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各地概况

各地教会的情况,从记载中看,有许多内容是差不多的。如向总会呈报表册、要求发下服务许可证、收到总会的救济款、要求订阅《会讯》和《真圣报》、或要求增加订阅份额、为教会或世界和平禁食祈祷、或捐助《会讯》和《真圣报》、或购买如《合法大水洗》《真理问答》《圣经生字类篡》等书籍。
下面介绍各地情况时,若无特殊情况就只提到地名了。
河北
提到了河北支会、枣强、胡土、束鹿、北京、开滦、保定等地的教会。北京的大事就是《中国基督教总会》“弃假归真”了。已如前述。枣强张书亚长老仍在为会务同区公所交涉,什么内容不详。胡土、束鹿两处则因战事影响久与总会失去联系,幸得《会讯》方才重新建立组织关系。河北支会拟在十月十六日召开支会代表大会,但后来发展如何不详。保定则处于急需建立教会时期,而且有人献堂。
河南
《真圣报》提到了开封分会捐献,资助会讯、定阅真圣报的消息。洛阳内地会“归真”的消息。在报道分配总会救济款时提到了许多地方的教会,有:漯河、信阳、开封、淮阳、商水、太康、西平、光山、上蔡、方城、鄢陵、沈邱、项城、洛阳、汝南、舞阳、泌阳、扶沟。
山东
报道了济南基督教《神的教会》经李正诚工作“归真”,已见前述。潍县则报道了所典会堂到期,安息日会争购,不得已,一天之内两次开捐,终于保住了会堂。潍城分会则调整了职务,并成立了三处祈祷所。沛县成立了一处分会、五处区会。从记载看,情形甚为热烈。从七月五日开始施洗,到通讯发稿时已施洗二百六十余人,“受圣灵说灵言的有百分之八十强(受灵感未计)”。建立了五个区会一个分会:沛县分会及安庄、舒庄、三官、李大庄、裴堂五个区会。真耶稣教会的发展又引发了同长老会的矛盾,报道中又说:“同时还有一班顽固派坚持长老会的立场,与我们顽强的抗拒,到各同灵家中来进行破坏的工作。希望你们多帮助我们祷告,使我们工作可以通行无阻,阿们!”但也有几个地方沛属长老会“归真”于真耶稣教会,已如前述。
山西
在《真圣报》第四卷第一~九期上只有一篇署名为高中立的信函,报告会况(没有说明地点)时说是“聚会人数虽不少,而热烈前进份子很少。以致信徒日减,会况冷落。回忆先父在世时的盛况,不禁神伤。希望代为助祷,求主复兴。”这个高中立大约是高大龄的后代?第十期则报道了在“农历三月廿三日,于汾西福音山召开支大代表会议三天。与会代表一六零余人,分区会代表七六处。开会结果甚为圆满。加强了赵城、汾西、洪洞三分会之组织,登记各区会之男女信徒。并规定分区施行大水洗礼,自三月迄六月底,统计男女受洗二九零人。”并选出刘品山长老为出席十二大的代表。但又报道说:“赵城河东少数区会,迄今未能正式聚会:有圣经被没收者、有聚会被禁止者。一般软弱信徒受此拦阻多有退后者。请为向中央内务部交涉,并希多为助祷。”又报道了运城分区会在运城,于八月十七日召开了秋季查经会,为期三天。各分区会长执、信徒踊跃参加;到会长执共四十余人。主领为韩长老。又“总会来示,嘱山西本会应共同组织作健全支会。拟定太原、赵城、运城三处选举常理五人,服务省支会。”在这次会议上就借机进行了选举,结果郭方河长老、秦焕章执事当选。二人随即赶赴太原去办理支会教务。
贵州
贵州消息只见到一条,是“筑会”负责致总会的一封道歉信。说是:“接得七月三日宁总字八五四号复函,敬悉一切……惠将前询事件详为指示,使同人等关念之心于斯至慰……而对魏长老事件救助关切,此种爱主爱人之心,致受累苦之行,令人为之心感。本分会同人,前为梦兆,竟以忆怀态度,出之以过激之词……。”这封信函中惟一能看明白的是,筑会为自己的过激之词向总会道歉;而魏长老(当为以撒无疑)事件为何,不详。
江西
