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湖南真耶稣教会继续蓬勃发展

总况
一九二四年,谭配得帮助张巴拿巴在长沙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张巴拿巴原称二大)、及建立会规(见前)之后,巡视了班嘴、衡山、醴陵、浏阳各个真会。
一九二六年二月,长沙草潮门正街真耶稣教会出版了名为《湘省灵界报告》传单。只出版了一期,以后没有再出,编辑者未署名。《卅年专刊》认为主编人物应为周安得烈,因“每处似皆有周安得烈执事之工作”。这个报告报告了各地“得圣灵”的概况,有“雅片断绝、不育而生、血漏而止、目瞎而明、膨胀而消、痨病去掉、时疫好了、烟酒鬼跑”等等计约四十余人,“或水洗立愈,或一句话好了,或到堂病消,不一而效。所以买公山、建会堂、献金钱、舍己业,象热火一般。”总计“受水洗的七百二十五人之多,灵洗的也相差不多”。计有长沙、东门、南门、宝庆、浏阳、雷公园、北乡、澧州、津市、常德、汉寿、南县、鹿角嘴、明山头、注磁口、班嘴、益阳、新桥河、笔架山、西流湾、樟树亭、道林、刘家田、湘潭、古塘桥、衡山、雷市、皇图岭、流塘、官村、大嶂共三十一处地点的报告。
可见当时真耶稣教会在湖南相当的盛行。《卅年专刊》说“可以看出当时圣灵在全湘运行的力量,何等伟大,何等普遍”。
而一九二四、一九二五,到一九二七年,恰是湖南农民运动蓬勃发展、红色风暴与白色恐怖风雷激荡、阶级矛盾急剧斗争的年代。在这种情况下,群众产生急剧的分化,毫不足怪。
一九二七年,湖南农民运动如火如荼之时,谭配得曾经入狱。《卅年专刊》谓“教会受大逼迫,执事饱偿铁窗滋味四十七天”“在长沙乃受共产分子之逼迫”。出现这种情况,在当时是很自然的。
湖南真会在大革命中受到了冲击,张巴拿巴《传道记》有较为详细记载,已见前述。可参见第三编第三章第五节。《卅年专刊》仅只提到谭配得,而不及于其他三个人。
长沙,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日马日事变之后,仅二十多天,长沙及其周围,就有一万多人被杀,教会被“逼迫”的情况很快结束。据《圣灵报》(一九二八年第三卷第二期)载:“湘省支部自遭逼以来,各灵胞转增信心。每逢安息日,无不自行集会于家中。而一般假冒之流,亦从此试炼,得以判别出来。实是真神好旨意,使教会成为圣洁。且蒙主拯救各长执,早已脱离患难矣。兹接到该支部来函,欣悉于十一月底,已完全恢复……。”谭配得、罗喜全并报告说:“湘省省会前得政府批准发还本会房屋……每逢安息圣日上下午聚会及每晚聚会均已恢复原状;本城东南门支会,亦每晚聚会如常矣……。”在四次大会(后改称五大)上,湖南代表朱寿堂报告湘会情况说:“湘省本会对《圣灵报》非不着力推广,亦非不注意,乃去年湘会遭遇挫折……罗喜全、谭配得两执事,本负责于总本部,奈湘省多事之秋,诸多会务,应得其照顾,故不得不分身而为之。所以对总本部方面,不免有忝厥职,实势不得已也。再者,湘会挫折之后,更见有一番之新现象。自去年十一月开全湘大会,此中受洗两次,共计八十余人……。”

支部
一九二八年十月在长沙设立支部。这是根据“上海特别市政府第一一零九号批准转予咨奉内政部第一一五七号”令批准设立的。但由前述情况看,湖南支部在政府批准之前即已成立,此不过获得政府立案而已。一九二九年六月“呈奉省政府批准并予一二七号训令各县查照保护在案”。但在一九三零年七月“省会惨遭变故,省县档案多被焚毁”,真会立案的原始资料也付之一炬。
关于长沙,《卅年专刊》统计非常神迹奇事调查表中,记一九二八年长沙余郭氏,气痛病十五年。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周李氏中风三天、唐得恩瘫疾三年半,均因“信主蒙恩”得以治愈。

