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 湖南真耶稣教会在抗日烽火中热烈发展

抗日战争时期湖南真耶稣教会总况。在一九四七年召开的第十一届全体代表大会上,湖南省支会代表周安得烈执事有详细的统计报告(见《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一、二、三期,十一次全大记录)谓:“自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大会(应指九大后改称十大者)后,至三十六年(一九四七)止,湖南省支会及各县乡镇会所,因战局关系损失甚钜。会堂被炸、烧、拆者,共有二十八处;损坏者八处;收束教会十处。要恢复建筑,现值(当指一九四七年市价)估计约需一十五亿余万元方可竟事。至灵胞损失不可胜数,惟其要者略而言之:执事二职务人一死于敌手;殉道者六人;灵胞被炸、水、火、死者七六人;失踪者五人。其余概况略分数点报告于后……。”
周安得烈的报告分⑴新建会堂二十九处;⑵购屋改造会堂八处;⑶新设教会三十七处;⑷被炸烧拆之教会二十八处;⑸被损坏之教会八处;⑹因战争收束之会所十处;⑺立长执十人;⑻长执离世二十四人;⑼传道离世九人;⑽革职除名传道四人;⑾灵恩状况。共十一点。但其中只有第⑷⑸⑹三点可以说绝大部分情况是在抗日战争期间发生的,其它则多包括有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七年的状况。因而此处只转述第⑷⑸⑹三点的情况,其它则放到下一阶段中去叙述。
被炸、烧、拆之教会二十八处,有:“长沙潮宗门、东门、南门、兴汉门。沅江汽车站。桃源前西街、陬市。常德水巷口。益阳汽车码头。宁乡淡家岭。邵阳中西石街。衡阳玉皇街。岳阳曹家庄。南县三仙湖、王嘴、下游市。安乡东街、鱼口市、焦圻。澧县余家台、新安市、华容县会。醴陵北正街。攸县皇图岭、水晶桥。浏阳县会、普迹。平江县会。”
被损坏之教会八处:“湘潭建宁街。衡山西外正街。郴县田家巷。湘阴夏家桥。岳阳洞庭马路。汉寿北正街。长沙瀠湾市、望城坡。”
因战局收束之会所十处:“浏阳县会。醴陵盐山、李家湾。宜章东正街。湘阴陆赛港。长沙瀠湾市。宁乡增加墺。攸县阳升观。茶陵县会。江华县会。”
统计数字看不到各地的详细情况,但却看到了全省的概况。这在一九四七年的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是绝无仅有的。应当说湖南真耶稣教会省支会的工作是很不错的。

