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抗日战争期间艰难竭蹶的广东真耶稣教会

《卅年专刊》有一篇《广州分会史略》,作者为谁未署名。但从文章内容行文口气看,是张宁法所撰。《史略》没有从广州真耶稣教会的最初始兴说起,而是从沦陷开始的。既便如此,也只是三言两语带过,实质内容是从沦陷结束、复员之后开始的。虽然如此,毕竟也还有一些沦陷期间的描述。

广州凤凰岗教会,“经过沦陷八年又聚又散数次,经历饥荒、艰难困苦、拦阻、丧失、死亡,离世兄弟姊妹有过半。幸蒙主耶稣的灵启示和指导,使我持定真理忍耐,保守前进。”

香港教会。香港沦陷后,信徒们都各散西东。传道者黄基磐执事因家庭生活经济断绝之苦,难于回乡。那时的教会,因为出入交通阻碍,分开两处,作家庭聚会:一在九龙曾路得执事家,一在香港徐大卫家。后来,曾路得家没有聚会了,但“蒙神祝福,古撒拉执事、徐大卫执事把教会坚持到底,经过一切困苦艰难,不能言状。”

新陂教会。在沦陷期间,经各样兵灾盗贼,信徒分离四散,“如灯台熄灭一样”。
石门金竹山祈祷所。俱是外邦人进入的,原由甘约伯执事负责。在沦陷期间受灾害多次,死伤多人。屡次逃离村庄,到山岭旷野中躲藏,食宿无定。“因有政府游击队,另有共产军队,又有日本军队,常常冲突。这祈祷所因此多年无聚会拜神了。”

中山教会
一九三九年,日军击陷中山,教会会务因此而停顿。
一九三九年,沙溪圩成立祈祷所,由冯爱真女执事负责。林信玲、胡秀娟等尽力帮助讲道。
一九四一年秋,石门开献堂典礼及灵恩会,石岐教会派梁耀基、欧汉琛前往帮助;并成立祈祷所,派甘约伯先生为负责。
中山有四处祈祷所:石岐、西桠、石门、沙溪,但传道人只有一位,即梁耀基执事。每年按月奔走于四个地方,“轮回流动牧养羊群”。

沙头角,一九三八年(民国二十六年)一月十二日成立真耶稣教会之后,到一九四七年以前没有找到记载。

大埔,在丘马利亚、丘矶法二位执事努力工作的基础上,于一九四零年十二月六日成立了大埔圩真耶稣教会。

樟木头教会
樟木头真耶稣教会,是因为丘马利亚、丘矶法两位执事在沙头角、大埔“奉耶稣名医病赶鬼”给樟木头村种下的种子,“感动了我们全乡,都愿作真神的子民,甘心同信一主一灵”。在一九四一年的一月二十日,请马利亚、丘矶法、丘提多、廖雅各等在南村开办真耶稣教会。于是廖雅各本村,全村“均得主恩,信奉真教”。
真耶稣教会在樟木头的发展,也曾遇到过一些阻力。丘马利亚的记载中说:“在成立教会的时候也有撒但的攻击。曾有本市小学校校长及商会会长控告真耶稣教会异端异教,集会扰乱治安,应马上赶出等。后经官方查问,经执事解释,了解而去。以后又作二次控告,官方令他害天文(?,原文如此),并告诫以后不可随便控告。撒但的鬼计失败了。从此他们对教会不敢攻击。撒但又转向矶法身上袭击,被捉了几次。见他本人见证。”
丘矶法的见证反映了丘矶法等受日军、及一些奸人利用日军的迫害。在一九四一年,丘矶法“与灵胞李炳被日军捉去,自知必死,就大声喊哈利路亚十余声,将灵魂交与主耶稣安排。圣灵感动日军用笔写字问我们是作何事。我说是真耶稣教的,那日军就将我们放了。又民卅二年(一九四三)十二月,沙头角的教会被日宪兵占用。恶人利用日军打我甚重。民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五月,又被奸匪捉我,送到深山内一小房,囚困至六月初一晚,要杀我。听他内部人告诉我,我就祷告。蒙圣灵指示由瓦间逃去。在森林里住了四夜三日,吃酸藤叶充饥。初三日夜间,由高山往下爬时,有一重约八十斤巨石,由头部、腰部压过。这夜又跌入被水浸了三十分。这时求主救我,现在水里,免被恶人杀死。到天亮圣灵指示,到中队部求救。至第五日解到大队部,我姐马利亚及廖雅各调解,六月十二日被释放。
同年七月十八日,又被奸徒捉去,囚了七天。以上所受苦难在人意度绝无生理。神的奇妙。所受的苦楚不小,但终不能伤了我的性命,感谢主,阿们!”

在抗战期间福建新建区会,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有:一九三八年七月,吴约生创建石岐区会。一九四一年一月,丘矶法建樟木头区会。祈祷所有:一九三九年,梁耀基创沙溪祈祷所。一九四一年,甘约伯创石门祈祷所。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