澧县
前面提到澧县真会是由毛保罗等数人于一九二四年四月十八日创建于南正街崔氏宗祠的。据《卅年专刊》,历经三载,信徒由十余人增至三十余人。先后传道为支部执事周安得烈、黄以利亚、罗群羊等。“当时灵工浩大,异能显著。如冉祖喜(中年男)双目失明数月,经介绍入教后,一安息内双目复明。又高明诚(中年男)患颈痈危症五载余,百医罔效,受恩后仅两安息内得痊。”“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春,以农民协会大起,致阻停教务达三月,遂又请移玉林街一带。”
澧县津市分会。
前已述及,创始于一九二一年。据《卅年专刊》,一九二六年秋,省支会召黄以利亚返回省会,差派罗群羊、酆荣光两执事来代替黄的工作。此时之教会已成雏形。“不意十六年春(一九二七),毛执事大受主的熬炼,而教会因受外界迫害停止聚会讲道,诬毛为异端,拘禁黑牢者百有余日。然同灵信心坚强仍秘密照常聚会、祈祷。卒蒙主的重听,大施拯救,始获平安释回。”由此可知,一九二七年大革命的冲击中,被收入狱的还有一个“毛保罗执事”。一九二八年秋,将教会迁本市太子庙河街,未几又迁贺家杨正街,“灵工颇见发展,信徒愈加热烈,聚会已达六十人以上。迨至是年之冬,毛回支会,无疾而终。”支会又派何行光使者来此牧养,而教会由曾(圣辉)、刘(迦得)、朱(自得)、彭(彼得)分担责任;推曾领会,引导何拿但业归主。何为前清秀才,富于文学。一九二九年,复引导田受膏归主。曾圣辉、刘迦得皆得立为执事。曾圣辉之妇爱主、朱自得之妇靠主皆立为女执事,“灵工日见膨胀”。

湘潭
这一阶段没有什么更多的记载。只记徐恩大患瘫信主蒙恩、胡大嫂血漏信主蒙恩。
《圣灵报》四卷十二期记一女胡大嫂,四十三岁,血漏十五年不止,“信主蒙恩”“愈后体壮”。

益阳
据《卅年专刊》,于一九二八年,曾道全执事在本市汽车码头下首觅妥一处地皮,后于一九三一年建成一座可容坐四五百人之会堂。又记汪主任该犹(一作江文彪,名文彬,圣号该犹))。原藉萍江。曾任益阳商会经理多年,继任益阳救火队长。数年之后声誉大振。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患骑马癣疾,不惜重金,百般治疗终归无效。“幸信主蒙恩,不日痊愈。自此先生遂笃信不疑。尤关怀教务,任本会财务十余年,倍尝艰苦,不惜牺牲,并组织益阳联席会,自任主任。”
此外一九二八年、一九二九年,又记载了几例有病信主蒙恩得治的奇迹。《圣灵报》四卷四期记龚蒙恩,女,胎死腹中二十多个月,肚大非常,眼睛裂开。于民十八年(一九二九)四月,因“信主蒙恩”,由王志信祷告而死孩出病愈。在四卷七期又再次刊载,更详尽一些,死胎二十一个月,四月十八日得愈。又四卷十二期记十岁男孩徐恩大瘫痪三年,于一九二八年“信主蒙恩”,能走。七卷十九期记曹安乐,头痛心气痛十余年坐卧难安,于一九二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信神得治。五卷二期记十一岁男孩胎生白淋十年,也因“信主蒙恩”,不过愈后状况未记。

攸县
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长沙三大(张巴拿巴称二大)之后,《传道记》载张巴拿巴“带了黄以利亚(志信)、周安得烈(定安)二人前往攸县皇图嶺开办教会”。十天之内建立两个会。张巴拿巴因事返省,留黄、周二人在皇图嶺“浇灌教会”。
《卅年专刊》则只有刘茂春于一九二八年作的一条见证。刘茂春原是安息日会信徒。“因为该会没有受过圣灵的人,全是凭着血气,专靠教会为得利的门径,我就醒悟,知那安息日会是瞎子引瞎子的工作了。今蒙真神不丢弃我,引我领受属灵的道理,全家七口均受了圣灵。论道我蒙恩的起头,因真耶稣教会的传道人到了攸县以后,在我家聚会有两个安息之久。我又见八军一师一团军需正张杏岭与其眷荣主,每安息日到我家联络,我就大受感动。因杏岭热心教会,定于戊辰(一九二八)六月十六日起开灵恩大会。我母年逾七十,耳聋目瞎已有多年。六月十八日受过圣灵后忽然耳聪目明了。感谢真神,这是人力不至于此的。攸县地方,主开恩门,成立攸县真耶稣教会,拯救多人,出黑暗而就光明。主用神迹奇事证实所传的道,应当赞美主名。茂春恭奉救主耶稣之圣名,因老母蒙真神之特恩,作确实蒙恩之见证,归荣耀给我们在天上之父真神,阿们!
戊辰六月二十七日。”