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战争全面展开,一九三八年下半年逼近长沙。《卅年专刊》载当地驻军负责人等在“长沙一旦落入敌手,不外乎是烧杀抢掠,与其敌人烧,不如自己烧”的愚蠢思想指导下,十一月十二日晚,在不晓谕全城百姓的情况下,一把大火烧了长沙,震惊中外。真耶稣教会总会,为救助长沙真会信徒特向全会发出要求赈济的公函,其函如下:
“奉主耶稣圣名函达
中外各本会全体同灵道鉴:启者,自中日事变以来,迄今已年半有余矣。战事扩展已达十余省,而本会之沦于战区者,所在甚多。教会之被摧毁,灵胞之荡析流离,亦多处皆是。其始则有冀、鲁、江、淅等处,继以晋、豫、赣,以及武汉皆被殃及。幸冀、鲁、江、淅之灵胞,蒙真神祝福,劫后余生尚可渐渐昭苏。而晋、豫及武汉各会犹在水深火热之中,不知其情况如何,莫由救助。然款函去后亦音信无着,同人正在从傍探听。而不意广州本会与湖南支部又先后灾报频传。广州本会战祸临到时,该同灵等即仓皇逃至南海平洲墟,借外邦人祠堂歇宿,以地为席,情况如此,苦痛可知。而湖南支部所告更为凄惨。其所遭遇者并非战祸,乃系湖南当局焦土抗战。于去岁(一九三八)十一月十二日晚二时许,四门放火。在支部同灵先不知有此事变,一旦灾祸临头莫不仓皇失措。迨梦中惊醒已火光冲天,全城秩序为之大乱,只得只身赤手从火中逃出。大火延烧三昼夜,长垣(指长沙)四处本会均成焦土,支部一切器具均已付之一炬,灵胞住处之被殃及与损失者更难计及。刻竟有数百人饥寒交迫,流离失所矣。而支部同人为教会全体团结计,乃迫得迁至益阳大桥镇本会,设立支部临时办公处,继续工作。其拮据与凄惨之情形是不堪卒读。同人接到该各函后万分伤痛。因思救难济急仁人所为,外邦如此,况我属灵团体,岂不更应互助。以故除函平洲圩张宁法执事探询接款处所,以便筹汇。同时并将现存之五十元救济捐先行汇湘急赈外,特通函全体同灵,即希予以同情,共相济助。有世上财物者,固请慷慨解囊;而环境欠适者,亦请效法马其顿教会,在供给圣徒之恩情上有份。既多多而益善,即少少亦不拘。如蒙惠助,即请寄至总部,以便彙汇。俾饥寒交迫、荡析余生之被难灵胞,得荷仁人之赐,幸何如之。惟愿那赐种给撒种的、赐粮给人吃的,必多多加添你们种地的种子,又增添你们的仁义果子,叫你们凡事富足,可以多多施舍,就藉着我们使感谢归于真神,亚们!再,湖南支部,并请全体同灵代他们祈祷,求真神开恩,加给他们力量。在各样苦难中仍能积极进行救人工作,并求圣灵亲自安慰被难各灵胞云云,务祈多多代祷为荷,专此
顺祝
真安
张撒迦
民国二十八年一月二日总部公启
蒋约翰”

总会的这个公函,描述了一些长沙大火的实际情况,描述了大火如何烧起、百姓状况、真耶稣教会所受之损失,应为相关的珍贵史料之一,对了解长沙大火应当有所帮助。只是真会总会、赈济的详细情况及结果如何,未能找到资料。

湖南支部在这个阶段中的活动,没有概况介绍,只有一些零星记载。
一九三八年,湖南支部要求省政府通令保护真耶稣教会,湖南省长张治中允其所请,通令保护。湖南省政府批示之全文如下:
“呈为呈恳保护本国宗教,令饬各县遵照事。窃本会全由国人组织,绝无外教参入,主旨阐扬真道,目的善化斯民。曾呈请中央内政部批准成立,并呈请中央党部派员视察认为合格,发给许可证书。又呈请湖南省政府,通令保护各在案。传道十有余年,教会遍及各省,宗旨纯正,组织健全,久为各界人士所嘉许,湖南二十四年二十五年年鉴可证。值兹国难严重时期,边县人民不免误会,有妨教务进行。不请政令维持,群疑不能解释,理合备文呈请 钧府察核,准予通令出示保护,是为教便。谨呈
湖南省政府主席张
湖南省政府批 秘外字第零零零九六三号
具呈人真耶稣教会湖南支部干事向保全。呈一件,呈请通令
各县出示保护由
呈件均悉准予通令保护可也此批附件存
主席 张治中
中华民国二十七年一月七日
真耶稣教会湖南支部启”
文中“值兹国难严重时期,边县人民不免误会,有妨教务进行”一语,当指在“国难严重”的当儿,大量难民拥入“边县”,其中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当亦不少。而这些信徒,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要“传播福音”,在原先没有“福音”的地方自不免要引起误会。
实际上,从前述几个省的情况看,抗日战争的爆发,随着日寇铁蹄的践踏,出现了以下几种现象:一是在沦陷区教会遭到破坏,信徒星散;二是在沦陷区一些信徒坚持信仰,教会亦有发展,甚至还有相当的发展,不过有关记载不多。更多的是,在沦陷区的教会状况一无所知。三,比较普遍的事是,由于真会信徒逃难到各地,作了许多“拓荒”的工作,使得真耶稣教会在全国更大的范围内传播,信徒数量大增。最为典型的事例,莫过于武汉的集体逃难而传播到陕西、甘肃了。而战争所引发的灾难,又为真耶稣教会的发展扩大了社会基础。
湖南支部的活动再就是在抗战期间印发了真耶稣教会总部制定的为国难祈祷法式。(其内容已见前述)这种印发,看起来是小事一桩,但那是在国难严重之期,由湖南支会印行,说明当时的湖南支会还是有相当力量的。
而一九三八年长沙当局执行焦土抗战的战略,在十一月十二日晚二时许,在长沙放了一把大火,支部的一切均都付之一炬。支部被迫迁到益阳大桥镇本会,设临时办事处。