江西在《真圣报》第四卷第一~九期上有一篇吴恩灵的报告,说其经费艰难困苦之状,乃致要靠卖衣物糊口。但未说明在什么地方。第十卷则有南昌周马大报告说,读了《神的物当归给神》一书之后,为疏忽什一捐而深感惭愧,并交上了本年度的什一捐。
四川
四川支会的消息只有偿还对《真圣报》的旧欠五万元,又捐款十万,帮助报社。四川原有之书报分社“因经济支拙,暂停供应”。照总会指示,拟采取措施解决,并拟改善《会音》(当为支会所办刊物)之印刷技术。但支会在通讯中有一个建议值得注意,谓:“本会之得救传单,言词过激,不适新时代之宣传,敢请商讨改善为荷。”这显然是新时代新思想对真耶稣教会的冲击,只不过语焉不详。所谓“过激”也者,指何而言呢?若能知道,就可以了解如何冲击了。这应该说明真耶稣教会在适应时代的变化。总会讨论了这个建议吗,不知道,没有找到记载。
西充
义兴场区会于六月初一召开三天灵恩大会,第三天正式成立区会。“参加会员一百九十余人,集队游行、国会旗、歌诗班、口琴组,齐集大会场中,听众数百人。末了至西南马路大河中施洗。成果如下:聚会二百人,水洗一百三十人,灵洗十一人,病愈八人,感恩捐六万元。”又选出了区会负责人等。《西充通讯》中还报道了一个“南会”的消息。这个南会是西充的哪一会,不详。说是向人民政府备案已经数月。四月二十一日起开会三天,“到会九十五人,受水洗四十一人,异象五、灵感八、灵言七。”“安息日虽经逼迫,但从未间断。”又有任氏兄妹献住房一所作为“圣堂”。《真圣报》第四卷第十期又报道说:“西充假道充斥,兼老会信徒弃假归真,政府人员常去老会医疗所诊病,老会趁机破坏本会圣工。特请速发西充本会许可证,以减少拦阻。因公安方面常来了解本会情况,务请先发为要。布道团许可证务希提前早发。如遇开会受阻,以便解释云。”基督教各派之间的矛盾,特别是“真”耶稣教会,遭到忌恨,是很自然的事。又报道南溪教会于七月廿四日召开信徒大会,重新改选了教会负责人;选陈学礼为常务理事。乐山,罗撒迦报告说是,“乐会荣军教院灵胞”已全部资遣回籍,仅余信徒三、四十余人。这应该是原国民党荣军教养院的人员都被遣散,信徒也就少了。而王重光则处境困难,想离开乐山。王重光原在湖北恩施国民党荣军教养院,抗战期间迁南溪,何时又到乐山,不详。四川又报道了一支布道队,但于何时何地组成、由何处教会管辖,不详。说是布道队于六月三日到了碾垭乡,布道并相机建立教会。从六月五日起布道三天,“函请该乡公所协助听众参加。登记悔改者有百余人。初七奉行领洗圣礼,计水洗六十一人,蒙治三十一人。纷纷多神教去假归真。”当天下午正式设立碾垭乡区会。
陕西
《真圣报》第四卷第一~九卷报道了“宝鸡三处灵恩大会,并人事改选。共聚会十二日,共受合法大水洗者四十八人,受灵洗者十人,蒙医者二人。圣灵大大充满会众,全堂震动,跳舞、灵言、灵歌,应有尽有。”第十期则只报道了陕西支会购书的消息。
吉林
报道了魏以撒在长春主持教授高级神学班的情况。参加者,延吉有三人,蛟河二人,开原三人。其余都是长春本地学员;正式学员三十五名,傍听十余人。一九五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因教牧班(当指高级神学班)之便,东北教会领袖会萃一堂,为谋东北本会互相照管,彼此有了联系,好发展福音起见,特组织《东北支会》以资联络,会址设于长春本会内。”出席代表:沈阳王得恩、王配得;双城李绍扬;延吉杜基法、王维礼、薛爱真;蛟河王士福;哈尔滨刘允孝、王邻、单志勋;开原时雨润、马多加、刘马利亚;长春赵天铎、李灵苏、张志臣;又有特许代表吉林郭路加、长春赵约翰;来宾邓马利亚。大会主席刘允孝,总会指导魏以撒。当选委员:杜基法、刘允孝、王德(得)恩、赵天铎、马多加、时雨润、赵约翰、单志勋、郭路加、李绍扬。复选主任刘允孝,副主任杜基法、王得恩。大会又立王得恩、时雨润、赵天铎、赵约翰为长老,立李灵苏、张志和、吴腓比为执事,又立教士数人。并制定了东北支会简章;简章内容未发表,谓篇幅有限从略。延吉报告说每安息聚会有七八十人,并寄上捐款:流通券一百万元,折合人民币十万元。
