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反对“垄断”教务的斗争

前面提到,《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五卷第一、二期(一九五一年一月廿日发行)发表了郭美徒、郭子严联名的一篇文章,题为《真教会当前的四大目标》。其中第二、三、四个问题,都是针对教务“垄断”的。第二个“补牢”问题是要“宣传真理化”。指出教会所宣传的“是‘神国的福音’(路十六16),绝不是什么学说或主义。故教会根本没有学说可传,也不用人去发明出什么‘学说’来。圣经中曾严重的(地)儆戒说:“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已经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提前六2)’(圣经原文在提前六章二十节,不是二节,印刷致误)。”什么叫“敌真道”?解释说:“所谓‘敌真道’,即指这学说的理论,根本与真道相反。凡在真道上受过造就的信徒,若能保守所托付的,就能够躲避它。但是,有一种‘似是而非’的学说,它的理论好似与真道相合,其实是错谬的。例如用属世的科学方法来解释圣经,用形式逻辑和理知去证明神的实有。现在一般神学家都是忙于做这一种工作,结果只得到一些空洞的论证,反而把神的道给解释歪了。正所谓‘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郭氏兄弟的这个说法是指谁而言呢?肯定有所指,决非无端空谈。下面又说道:“今日教会中,也有人自以为有智慧,自以为是‘学者’,于是矫揉造作,发明种种神学理论,大有非如此便不足显示其为有智慧的学者之概。”是谁?下面又说了许多道理,诸如“不必把道理故意刻画得新奇玄奥,以自鸣‘高’,只要老老实实的按着神圣言讲就够了”。相关论证、引经据典占了很大篇幅,笔者省略了,只介绍要害之论如下 : “时至今日,在我们中间,也有人说受洗后三年才能复活(指心灵因义而活)。以耶稣埋葬三日复活为根据,一日顶一年,以后一年只能领受一次圣餐。即受洗后亦不能领餐,必须等到四月第一个安息五守逾越节。鬼是自有的。祷告时定要面向西。临终要洗脚。分别善恶树的果子,长大成人可以吃。引证希伯来五章末节‘吃乾粮’。此种说法,我们认为均相当怪异(来十三9),和使徒传给我们的不同。在我们未得到合乎正意的解答以前,此说绝难接受。保罗所说‘偏离了真道’一语,实为我们应加警惕的。‘偏’,即偏见、偏邪、偏执。先偏而后离。对于圣经若存偏邪的理解,徒逞臆说,引证乖强,或自相矛盾,即是离开真道的轨范。离奇怪诞的道理,只能迷俗人之视听,不足使明道者折服。圣经所谓‘信服真道’(罗一5),不说服如何叫人相信?”
这显然是针对魏以撒,针对魏以撒对教义的新发明。
第三个“补牢”之道是:“风格属灵化”。“风格”为何?曰:“即指教会的意识形态、气习与操守。世人有世人的样子,属灵人有属灵人的样子,教会亦然。”下面举以扫和雅各为例,“以扫善于打猎,常在田野;雅各为人安静,常住在帐棚里(创二十五27)。此即象征属世教会与属灵教会风格的不同。”“田野指世界,属世的教会,好猎取世界的野味,把世俗的东西常搬进教会。但属灵的教会则洁身自好,不事外求。圣经明说以扫是贪恋世俗的(来十二16)……雅各抓住的,都是属灵的地位和和福份。”“凡效法世界的,他的心意必贪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不能接受圣灵的更新。非圣灵更新不能变化,不变成属灵化,就不能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故教会若效法世界,根本即无圣灵之可言。神向祂的儿女、百姓,最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要他们与世界分别。”下面,旧约时代举《民》二十三章9节经文、新约时代举《林后》六章16、19节经文为据。那么,所针对的,是教会之内的什么样的现象,又针对的是谁呢?“教会是属神的,不是个人的私产。把教会作为个人滥交、登龙求荣的工具。”“属世的教会每以结交有名望的人为荣,彼此利用。就是取得名人一纸题词,也好象增加无上光彩似的。其实,这些不认识神的人,究竟有增加我们什么?相反的,恐怕却增加了我们的麻烦。”“世俗的风气,用在属灵的场合,实有格不相入之感。不料近数年前,曾参加过本会代表性会议,在神圣会堂中,竟亦鼓掌,而且喝彩,打破了肃穆庄严的气氛。我觉得非常碍耳不安,而认为轻浮粗俗不可耐者。此虽小节,亦足反映教会风习之倾向俗化,步趋世人。乃至证章、会旗也要造出来 。逐步向世人的样子效法。积而久之,将无怪其日趋下游了。”数年前的代表性会议,当指十一大;一纸题词,当指《卅年专刊》刊首国民党要人的题词。从以上教会不是个人的私产、不是个人登龙求荣的工具、取得名人一纸题词增加无上光彩、造会章会旗等等批判来看,矛头所向是很清楚的。
第四样“补牢”之道是要“工作责任化”。论道:“‘不要自己过于所当看的’。……即把自己看得太高太大……形成了‘骄傲’……在神的教会上,资历、地位、功劳、名望都不足恃,不足夸。”“教会中只有‘治理事’的机构,没有‘治理人’的首长……教会既没有封建性的首长存在,则一切事权自不能集中于一人之身,用独断独行管束教会。”“任何个人都算不得什么。有人大言不惭的自称是神亲自‘特别’召选的,这话在群众时代已经不时髦了。‘反对仆者,即反对耶稣也’(张殿举语)早已吓不了什么人。不论任何个人怎样‘特别’召选,总敌不过群众被神选召的坚定不移。”“在真道上同归于一,也是我们‘众人’的事,非个人所可代表或包办,也非个人所能把持或阻挡。若查考圣经,学习明白真道,认为确是真道所在,尽可志同道合起来,不必把自己的信心给管辖。(林后一24)教会之所以不能在真道上同归于一,即因众人不认‘同归于一’是自己的事,交给某某个人去经理。于是这个人就有把持操纵的权力,众人就变为真道上的‘阿斗’了。弟兄们!靠着那‘超’乎、‘贯’乎,‘住’于我们中间的神,应充分地发挥‘众人’的意志和力量,击退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的时代。”
郭美徒、郭子严兄弟二人的这篇文章是在十二大召开之前发表的。其矛头所向为谁?这个“把持操纵”、“包办”“真道上同归于一”的人物是谁?二郭没有点名,但从前述历史发展的脉络来看,只能是魏以撒。看来,魏以撒自从在抗日战争期间总部内迁重庆伊始,逐渐在总部(会)形成了独揽大权的局面。并一再地强行推广他自己发明的教义“真道”,以及一些其它作法,激起了公愤。由前述历史可以判断,说他是“强行推广”并不为过,当然,如果大众都能接受也就不成其为“强行推广”了。然而事情并非如此,除一些他能影响的一部分教徒而外,相当一大部分群众并不接受,并对魏以撒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教义争端极其反感,于是魏以撒就成了大众反对的对象,成为众矢之的。二郭文章的最后,简直就是把他比做又一个张巴拿巴,并号召群众共同起来打倒他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