《卅年专刊》又记载了湖南几个较为重要的人物。首先是谭配得。前面已经提到,谭配得在一九三七年上海八·一三战事中,在上海闸北总部看守房屋。一九三九年回湖南,为本乡青山桥建筑会堂。劳碌六十余天,挑泥踹灰,两只脚都被石灰烧炼,好多天不能下地。本打算待新堂竣工、开完灵恩会以后再回上海,恰逢长沙大火,潮宗街分会、东门和南门区会只剩下断垣残壁。经四处职联会议决,要先修复潮宗街教会前面的厨房和办公室。谭配得心甘情愿担负监修责任。不料会堂后墙垛子倾倒,谭配得刚巧路过,躲避不及,身受重伤。抬到盛著全执事家中,在一月十七日晚十点离开人世,二十二日出殡。享年六十三岁。
谭配得一生忠心耿耿,全力为教会。经历了种种困难,但百折不回,始终尽忠竭力。
在这个阶段还有两个人物需要记述。一是欧爱主。欧双目失明,早年信“假神”,虽吃斋崇拜,毫无灵验。至民国廿三年(一九三四)六月,“蒙神感动进入本会,求神医治,得着灵洗。不过三日,果然双目痊愈。”是年九月受洗,后被选任财务,廿六年(一九三七)辞职。二十九年(一九四零)又选任为执事。只知欧爱主是湖南的,但却不知是湖南什么地方的。姑置于此。再一个是前面已经提到过的康约珥,一九四二年时离开浏阳到省里,在十二个县驻会传道。哪十二个县不详,只知接下来一九四七年时在上柴市分会传道。

长沙
关于长沙真会在这个阶段的记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是长沙县政府一九四三年根据湖南支部的要求而出具的保护真耶稣教会的布告。这个布告简述了真耶稣教会的简史、已发展之范围、教义特点、长沙真耶稣教会的现状等等内容。当然,这些内容都是真耶稣教会的呈文中表述的。布告是先述呈文内容然后批令保护,全文如下:
“为布告事,案据真耶稣教会湖南支部负责人马文彬呈称,呈为沥陈教务,恳予出示保护,以便推广传道。窃本会为真耶稣教会,完全由国人组设,专以传遍耶稣真道为前提,发挥国人独创为主旨。化除盲从奴隶根性,增我民族之光。具自治、自立、自传、自养之精神,有救心救人、救国、救世之力量,督促同胞互助经营,收我国民生之效。不受外人财力之援助,力图改革外教之先声,打破信徒尊外思想,巩固我国民权之力。奋斗于今垂十余年,传诸国内达十数省。尤为在外华侨所欢迎。台湾、南洋、印度、美国檀香山等处皆设立真耶稣教会,教务甚形发展。仰赖我国政府官厅力为保护,优予待遇,俾本会藉真道以驱逐霸道,凭教权以挽回国权。曾经上海真耶稣教会总部按照中国国民党党纲信仰绝对自由之原则,于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十月呈奉上海特别市政府第一一零九号批准转予咨奉内政部第一一五七号批准,旋于长沙设立支部。求真道者普及各县,深恐外间不明真相,于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六月呈奉省政府批准,并予一二七号训令各县查照保护在案。惟是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七月,省会惨遭变故,省县档案多被焚毁,本会原案付炬难稽。思念及此,于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八月复以恳补备案,准予再行通饬照案保护,各在案。去年(一九四二)又经内政部礼字第二六零号咨致各省省政府文中有中央民众运动指导委员会第一三六七号复函,内开查国人组织真耶稣教会,可认为本国宗教团体。本年(一九四三)五月六日又经内政部土字第四三号批准自由购地建筑会堂,不受内地外国教会租用土地房屋暂行章程之限制。现(一九四三)本会已在本城潮宗街、南门何家巷、东门浏成桥成立真耶稣教会三处,兴汉门成立祈祷所一处,又赓续在东乡杨季坪、西乡樟树亭、刘家田、潆湾市四处成立教会。兹因南门外新开之长坡、东乡石塘硚、石门阆、河西营盘岭、望城坡成立祈祷所五处,有多人接受真道。拟前往各乡镇设会堂宣传,推广救恩,但恐人民或有误会教旨,为外道妄加诋毁,阻碍传道进行。理合沥陈教务,请予出示晓谕,曾经王、唐两前县长出示在案。惟因日久玩生,不无藐视。特援案呈请钧府加予出示保护,并乞准予付刷请印,俾资通晓,伏恳俯赐察核施行,深为公便,谨呈等情。据此,除批示外,合行布告保护,仰各界民众,一体遵照,为此要布
县长 刘裔彬
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五月二十九日”

