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江西真耶稣教会的“大兴”

《卅年专刊》记,一九四四年,总会内迁重庆向国民党政府办理立案时,在呈文中汇报真会之沿革与进展时称:“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本会在江西、东三省大兴”。下面看看江西在这几年中的情况。

吉安
吉安真会,《卅年专刊》记载了在一九二四年之前周丽川之子周维之执事的工作及建堂情况。说是“本会原在田公庙,每晚聚会四五十人,圣灵差遣传道。以周维之执事蒙主恩能力最大,并得有医治疾病恩赐。。凡闻其声息,无论病之大小,大约来会虔心祷告,经周执事按手,主恩立刻临到病人身上,病症立见痊愈。末日恩典实与使徒时代一样,哈利路亚。周长老深知主恩,遂不惜乐捐万余金在田公庙附近地方建筑大礼堂,曾于甲子冬(一九二四)成功,献为圣殿。”
《卅年专刊》“非常神迹奇事登记调查表”记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七月,一十八岁女青年侯婢冬桂,臌痛六年,矮小不长,经周马太祷告,“归主蒙恩”长大了。(《圣灵报》四卷十期)又载于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八月,五十六岁妇女侯斐氏咳嗽气喘数月,经周马太祷告“信主蒙恩”,受洗后痊愈。(《圣灵报》四卷第七期)

南昌
南昌是江西省的首府。但真会在南昌的兴起却比较晚。《卅年专刊》“江西本会史略”说是在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以后的事情了。首先接受的有汪挪弗等。经过努力宣传,人数日渐增多,发展较快,很快就买地建堂起来。
而最初到南昌传道的是福建的周作光,初立之基是新巷真会。周作光初来时住在大方旅馆,人地生疏,行囊告罄。“适值赣省战事(当指红军与国民党的围剿与反围剿军事斗争)方兴,赣吉之间(当指赣州与吉安之间)枪林弹雨。陆地则荆棘丛生,兵匪遍地;水则轮船封差,交通断绝。”拟往吉安,未能过去。到各公会辩道,多不接受。“最终蒙圣灵指引,有安息会多人因谦卑查考圣经,及圣灵恩赐大受感动,水洗灵洗相继,受尽诸般的礼。得救的人天天加入教会。有汪俊臣者(应即汪挪弗)美以美会热心柱石也。因蒙圣灵,归入真教。”对办理教会极其热心,又有“郭、张、魏三位灵胞帮助他进行传道。”后移于小金名聚会,屋宇雅致宽大,作祷告会所非常合适。费用则由前面提到过的江西富商周丽川和周维之执事负担。
汪挪弗一九二六年参加总会第一期神学会。曾代表南昌真会参加四大(一九二六年八月,原称三大),并在四大立为执事。五大(一九二八年,原称四大)时则为江西代表。
《圣灵报》一九二八年第三卷第二期载,汪挪弗报告南昌真会情况,说是“进入本会人数,有日增月盛之势。只以会堂窄狭,每逢聚会,殊形不敷坐之拥挤。”计划迁移,并决意在九江开设教会。第五、六期《圣灵报》报道汪挪弗在四大(后改称五大)上报告说:南昌本会,在第一次神学会以后,虽在兵乱之中,但蒙主保佑无害,日见兴旺。计受洗共有四十余人,尚有廿人等候受洗之机会……。”
《卅年专刊》“神迹奇事登记调查表”又说《圣灵报》记,一九二八年,南昌施好法、徐泉水、万宝林等因病受洗而痊愈之“神迹”。
《卅年专刊》摘引《万国更正教报》一九二七年四月一日第一次三版所记之高塘墟真会情况。但未记创会日期,只说高塘墟真会自建会以来,人数日增,在此牧养者为罗推基古传道士。
南昌及高塘墟的情况,张巴拿巴《传道记》有些许记载。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长沙三大(张巴拿巴称二大)之后,十月初三(公历十月三十日)张巴拿巴应江西之请,同长女灵真由长沙动身,经汉口武昌,到了江西吉安。“周丽川长老全家也都蒙恩了”。在吉安呆了一安息,步行到了“高唐墟本会”。当晚枪声大作,但不知谁与谁打。住了十天,又回吉安,而吉安新会堂已经建成。整顿一番之后到了南昌。十二月廿八日(一九二五年一月二十二日),定在南昌开灵恩大会。“有五公会的人来堂驳道。他们羞恼成怒,就全体耸动官府,使官府百般阻挡,寻找把柄。后使南昌的本会暂停了,以致不能开会了”。到春天时,才又得正式开会。二月初五(公历一九二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张巴拿巴父女才又回到南京。
从张巴拿巴记述的情况看来,高塘墟、南昌真会,在此之前都已建立,并非初建。
《卅年专刊》说“江西大兴”,但于江西省有哪些真会的分支机构,统计表中却毫无记载,而且是无论什么历史阶段。
《真耶稣教会总部十周年纪念号》统计表中也只记载了两处教会:
南昌,一九二五年创建,在南昌萧公庙。负责人为汪挪弗。
吉安,但无创建时间及负责人的记载。
由上可知,资料不多,很难详细描述这个阶段中江西真耶稣教会“大兴”之势,但《卅年专刊》说“江西大兴”,或有所据。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