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南京两派和山东两派

而立即反对张殿举且大张挞伐影响颇大的,则是南京的郭文俊哥尼流。张巴拿巴殿举出自山东潍县,其根底潍县人人皆知。故而当张殿举分裂,冒充真耶稣教会发起人时,郭文俊就致函山东潍县查询。而潍县凡知张殿举老底的当然也会有反对他这样做的。郭文俊给潍县的信函今日无从查到,但潍县丁育民复函郭文俊者,《卅年专刊》则全文刊载。其文如下:
“文俊长老安鉴:启者,于阳历九月一号收到从长老处、牛骞亲爱的同心同道、且是顺从神命的总代表华函乙封,信云要事,弟当即时从命办理。因自到家之后遇见各种魔鬼的试炼,故延至于今,祈长老与牛代表原谅是荷。次者,奉主命受王来祥、于得真二位执事的委托,将真耶稣教会与巴拿巴之根底列下:①巴拿巴与张灵生长老自称是本会发起人,潍县教会的长老执事及一切知道根源的老灵胞通通反对,决不承认。②老长老魏保罗第 一次来潍布道时,在潍县西南庄头给许多的人受洗并张全家受洗。又给巴拿巴与他全家受洗。此事有三人见证:男执事王来祥、女执事丁得真师母(此人是张灵生姨母)并谭公田老先生同证。③魏保罗老长老未到潍时无有真教会。不过张灵生与巴拿巴在西南乡庄头设立一教会,名目信心会。且灵生长老自己承认他在上海信心会受的灵,巴拿巴是张灵生立的长老。我们知道信心会是邪灵,他自己说是在此会受的,我们一定不承认他是圣灵,即我主所应许的保惠师。④潍县公认真教会是接受的魏保罗长老传的真道。后又次第成立教会。潍地南关教会是从魏保罗传道时随即成立,北乡华疃庄本是魏太太与高大龄长老来潍布道时设立的。以后东关谭公田设立一会,丁育民在北乡杭埠庄设一会。现下这四处教会决不承认张灵生、巴拿巴的。再者,张灵生与巴拿巴是保罗长老立的职,一定是接受魏长老道理;就是巴拿巴在南方作的工亦是魏保罗根基。如湖南教会初蒙恩的即李晓峰长老,此人是自己卖过衣服到北京保罗长老处得的真道,后不过巴拿巴长老到湖南接着此根基传的而已。别省教会皆是如此。今巴拿巴明明是藉老长老根基传了几省教会就生了自高自大的恶心,与灵生长老通同作弊,想废弃神命的用人,自称为发起人。且又迷惑福建弟兄,出名登报,毁谤真神用人魏保罗父子。又假借神学之名联络各省到南京,用各种诡诈手段迷惑众人,强解圣经。又不怕真神,假说神数次有声音命他设立真耶稣教会。又强迫各省推举他为全国总牧养总负责。弟在潍自去年接见魏以撒长老之信,内云他自称为本会发起人,而违神命毁谤为主舍弃所有的魏保罗。弟等自闻知此信之(后)就昼夜难过,常常祈求上主施恩,叫弟等到南方一次,(……此处应有阙文——笔者)巴拿巴动作。今者忽见报云巴拿巴在南京开全国神学会,故潍县本会同人推举小弟育民,借神学会之名义来南京条看南方教会与巴拿巴之动作。弟到南京之后与他会面,见他一切作皆用诡诈手段,迷惑各省人士,实在可怜。弟敢不顺神命哉!故与他有反对之处,而心更是不赞成的。他亦明知弟反对,是不承认他的。故他使福建弟兄林何西,假说他与巴拿巴是不同的。故此人于一晚上,同弟到山后谈论保罗老长老之事。弟信他是实心,就实言告之。不料想他是巴拿巴长老所使,他打听小弟之心,探听我与他果真反对否。后来此人说,弟是魏保罗同心的。巴拿巴当面大怒,与弟说出断情的话,又说速速离开他的神学会。故弟当时来与长老同住,不久就受苦回来了。总而言之,张巴拿巴冒充本会发起人,我山东全省、我潍县全会,永无人能信,请把信登报为祷,阿们!”