马文彬,在《卅年专刊》之中只有两见。一在此处长沙县的布告中,一在前述魏以撒在湖南传道,大显神威,张巴拿巴自叹不如的时候,当时在旁的即有马文彬。

益阳
前面讲到在一九三七年续建一座三层楼的寝室。当年开办神学讲习班,有学员十九名。到一九四二年又复建三层楼之寝室。《卅年专刊》说“照受中日战争打击,于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古三月初六日,被不明(飞)机轰炸会堂与男寝室”。这次轰炸,后来曾道全于一九四八年正月病重时之遗嘱中说是“痛于卅四年,日军陷境,本分会会堂,不幸被炸”。则应为日机轰炸。庶务易道恩、联席会主任江该犹,“殉道逝世,幸蒙主佑藏躲之刘书记重灵”,满耳爆炸声之时也听见江该犹在高唱哈利路亚。待刘重灵爬出来喊人时,只见焦土不见人了,“方知江易二老高声祷告时已升天矣。”又有曾道全执事,“被不明士兵之盘诘,经再三催促。该曾老抱定牺牲己我,决守会堂,并口称死也不去……”。后果然在七月间,藉曾道全的主持复建男寝室,规模超过原有规模。
江该犹,江文彪,又名文彬,该犹为其圣号。《卅年专刊》为其立传,称“该犹君娴习经训,诚恂恂儒者,温言讷讷如不能出,而条理缜密,秉性忠贞,宽而不弛,廉而尚公。其于主道也,常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决心。临难不惧,终趋舍生取义之途径。叔藩(传之作者)因之有感曰,遵经循礼,义胆忠肝,终身传主,名并裴山。愿我后辈,齐起效焉,荣归主名,神人同欢。阿们!”

临澧
《卅年专刊》关于临澧真耶稣教会的记载实际上只记了创始时期头半年的情况。一九三二年十月在向保全主持下选举负责人之后,就没有记载了。现在能找到的只有杨爱全还有一点记载。杨爱全,据前考与叶得恩一起活动,亦应为临澧教会之事。而杨爱全“二十八年(一九三九)负财务责任,愿尽力荣耀真神,阿们!”记载中没有提到杨爱全在什么地方负责财务。如果前考无误,则应该是临澧,姑置于此。

