯。后来她又生了三个子女,多人因她蒙恩,阿们!”
  由于真耶稣教会的迅速发展,特别是从安息日会“收割庄稼”,使得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非常惊慌。安息日会当初到上蔡是王天义先接受信仰的,而现在,接受真耶稣教会又是他最早,因而上蔡各地安息日会发生了动摇,三个月之中竟有十八处真会的人是从安息日会中出来的。而安息日会到河南以后,在二十五年当中才设立了二十五处,和真耶稣教会相比,那就相差太多了。于是一位洋人会正到处寻找魏以撒,一路追赶了许多地方才找到,劈头一句是:“你为什么把我们的羊偷去了?”魏以撒就问坐在屋里的信徒说:“你们谁是外国羊,可以跟他回去。”这样一来,这些接受更正的信徒反倒和他辩论起来了,对真耶稣教会更加深了一层认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