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真光报》

据《卅年专刊》的介绍,开始发行于民国十五年九月一日(公历一九二六年十月七日),总编辑为牛云超,通讯处是哈尔滨与天津。发行则在南京南门外真会所。经费多由郭文俊长老负担,南洋黄保罗也捐过不少。共发行过四期:第一期是民国十五年九月一日(十月七日);第二期是十二月一号(公历一九二七年一月四日)在山东潍县印发的;第三期是十六年九月一日(公历一九二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南京印发的;第四期是十八年九月二十日(公历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南京印发的。
《卅年专刊》说是内容宗旨完全是由张巴拿巴《儆醒报》激起的反应,言词流畅激烈,“惜亦有过分漫骂之句,要皆指殿举个人所言,未伤大体。其中有数稿今日有价值之文献。”
现在能找到的只有《卅年专刊》重刊的几篇文章。
在第三集《会史献文·山东真教史略》中有两篇:
①《山东见证》,原载《真光报》第一期第二版,文曰“潍县南关本会丁得真、王来祥执事致书于天津魏以撒长老大鉴:愿主多多祝福,津会平安,更望津会全体遵主旨意以忍耐到底,候主降福,就多分别出来了。前接来函尽知北方教会受南方之残害。此事真是末日快到、魔鬼着急之景况。祈长老及会中弟兄姐妹切心求主助力,本会亦作后援。复函云,诸事皆出张巴拿巴之手,想此人多年道理,一旦之间中了鬼计,按情欲作出背主靠己贪图虚名,自高自大,毁谤主的使者,亦是自相残害,就是教会亦恐受其影响。求主赐他悔改之心,可免全体本会被之弃绝也,并望津会全体平安,哈利路亚!”
②《南关会成立小史》,原载也在第一期《真光报》。由丁得真、王来祥所撰 。说是:“溯自民国八年(公历一九一九年)前,潍地只有一处信心会,发起人张灵生,乃是张巴拿巴本家。后北京魏保罗监督布道来潍,始行改名为更正教真耶稣教会。彼时潍地教会多不赞成,皆说有争权之意,亦出私意起的,现已取消。南关本会实系接受魏保罗监督之真道,第一次来潍设立,并立丁得真为女执事。至北乡之华疃本会,系高大龄长老同魏太太马利亚来潍布道与丁得真女执事立的。本会历来经过,事迹甚多,谨就成立之一部,略缀小史,以供海内外灵胞鉴,哈利路亚!”
此外,在《卅年专刊》“本会山西史略”中又找到一篇“太原本会高大龄致书于天津本会”的信函。原载也在《真光报》一九二六年第一期,第二版。文曰:“亲爱的灵胞众男女执事诸位弟兄姐妹均安鉴,……日前接到来函,备悉一切。据云,《警(儆)醒报》《圣灵报》与传单,有人争真耶稣教会是他们发起的,屡次毁坏、辱骂监督等等。凡此报章一到太原概不分散。去年南京郭文俊长老致太原本会一函,托弟调查此事,弟已明明告诉过他。郭长老既知此事,南京本会大约都知道了。现在津本会诸位执事又致各公会,全为此事作证。河南本会亦致各处公函亦为此事作证。差不多各处都知道了。近来湖南王文质先生又致函湖南、福建等处,亦直接致函张巴拿巴长老,都已证明此事。况且山东潍县南关本会都知道了,这不由人,乃是我公义的圣神,感动各处的众灵胞证明这事。感谢天父,赞美救主,荣耀圣灵,哈利路亚。至于他要防备耶派,其实他们从前亦是耶派。特此函复。即候
诸位男女执事和诸位弟兄姐妹灵安。
主仆高大龄和全会众灵胞同鞠躬”

这张报纸,《卅年专刊》在第六集“书报与传单”中说,当时“有人以为此报乃北方总会之宣传报,实在不是。⒈者不是由北方总会名义出版的;⒉者不是得到魏以撒长老的同意出版的,在第二期四版上,‘魏义撒来函’一文中,有‘万勿效殿举所出之《谤讟报》而詈骂焉,非但真理之不能发明,恐信徒之信仰大受损失’。由此可知该报乃为数人之呜不平,以反对张为本会之发起人者。以今日含的真情来说,也可以认已达到该报之目的了。所惜牛云超先生,劝化了别人,自己反已退后、冷漠、自弃了。郭、黄二人也已睡去。”郭文俊死于一九三五年,黄则不详。
《卅年专刊》附魏以撒来函如下:
“(原略)殿举以言语文字攻我者,殆二载余矣。因伸冤在主之律,信隐而必明之理,深恐大局有所影响而遗笑柄于老会,庶免相吞互灭之例,故未有只字反攻之行,亦或圣灵之感力欤!一期《真光报》,道兄伟论公开、理正词严,大有雨润万家之象。信云鲁潍将出二期,仍望对于各方投稿务当十分慎重,万勿效殿举所出之一切谤讟报而詈骂焉。非但真理之不能发明,恐信徒之信仰大受损失矣。殿举失败昭然天下。只就真情露布,藉启不明而彰公义,促其速悔,免滋效尤。伏望我兄肯予同工,决然为主,挽狂澜于既倒,支大厦于将倾,结和平之善果,收统一之良策,真教中兴良有以也。欲言不尽,彼此切祷,努力前进,系无不合。此致
鬼惧长老道鉴
仆魏以撒鞠躬十月五日”

从以上《卅年专刊》所选《真光报》文字来看可知,编者要突出强调的只是一个内容:真耶稣教会创始人乃魏保罗,不是张巴拿巴。
有关《真光报》,笔者又从《圣灵报》第六次临时全体大会特刊找到一些记载。在郭多马总结南方总部多年同“魔鬼”斗争概况时说:《真光报》是“反对规章派”的。郭多马的论述,请参见本稿第三编第三章第九节“南方总部同‘魔鬼’的斗争”。这里要提出的问题是,《卅年专刊》为什么完全抹去了《真光报》反对规章的内容?《卅年专刊》的编者不知道《圣灵报》六次临大特刊,也不知道郭多马关于《真光报》的论述吗?看来,《卅年专刊》的编者只关心真耶稣教会的创始人不是张巴拿巴,是魏保罗,罔及其它。
另外,附带说一句,郭文俊的反张动作似乎还不只是办《真光报》。一九二七、一九二八年,张巴拿巴曾到南洋传道。郭文俊也没有放过。曾函寄印件到南洋各地,进行揭露。可参见第三编第五章第十五节,“真耶稣教会传往南洋”一节。是否还有其他动作呢?很难说,他不会善罢干休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