凉水井
《卅年专刊》关于凉水井真耶稣教会的记载,文字不能表达,印刷复又舛讹多多,通读甚感困难。如创始人彭爱真又记作“彭爱友真”、又有薛恒心又作叶恒心、“每逢安息四日讲道”、“又兼凉水本会安息至廿七年”等等,不一而足。下面只能据作者的理解进行阐述。
前面讲到,在一九三四年薛(叶)恒心经支部向保全推选为“临澧”教会的会务,谁料全体反对。一九三八年,恒心寿终,接替牧养者为刘万全。他无论风雨寒暑、早来晚归,不辞劳苦地竭力传扬真道。教会得到振兴,稍有可观。一九三九年,彭爱真去世,教会选周保真负责管理。“斯时屡受外人摧残,真是令人耳不忍闻,目不忍睹”。但依然忍苦耐劳,坚持到底,“办理神工”,踊跃前进,毋稍退缩。“天父照信心成全,增加灵胞六十余人”。不久周万全又去世,易得安接替了一段时间之后,又由马使者接替。这时人数越来越多,房屋显得窄小不堪,大家心愿建筑“圣殿”,乐捐谷壹百廿石。到一九四三年,陈仁爱集中乐捐之谷开始修建。后经费不足,而九联借来拾石,方能告竣。九联借款以后也未能还清,还差几石,不过九联也不再要了。

澧县分会
前面讲到一九二七年之后“十七(一九二八)年”的情况,其间细节一无所知。到民国卅三年(一九四四)夏,会址移至新街口,另行租屋。“仅年余之间神恩丰富,信者热忱皆趋诸昔日之冠”。传道人首先是刘哥尼流使者,次为刘路得女使者。当时九澧联席会的主任田受膏执事由津会前来驻澧会办公,并襄助其妻路得传道,“以全神工”。教务遂迭渐展兴,负责人尽忠火热。田受膏见机,遂倡议自建会堂。成立了建筑委员会,分组从事工作。而时值百物腾涨、银根告急之际,现金仅只三十余万,离预算相去甚远。“但皆能坚定信心,顺凭主旨而行”。一面向外贷款,一面购定东门外中山公园上侧地基。经三个月大家竭诚效劳,“浩大圣工于斯告竣”。共三大间三大进。“会堂居中,前面石库牌坊办公谈道室,分设前进。男女祷告室分设会堂之两侧,室寝厨房居后进。其后尚有园子一方,计数亩之地,总计建筑费为壹百廿余万元。”

澧县津市分会
到一九三八年春,刘迦得返回家乡,教会又进行第二次改组。公举崔恒一、田受膏、刘多马、苏佩六、苏圣名为负责。一九四三年秋进行第三次改组,公举崔恒一、田受膏、苏佩六、苏圣召(前为苏圣名)、袁忍耐为负责。

澧县津市增甲滩区会
关于增甲滩区会的记载只包括两个阶段:抗日战争时期及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之后的时期。
增甲滩,又记作增家滩。位于津市后河,房屋数十,是一水运码头。津市市面屡受敌机的威胁,“政府深恐人民作无谓之牺牲,勒令停止交通”。教会服从法令,当不例外。田受膏、何行光亦被疏散。冒着酷暑,一路迂回到了增甲滩,为道作证。张恒之、王云翔、王明正等受感“甘愿肩负救人之工作”。由家庭聚会,成立祈祷所。湖南支会派遣田路得女传道来工作。到一九四二年的九月十九号,“主工发展,慕道求道者,络绎不绝。水洗在百人以上”。王云翔、王明正、张恒之、张玉如等趁时工作,不避艰辛,“举行新堂献主”,极一时之盛。“讵料好事多磨,鬼与神敌。”一九四三年,敌寇一再来犯,“初生婴孩,何堪受此挫折。物质虽无损失,灵性不无软弱。”联会耽心田路得一女流难堪此巨艰,于是刘种(仲?)玉、马英杰都接踵而至,“从事喂养和牧养”。
关于田路得,《卅年专刊》刊载了一篇田路得撰写的自证,题为《双目复明,瘫痪行走》。其文曰:“我自幼随父在安息日会,及筓,适田更名路得。因民十七年(一九二八)因父逝忽得双目失明,医药罔效,瘫痪不起。延至十九年(一九三零),蒙主慈悲,藉胡子民女传道帮助,主赐圣灵,双目复明。病即痊愈,乃决心脱离安息日会,领受本会之合法大水洗礼。民国廿四年(一九三五)全身献主。经支会差往华容潭清山桥。赖长执之训诲,开创洋楼铺、湘乡、东山冲、野鸭塘会所四处。于廿九年(一九四零)同夫(田受膏)建立增甲滩、澧(原误为丰)县两处分会。”