辽西
提到了开原和铁岭两处。开原只是说收到书报、捐款和公函一件,“捧读之下,实有言不尽感激和安慰”。铁岭的情况不容乐观,宋荒地已经“停顿好久”,“尚未能聚会”。“闻魏、李二长老至京交涉,并得陈部长谈话的资料,阅悉之下,甚为快慰。”并向人民政府进行交涉。铁岭的报道则如是说:“前阅会讯紧要通告,载有各处本会受到当地逼迫停止聚会材料,呈报总会,以便汇载内务部等情。查东会(不详是铁岭的哪一会)屡遭改变,并受到其他封建会门之影响。因皂白难分,加以限制,迄未得聚会,对于灵性不舒畅。除请求总会速向内务部交涉后,我们仍向当地政府详加解释,使政府了解本会内幕,非它封建会门可比。请总会互相提携关系,多为我们分会祷告,早日恢复聚会,自由布道。”
辽东
只报告沈阳收到救济款,而沈阳的会堂尚无有着落。
湖南
支会报告说:“汉寿厂窖区会房屋实被第六区二保农会占住,停止聚会;宁乡县会房屋被第四区人民政府号为仓库,亦将停止聚会,请向中央当局交涉云。”长沙金井决定了几个新职员,要求发给服务证六份。罗群羊报告彭家井的情况说,看到会讯如获至宝,甚至“我亦提倡支会也要办会讯了。”安化唐家观出现“大礼堂被当地乡政府借住办公,并常开大会。经交涉,尚未迁出。请交涉并助祷。”黔阳则已如前述,当地人民政府极力保护,信徒平安。“本会信徒全属劳动阶级,人人都参加劳动。各人经济状况真不缺乏。教会如旧进行,勿念。”所属安江教会,因负责人互相间成见难释,经秋季灵会另行改组,教务得以顺利进行。澧县当地教会发展状况:“夏家巷于去岁腊月初二成立聚会所。人数逐渐增多,将近四十人。突被澧县第五区工作同志停止其活动。”“张家塔是本年六月二日成立,人数已满卅人。七月二十九日被该乡农协停止其聚会。”“荣家河由喻光耀作证,人数二十余,本可成立聚会所,因地方人士不了解情况,还有时间问题。”“花耳堰人数二十,虽经造册具报,但无批示,尚在挣扎中。”“津市区会自驻训练班后,继续又驻卫生院。期间虽口约两月,还不知将来如何。仰祈均会设法子支援,俾能安心工作。”湘潭马公堰区会情况已如前述。《真圣报》又记“在此时期开一次灵恩会,乡政府以不了解情况为题禁止开会。而我们一面开会一面向十一区政府交涉。承李区长批准,回示云‘按政府政策执行,准予宣道,不得有其他活动。’此批。开会也圆满,结果如下:领杯二十六人,水洗一人,灵洗一人,病愈三人。”总会书记邓天启“因公受伤,返湘休养”,但于八月十日“蒙主接去”,去世了。
从湖南情况看,各地地方当局在执行宗教政策时差别不小。《真圣报》还提到了邵阳、醴陵、桃源、汉寿、常德、南县、攸县、益阳、岳阳、洪江、沅江、芷江、湘潭、衡山、兰溪等地的真会。
湖北
报道支会情况时说,三月廿七日,支会第三次教务检讨会议时,支会提出“鄂各分区会应向总会缴纳什一捐款”案,已经各分区会负责通过。并已收到马路街、球场、楚保街、积玉桥、黄孝河、文昌门、汉水等会的什一捐。从已缴纳的地方看,均为武汉市内的教会。在这次教务会议上决议,于十月一日召开鄂支第三次代表大会。但未找到大会召开的记载,详情不知。各地报道中值得注意的有巴东的消息,说“六月十七日举行和平签名运动,并为全世界和平祈祷。参加签名者共计一五二名。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召开灵恩会四天,每天讲道三次,全由王执事主讲。”《真圣报》还全文刊载了讲题,而这个讲题是很值得注意的。谓:
1.[灵恩大会和一份说明书]。
2.[来赴会者请从门经过]!