从内容看,这封信应当撰写于张巴拿巴在南京举办第一次神学会之后,时在一九二六年。从郭文俊的情况(见后)看,肯定会将此信登报的,但《卅年专刊》没有说明此信是否是登报。
丁育民说“山东全省”、“潍县全会”永无人能信,与实际情况对照,并非绝对如此。张巴拿巴在山东多年,不可能没有几个心腹。一九二六年四月总会第一次神学会,山东学员除张巴拿巴而外还有四人:岳雅各、张腓利门、张守真、张真。但这四个人只有岳雅各一人可考,其他三人均仅此一见。当年八月,岳雅各以潍县东关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四大。十月二十六日,在南京出版了名为《证明万国更正教之谤讟》的报纸。这张报纸,《卅年专刊》评为“这一张东西是继儆醒报以后的产儿,是更大胆分裂本会的利斧,想用谤讟的方式,推倒别人,高抬自己,不惜歪曲事实,满纸辱骂。但内中出名者多系假冒,如山东岳雅各之‘万国更正教耶派混乱本会之失败’一文,洋洋数千字,文笔流利,岳本人今仍健在,实不知该文为何人代弄。”其中提到岳雅各之文为它人代弄,而究为何人却又不知。姑录于此以供参考。其中“耶派”一词当指当初由河北元氏县梁钦明提倡、魏保罗也同意了的全体真会信徒均改为姓耶一事。张巴拿巴反目,遂攻击魏以撒北方真会为耶派。其实,当初张巴拿巴自己也曾改姓为耶。见前述及后述。岳雅各攻击“耶派”的文章何人代弄不详,但他参加第一次神学会、四大,其态度显然是倾向于张巴拿巴的;何况他还是潍县东关教会的人物。开革张巴拿巴、南北合一之后,一九三四年,岳雅各是山东支部的代议员,当年六月先参加第五次代议员会,之后又参加九大。一九四七年,是山东支会的理事长。并没有始终追随张巴拿巴。
由前述可知,反对张巴拿巴冒充发起人者,所进行的公开指驳,从各地情况看,力量并不大。反对张巴拿巴,北方不用说,南方也并非铁板一块都听从了张巴拿巴。如南京,郭文俊反张,而北门曹光洁则拥张;南洋虽然大部拥张,但却有黄保罗这样的人出资赞助办理《真光报》。武汉有袁彼得,但也有人参加三、四、五次代表大会。湖南也有王文质先生知其根底。
但谭配得的情况值得注意。前面,在论述张巴拿巴单独在长沙召开“三大”时,已经提到他的暧昧。
张石头《真会史》又有进一步介绍,转引《神恩报》上谭配得关于长沙真耶稣教会历史的记述中就说:“李晓峰在北京听了许多奇怪道理,说非改姓耶不能得救(他自己曾改名为耶腓力晓峰),又说耶稣五年以内一定降临,焚烧世界;又说某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三时火烧地球;又说禁食祈祷永生大学校,怪异之所甚多,弄得我们颠倒模糊……教会不知何为真假了……张长老……说出真道……从此湖南长沙本会重新建造起来了。”那末,谭配得跟随张巴拿巴或与魏保罗改姓为耶、世界末日预言有关?但关于禁食永生大学校事并非魏保罗所为,而是魏以撒的杰作。而某年八月十五下午三时火烧地球的预言,不知谭配得所据为何,笔者未能找到出处。想当初,张巴拿巴到湖南,是李晓峰同谭配得一起邀请的。可惜的是,李晓峰去世太早。否则,湖南情况或许另有一番天地。只是现在无法详细统计当时各省基层教会组织中对张巴拿巴的态度了。另外,江苏的时仁航也是反张的。北京在李晓峰的女儿李亚媛和孙镜媛等重振真耶稣教会时,时仁航曾到北京帮助牧养。而孙镜媛之兄孙彼得到了北京,拥张反魏,同时仁航不相容,时仁航被迫不得不离开了北京。只是没有关于时仁航反张的直接记载。

郭文俊一方面发函山东查询更多的详情,一方面又办了一张报纸叫做《真光报》揭露张巴拿巴。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