沅江草尾教会
一九三七年开办沅镇县、张家塞、三眼塘等处。一九三八年又开办汉寿厂窑西港、常德陈家嘴、十美堂等处。一九三九年又开办南县孙家码头等处。战事日益紧张,一九四四年日寇铁蹄侵及湘西。曹笃信执事和一年迈女灵胞陈爱主任其枪林弹雨,不畏生死,坚守教会。最终二人“为道殉职,流血牺牲”。

塞坡市区会
一九三八年春,有女信徒徐爱主路过塞坡市,在吴志诚家休息时,讲说耶稣的恩典,吴志诚全家祷告,“去假归真”。三月间,由曾恩膏、陈恩诚、曹笃信、张路求四位执事及徐爱主在塞坡市租了一间房屋开教会成立大会。“听道受感归主者”有五十余人。推选吴志诚、沈马利亚、臧感恩、黄选民为教会负责。当年九月买民屋两间,价洋三百余元。传道张路求在此牧养三年。到一九四一年,又选沈发光、臧选民、吴志诚、皮国荣、郭宗翰、胡吕底亚为教会负责。在一九四二年的十二月二十二日,风雪交加的夜半,邻居走水,延烧教会,片瓦无存。经沈发光等努力,又重建有相当规模的会堂。一九四六年,又建宿舍。该市又“经战役数次、轰炸两次。感谢神,信徒均得平安。”

南县三仙(原误为“山”)湖区会
自一九三三年改造会堂之后,在九年当中“主恩浩大,神迹奇事不计其数”。不料一九四二年的十月十七日仙市遭大火灾,教会未能幸免,亦被焚毁一空。本打算在原地重修,无奈地皮原是疏河局的,要在此掘堤,只得另买基地一块,计有二十余方,价谷六十石正。继续兴工建筑。一九四三年正月告竣。又不幸,在四月初六日,日军侵犯三仙市,烧杀抢掠。当天将教会烧毁,会友们苦极,四方逃命。沦陷三年。少数不能远逃的信徒只得借熊邦之住宅作临时聚会所。一九四四年八月,中鱼口同灵“体主大爱”,援助造茅屋两间,做为聚会之所。

安化
在一九四七年第十一届全体代表大会上,朱恩光报告说,自一九三七年战争爆发之后,奉总部调遣到了湖南,在长沙呆了一年,然后到了安化,住在东坪。“牧养当地七处教会,为联席会主任。工作达九年之久,从未闻飞机大炮之声。安化一带教会初时很冷淡,九年来之工作,略有收获。目下(当指一九四七年)已甚完善。”

抗战期间,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所记,湖南各地新建分、区会有:一九四一年创新市渡区会,创始人不详。一九四四年八月,汤晓南等创北景港区会。
但新建祈祷所数量较多:一九三七年,创安江土地塘祈祷所、湘乡东山冲祈祷所、牌头铺祈祷所、桃源杨溪桥祈祷所、漆家河祈祷所。以上,均在一九三七年,但无月分记载,不知是在七七事迹之前 ,还是之后。姑附于此。且均无创始人。当年九月,创芷江便水祈祷所。亦无创始人。当年又有刘西拉创常德陈家嘴祈祷所。一九三八年三月,创洪福桥祈祷所。同年又创常德南站祈祷所。一九三九年,郭荣光创常德十美堂祈祷所。黄发光创马公堰祈祷所。同年创萧家桥祈祷所及西港祈祷所;无创始人。一九四零年,创桃源新店驿祈祷所。汉寿栗家湾、邵阳报公铺、芷江杨塘祈祷所。一九四一年,创桃源三汊港及浯溪河祈祷所。八月,创邵阳龙皇桥祈祷所。同年,又有沅江三眼塘、百禄桥祈祷所。曹玉道创张家塞祈祷所。一九四二年,一九四二年八月,创郴县南关上祈祷所。一九四三年,创汉寿王港、马家塅 、郴县塘下洞祈祷所。一九四四年,创汉寿夏窑祈祷所及桃源三阳巷祈祷所。一九四五年一月创郴县汤溪冲祈祷所。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