3.[基督徒当配合新时代的革命精神实行耶稣的革命生活]?!
4.[人生意义指南]。
5.[发财自私的梦应该儆醒了么]!?
6.[宗教家说:这个世界是真神创造的;科学家说这个世界是劳动者创造的。究竟是谁创造的?请你决定这个问题吧]?!
7.[赶快丢下你的罪恶的包袱,来受‘合法大水洗’前当知几个重要问题]。
8.[洗脚礼之真义]。
9.[施比受更为有福]。
10.[圣餐礼的要义]。
11.[禁戒祭偶象的物和血并勒死牲畜和奸淫,其理由何在]。
12.[当本反封建迷信的真理立场确定我们宗教信仰观]。”

以上,为使读者准确理解原文之含义,即使标点符号也均一仍其旧。笔者以为应该注意的是第三、第六、第十二这叁条。第三、第六两条显然是受到了当时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反封建思想宣传的影响,要革命,要反封建。第六条则显然是当时革命理论和政治形势影响的结果。一个“适应时势的宗教”[1],产生于奴隶社会,又依次顺利适应了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宗教,现在又要适应新的时代了。《真圣报》又提到了郝穴、汉口、嘉鱼、公安、沙市、鄂西等地的教会。
广东
支会报道说是于七月二十九日立了一位执事,杨佳。表示要遵从规章要求,今后如若出版新书先行送请总会编审会核阅,并送上《圣日论坛》十本请审。地方情况提到了新坡、汕头、博罗、中山等地。新坡是“去年五月间解放。当即地方匪患无形消散,堪足云幸。最近治安日益平静,各灵胞耕种逐渐恢复,生活亦渐次安定。聚会比前踊跃,人数日渐加添。”待早稻登场后“当知道各人捐献的数量,凑集全数,兑换人民币汇上。”
福建
福建的情况必须注意郭美徒长老建议的福建支会提案。通讯中说:“闽支同工们前就观感所及,草拟提案一件奉上……其中因时间短促,对组织方面尚有未确当之处。因吾人凡事极愿遵照经训而行,则一切自应不稍存成见与偏见,依期在动荡不安二十余年来亏损教会元气的人为制度,作彻底而深切的虚心研究。力求上进,实为万幸!弟对从前之组织,及各种名称,本无异议,且与诸长执一表同情。但自民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到厦(门)鼓(浪屿)工作以还,因查经与各方人接触,结果深觉本会制度及组织,应再一番按照经训,予以更进一步配合纯正之真理……。”这里讲的是为什么要作出提案,而支会全大提案则由莆田寄给了总会。
江苏
《支会通讯》报道说蔡(蔚文)执事巡视苏南江浙各地教会,并著《神的奥秘》一书,将稿件赠与报社,不日出版。收到《中华全国基督教协进会会务委员会》主委缪秋笙的邀请函,邀请参加十月十八日举行的第十四届年会。沭阳报告史长老到周庄、胡集、王其庄、新集、周集视察教会的概况。滨海报告说“前函报告,巨会停止聚会。实因干部听错了,将政府命令误解,致使停了聚会一安息之久,现今仍然照常聚会。……各处会所尚未全部解放。希将本会之发源历史,印成单张,向各级政府声明,便于了解,使福音广传云。”宿迁报道说:“接得会讯及登记证明信,现已呈到地方区政府。亦已蒙政府批示,准许传道。……又于六月廿日开灵会三天,受洗五十三名,并立七位执事:仇继洲……,又立叶广清为长老。”此外,还报道了常熟、虞东、丹阳、宜兴、无锡、沪北、阜宁、沭周、沭新、南京各地的情况。
浙江
宁波报道说“分会自九一三大轰炸后,即告停止聚会,以迄于今。希代祷!”九一三大轰炸当指国民党失去对大陆的统治权之后,对宁波进行的轰炸,如同对上海的二·六轰炸一样。另外还提到了乌镇,收到救济捐,向总会请领服务证。
安徽