黔阳(安江)
据《卅年专刊》“非常神迹奇事登记调查表”,记六十六岁的段蒋氏头痛六年,呕吐,于一九二七年信主得治(《圣灵报》廿卷三期)。其他情况一概不见。

湘礼
据《卅年专刊》“非常神迹奇事登记调查表”,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于“湘礼本会”有彭彼得鼻臭半年,信主蒙恩得愈。这个“湘礼”不知是什么地方。(《圣灵报》四卷十二期)

南县
据《卅年专刊》“非常神迹奇事登记调查表”,一十八岁女子,段二英,眼瞎半年,两眼均不见丝毫光芒,于一九二九年的二月,因“信主蒙恩”而得愈。(《圣灵报》五卷五期)

在这个历史阶段,湖南新建的教会组织,《卅年专刊》和《十周年纪念专刊》都有统计表,两表参照结果如下。
长沙:《卅》《十》均记一九二六年建湖南支会,地址在潮宗街分会。《卅》又说在长沙潮宗街耶稣巷。
兴汉门区会,《卅》记一九三零年八月,钟肯堂建,地址在长沙兴汉门外彭家井二号。《十》作兴汉“路”教会,在长沙北门兴汉路。但记作一九三四年创建。负责人为杨光辉。
桦香崙区会,《卅》记一九二九年创,在益阳县桦香崙,创始人不详。
小河口区会,《卅》记一九二六年创,在益阳沙头对河,创始人不详。《十》则记为一九三一年创建,在益阳沙头小河 口。负责人为蔡信义。
大桥镇区会,《卅》一九二八年创,在益阳港源乡大桥塘,创始人不详。《十》则记为一九三二年创建。负责人为文明光。
笔架山,《卅》作一九二四年建,在益阳县求乐乡杉柱坪笔架山。《十》则记一九二六年建,在益阳泉交镇笔架山。负责人为徐荣光。
芷江:《卅》记一九二九年二月,李天恩创芷江县分会,在芷江县中心镇环城路西段。《十》则记一九二九年在芷江常平坊建会。负责人为孙腓力。
安江区会,《卅》记一九二七年,段马太创建。在黔阳安江镇胡德街。《十》则记一九二七年在黔阳安江大新街建会。会名为“黔阳”,安江区会之名,大约是后改的。

《十》又记以下地点建立之教会,为《卅》所无。
三仙湖,一九三零年创建,在南县三仙湖。负责人为李大兴。
塘家观,一九三零年创建,在安化塘家观。负责人为梁就光。
白马市,一九三零年创建,在湘阴的马市。负责人为胡天柱。
贺家崙教会,在益阳桃江镇贺家崙,一九二六年创建。负责人为郭得能。
汤家冲教会,一九二六年创建,在益阳泉交镇汤家冲。负责人为刘太山 。
津市,一九二五年创建,在澧县津市上南宫。负责人为刘家得。南县
班嘴,一九二四年创建,在南县班嘴。负责人为曹腓力。
明山头,记一九二八年建会,在南县明山头。负责人为范寿山。
临泚口,一九二八年建立教会,在湘阴临泚口。负责人为蒋超求。
澧县,一九二五年创建,在澧县玉林街。负责人为高米利暗。
常德,一九二五年创建,在常德斗姥阁。负责人为刘哥尼流。
普迹,一九二五年创建,在浏阳普迹。负责人为冯福全。
洞阳市,记一九二七年创建,在浏阳洞阳市。负责人为周(司?)提反。
皇图岭,一九二四年创建,在攸县皇图岭。负责人为张永泉。
攸县,记一九二八年创建,在攸县东门外庆都东街。负责人为王承恩。
大障,记一九二四年创建,在醴陵大障。负责人为贺拿但业。
枫林,一九二四年创建,在醴陵枫林。负责人为黄提多。
汉寿:一九二五年创建,在汉寿马号内。负责人为陈恩诚。
衡阳:一九二八年创建,在衡阳紫埠门河街负责人为陈天明。

祈祷所建立情况《十》记为:
南县,一九二八年建,在南县鹿角嘴。
陆赛港,记一九二五年建,在湘阴陆赛港。
新市,一九二九年建。在攸县新市。
寺冲,一九二九年建所。在醴陵寺冲。
原神场,一九二九年建所。在黔阳原神场。
万家槽坊,一九二四年建所。在宁乡万家槽坊。
刘家田,一九二六年建,在长沙河西刘家田。
石门坎,一九二六年建,在长沙东乡石门坎。

其中差别或许与两处统计时间有关。《十》在一九三七年,《卅》在一九四七年。这其中有多少的变化,现在已经无法追踪了。不过,会都消失吗?好象不大可能,《卅年专刊》必有缺漏。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