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北平真耶稣教会的起起落落

北平的情况可以说是三起三落,总的情况不太好,虽说是真耶稣教会的发源地。在最初,总会多在外地工作、去外地发展真会,而对于本地,北平,反倒没有下多大功夫,不能兼顾。据《卅年专刊》说,后来,被长子会搞垮了。一九二六年重建,又被孙彼得弄毁了,直到抗战胜利以后才又有人重新筹建。
《卅年专刊》说,北平真耶稣教会被长子会弄倒了以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处于停止状态;虽然也有人分地聚会,但并无一个挂牌的地方。
张巴拿巴发行之《圣灵报》,则于第五号(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十六日出版)见证类中记北京情况曰:“北京本会,蒙神感动长沙之李亚媛女士,并朱沿贤女士,首先引领多人聚会。近复有由沪本会蒙恩之孙女士来此帮助。想有此三位女士同心协力,渐渐发展,必能兴旺……。”
李亚媛等人事,又见于《卅年专刊》,内容则更详细一些:谓“有一位生长在北京本会的负责人,为了北京没有了本会非常焦急。就在民国十五年(公历一九二六年),集合在协和医院的李晓峰的女儿亚媛、朱尚贤和孙镜媛、王小姐等提倡租房建立,事就这样成了。先在西城钱粮胡同挂牌。北屋三间作会堂,南屋由孙李二小姐居住。主与那位负责的人同在,行了些非常的奇事,于是教会日渐兴旺,不断有受洗的人们。曾派时仁航长老前去牧养。”
而这时却来了孙镜媛的哥哥孙彼得永年,搅坏了北平真会。
孙永年彼得,《卅年专刊》说他原患邪魔病,西医无效,进入真会才得了医治。当时才二十多岁。一九二六年,作为北京代表,参加了总会第一次神学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还编了一张报纸叫做《弃暗就光》,八开,五号字的小报。是在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十一月廿六日经南京真耶稣教会总本部检阅,十二月一日,北京真耶稣教会印的。《卅年专刊》评曰:“其实还是经张(巴拿巴)一人检阅”的,“内容完全以反对魏保罗为本会之发起人一节”。因受张殿举之毒很深,常常给他妹妹孙镜媛写信,毁辱魏保罗父子。与时仁航长老也常常不和,甚至赶走他。
《卅年专刊》记孙彼得到北京以后,反张倒魏,独树一帜,印发“改造真耶稣教会大会宣言”,极尽诽谤之能事。除辽宁的唐东娥和李东霞赞成而外,无人理他,大会当然也没开成。而这时,天津的戴大同和他联合,在天津又挂起了真耶稣教会的招牌。但其目的是藉此好收复真会的“灵胞”,只是为宣传而设的;这是他们自己承认的真话。
《卅年专刊》说是“邪灵又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充满了孙彼得。使他自高自大,宣言自己就是真彼得再世。教权独握、凶狠怒骂、大行审判。因为没有人有辨别得诸灵的恩赐,就是有,他也不能听的。甚至给已经在本会受了洗的人重新受他的洗。他发生了极大的错误的心,倒行逆施,大大得罪救过他的主,践踏主耶稣的宝血。不久也就死去了。在他没有死的时候,听说他偷用了李亚媛的钱——或者也有别人捐的——在东城买了一座房产。于是就改名叫了‘新耶路撒冷圣城会’。听说李亚媛疯死就是为那笔钱受了大的刺激所致。”孙永年死于一九三零年,临死之前改的“新耶路撒冷圣城会”,总共迷惑了约百余人。天津戴大同也把他利用的真会牌匾换成了“新耶路撒冷圣城会”。
孙永年一事,据张巴拿巴之子张石头撰《真耶稣教会历史》一书,孙永年彼得,又名孙提多,曾与福建、南洋的一些人联合行动,请参阅福建部分。
在这个阶段中,张巴拿巴曾经到过北京。《传道记》载民国十六年(公历一九二七年)七月,张巴拿巴在“上海本会……厥后叠接北京来函。于是我于七月偕孙竹林执事同往北京。开会七天,遍贴广告。于是来求真道者甚多。北京老会大为震惊,每日和我战争,皆不能取胜。由是圣灵大降,本会大大兴旺了。受灵洗者,日日加多。”
从以上记载看,魏以撒在乃父创教的发源地,已完全丧失了影响。不过张巴拿巴所说“本会大大兴旺了”也值得怀疑,因为从此以后,找不到资料可资佐证。《卅年专刊》说是直到抗战胜利以后,才又有人开始筹划。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