《和县通讯》报道韩执事奔走服务,历高庄、铜城闸、陶厂各乡村作见证。六月二十二日,安息日,按总会通令为教会前途禁食,到会一百零九人。肥东:“承蒙关注,本会驻军亦已搬走了,特此奉告。”另外还提到了全椒、含山。又有报道说定于十一月十七日开灵恩大会,并拟举行支会成立大会。报道语句表达不清,地点不详。
台湾
杨约翰报告说,台湾支会对于总会所办刊物非常高兴阅读,以后若有新书,可交托港会。“近来台会工作稍有进展。台北长老会传道长老信徒多人来本会查考。有一牧师之女亦已受圣灵了。还有麻疯院传道之女患鬼,蒙主宏恩,亦得了解放。”

国外消息
香港
港会协助广东支会发行《圣日论坛》,“每逢圣日发行,分赠同灵”,函索即寄。由于当时新中国刚刚建立,内外不通,港会还充当了内外沟通的桥梁,如前所述,石叻的款项就是由香港转给总会的。王亚该古奉总部调遣,到香港工作已经历时二十个月了,王报告说:“在这二十个月当中,蒙主引导,信徒有轻重病者,为他们禁食抹油祈祷,得了医治的有八十多名,而轻病的不能计其数。”江苏支会几次要调王亚该古回上海工作,但香港信徒不放。
北婆罗洲
斗亚兰陈约翰执事报告说有五人领受了大水洗,领杯九十二人。
马来亚
双溪报告曾两次接到总会来函,而“近来马来工作未见进展”。另外则说明托香港彭日清汇驳的款项如何使用,购买些什么样的书藉。八月廿六日,说是收到报社寄来的《合法大水洗》二百七十本,《圣经词典》一部。大哖则报道说,选立了一位女执事严腓比。星洲(即石叻,新加坡)汇款由港会转给总会,已如前述。并购买了《合法大水洗》和《真理问答》,及诗集。保佛则报道说有捐款无法寄给总会,已如前述。锡米山有“年余之久未见总会消息”,“接得《会讯》,得睹本会荣耀的消息,心中才破悲为喜。知道主与你们同在。并且感动政府人员,允予真道之传扬。逖听佳音,非常快慰!知道总会定然困难,想要接济,因为汇兑不通,爱莫能助。”纳闽“自战后甚为软弱。如今三月间虽由保佛何提摩太执事到来,召集灵胞商议,恢复安息日聚会。因许多人为自己思虑,不听真道,致有冷落现象。”但亦为响应总会号召集得救济捐四十八元,因无法汇兑又退还给捐款人,已如前述。
檀香山
古执事接到香港胡执事信函,说中国大陆“饥荒惨状”,发动信徒(极多贫穷人)捐款,得六百元。又报道亚拿每安息三、四到会堂率领信徒求圣灵、医病。“刻正修理圣堂,等开议会通过,就可成立支会。拍一张照片,送回总会。须待总会而承认也。现下聚会有八十余人。因有八处海岛,将来可成立八处教会,使主的选民弃假而归真也。”

总括以上所述可知,在新中国初建之始,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是得到了贯彻的,虽然有个别地方当局执行不力,或存在一些问题。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新中国成立之初那种革命思想、理论、风气对真耶稣教会造成了影响。在神学思想上不得不考虑究竟是谁创造了世界。当然,这些信神的人们会放弃其根本的世界观吗?不可能!如有,也只会是少数人。另外,当时整个社会那种朝气蓬勃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精神,对真耶稣教会也会造成影响,特别是在教会组织结构上,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由于长年积累的矛盾,又由于有的人一再坚持自己的立场和作法,终于又引发了一场新的斗争,见后述。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