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总会机构

《真耶稣教会总部十周年纪念专刊》谓总部未成立之前,在北平、武昌、长沙等处已经分别召开过一次大会,不过会后都各自散去,“并无设立中枢机关作统一的办法,以致国内数省的本会各行其政,各传其道,涣散如前。”总部产生于一九二六年在南京召开的第三次全体大会(后改称为“四”大)。
但《卅年专刊》的说法不同。在第十一集《中枢机构》中详细叙述了自魏保罗起始的历届负责人。前面,本书己经历数了最早的总会及其调整,一大之后、二大之后的总会负责人,以及长沙三大(原称二大)产生的负责人。
在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冬月一日”(冬月,阴历十一月;冬月一日为公历十二月八日)北京总会房舍,恩信永绸布庄,被地主要了回去,总会遂由北平迁到了天津。
总会在天津的状况大概如下:王彼得“努力同工”,与白得恩前往东北开创工作。戴大同、王云生、夏靖贞女执事也都尽忠服务。特调时仁航主持报务。后来经过一次改组:由魏以撒任监督、牛云超任会务、周作光任总务、芮允之任财务、牛子音任监察、夏水晶任建委主任。毕道生加入真会之后也是一位干将。其他效力的人还有不少。
王彼得、白得恩己见前述东北真会发展概况中。戴大同亦见前述,一九二四年受王约瑟之迷惑,“出去”了。王云生仅见于此,无考。夏靖贞,生季女夏言冰之后双目失明,一九二二年冬,魏以撒到天津,夏靖贞信道复明。之后,成为天津分会、总会之柱石。一九二四年立为执事。戴大同脱离真会、刘席斋等一位神召会影响天津真会时,不少人离开真会。夏靖贞成为天津真会中坚:“医我眼得愈者是真神同在之教会,我不能忘恩负义”。一九四三年去世,享年七十三。时仁航见江苏真会史中。
牛云超,只知后于一九二六年,在郭文俊资助下办《真光报》,任总编,对张殿举大肆挞伐。周作光,福建有一个周作光曾到南昌传道,但似乎不是此处之周作光。此处之周作光,只知其曾与魏以撒、牛子音、王彼得等在天津共同编《真耶稣教会报》,一九二七年五月一日出版。芮允之,北京哑吧孙子真受洗说话时,曾参与其事。抗战期间,曾由天津经河南漯河赴陕,下文如何,不知其详。牛子音,见前述东北真会之发展。夏水晶,只见于此,别无所见。毕道生见“神的教会毕道生”。
南北分裂以后,北方的总会组织则由总监督高大龄及牛子音长老、魏以撒监督、毕道生长老、王天义长老、吴贤真监督、邹德升监督、夏靖贞执事为负责人。“凡有要事皆彼此通讯或会议商进,直到南北合一之实现。”
魏以撒为监督,是后来一九二九年在天津召开灵恩大会时由高大龄按立的。毕道生是在南北合一之后,于一九三三年离开真会去办“神的教会总会”的。王天义河南上蔡人氏,又名王宜真,先信内地会,后米勒耳医生来中国创办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首先到上蔡,与王天义长老同工。当最早的《万国更正教报》寄到河南时,王天义父子即去函邀请传道人。一九二二年即信奉真会。当长子会到上蔡,王天义父子大说方言,以证彭寿山、赵得理、范新亭等之谬。一九三零年王天义(王宜真)创立上蔡真会。一九三一年南北合一大会为河南代表、河南支部负责人。一九三三年办河南支部神学讲习班,一九四七年为总会传道人。吴贤真,河南真会重要人物,见河南真会史。邹德升见前述真会在东北的发展,总会由北平迁天津之后立为东北监督。
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以后用“本会”二字代表总本会,意思是说原来根本的总会。英文译名为:The International Protestant of the True Jesus Church
在天津出版的《万国更正教报》是在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一月一日诞生的。到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四月二十九日止共发行十一期,约为双月刊,有时也有三个月印发一次。这主要是因为主编魏以撒要到各地开创牧养,没有时间写稿子。《卅年专刊》有时又称它为“小”《万国更正教报》。《万报》在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七月长沙大会以前,是在没有内顾之忧的时候兴办的。“内容始终保持着联合、相爱、纯正的态度,只有对假道之更正,对真道之理论和消息见证。戴大同、时仁航二长老曾先后为本报之编辑人。经费之大部皆由津会捐出。张灵生、张巴拿巴、高大龄及各省本会,与本报都有信件往来。三大(原称二大)以后,本会分裂,这个报纸也就成了华北总会的惟一出版物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