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山西真耶稣教会的继续发展

晋南运城
最早接受真耶稣教会的影响大约在民国十四或十五年(一九二五~一九二六),由于没有准确时间的记载,只能推测。不过误差大约也只有一年光景。据《卅年专刊》,最早是运城一位内地会的教友马梁梧凤“因次女亡后,哀极哭泣而疯,无法安慰。后经太原本会人多方祈祷,欢迎到教会中守安息。礼拜后即受圣灵而领洗入教。脱离内地会。至年后,即奉主差遣回晋南宣传福音”。到运城信义会放胆宣传,不少教友颇愿领受。遂即发函太原真会,请高大龄监督来运城布道。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十一月高大龄到运城,在信义会内开灵恩会两天。恰逢洋牧师返运,“彼等均系雇工,为保持生活计,即起逼而散会。后至虞乡、安邑、夏县等处,圣灵作神迹奇事,大显权能,哈利路亚,荣耀神。后受感者五十六人。重受水洗而受圣灵,在教友中守安息,到处看望。”
运城马梁梧凤事,和解县赤社村吕仰德事有关。《卅年专刊》载,吕仰德自述于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归主于太原神召会”。当时就职于工业试验厂。因为他自己家乡在晋南,信教以后当然希望晋南人都信。每次为晋南人祈祷都痛哭流泪不止,“对主说,主若许,我回南传属灵福音,可将泪止住,主果应许。因初信道太稚,诚恐有错,后祈求主,又赐《圣经·马可福音》六章十六节至末节、《路加福音》九章一节至六节、《希伯来》六章十二节。此后,经主多方指示,即辞职南下。到运后,即赴信义公会宣讲灵恩妙道。然信义公会人不接受,即回赤县村,家居游行布道。道不行,恳切祷告,被圣灵充满,乃禁食四十天。自后,主借仆在本村显神迹。治好了瘫子行走二个、死人复活二个。后又经朋友介绍,在运作象画工业。有一位从太原真耶稣教会来的教友马梁梧凤回运传属灵道理。当时信义公会西人均回国,内中华人均愿意接受。立即与太原通函,请高大龄监督来运宣传灵界要道。正聚会时,西人返回。因系雇工保守饭碗等问题,故而又拒绝。然内中受感动人也不少,要求高老先生到安邑聚会,圣灵沛降,灵工大作。会完回运后,梁梧凤在吉生药房与仆人(吕仰德)见面,谈说属灵的恩赐。就地灵工大作,在运加入真耶稣教会。”
吕仰德在运城传神召会之道在马梁梧凤之先,在运加入真耶稣教会是在高大龄到安邑布道之后。

安邑。《卅年专刊》说成立教会在民国十六年春(一九二七年)。高大龄“即至虞乡后,安邑南街老会开灵恩会七天。当时神迹奇事,随即大显全能。有信义会教友郭方河,染病甚重,急于致命。因慕圣灵心切,乃求主医病赶鬼”。柱杖勉强走到教会。当时随同受洗者竟达五十六人。郭方河起初因路途遥远,几次灰心动摇想不去,终于还是坚持到了目的地。而受洗之后竟抛开了拐杖。又继续开会三天以开审判会,发生了风波,“受责备者起而逼迫,以其灵为邪灵,其道为催眠术。因不接受圣灵,内中新受圣灵之人与之分为两派。”于是郭方河、周德让、阎逢光、郑文秀等起而成立真耶稣教会。
夏县,《卅年专刊》先记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由曹福全创办,会址在城内大辛街。又记“至于十四年(一九二五)阴正月九日开灵恩大会,灵恩沛降,神显大能,医病赶鬼,教会大奋兴。”下述“日军到此”后之事。此处“至于十四年”或为“二十四年”(一九三五)之误?但无法证明,姑置于此。
《卅年专刊》认为“从民国八年(一九一九)闻道,到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可谓晋省灵工的黄金时代”。可惜我们找不到更多的资料可以说明这一点。
在这个阶段中,《卅年专刊》统计表中没有记载山西省有什么新建的教会,无论区会、分会还是祈祷所。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