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 抗日战争时期的福建真耶稣教会

在一九四七年召开的第十一届全体代表大会上,福建支会代表张提门报告说:“抗战以前,教会很发展,抗战后,交通不便,教会阻碍;加以假弟兄之搅扰,故同人越努力推动,仇敌越实行阻拦。故往前十年,创六十会;十年后,开展之教会尚不足十处,本人非常惭愧。”这个报告太笼统,许多详细情况无法得知。
在这个历史阶段,陈光藻《真耶稣教会总会及部分省县分会简史》一书颇多涉及,但多集中在莆田。
一九三六年在黄石堂设立“莆东区办事处”,负责管理莆田、南洋及沿海各教会及祈祷所。由龚那翁任主任;唐向标、林亨、朱永奎、林推基古、张朝朗、邹道基、林道明、林瑞、洪载智(阿开)等为传道。一九三七年,在涵江堂设立“莆北区办事处”,李路加为主任兼传道,还有郑永生、陈启磐、陈永斌、陈信坚等人为传道。
一九三九年,日军已经占领金门,经常空袭莆田,但一直未能占领莆田,只占据了北边的福清渔溪,及南面的惠安。
一九四零年(陈光藻又一说在一九四一年),祁志忠、洪载智、黄鉴湖三人以反对支部某些人为名,在江东堂自行组织“莆中办事处”。以祁志忠为主任,洪载智为副主任;林仲甫、庞荣春、林文茂、陈玉书、朱琼枝(即枝孙舍)等人为传道。割据江东、清江、镇前、后郭、畅山、青宅、新浦、哆头以及北高等各会所与“莆东”、“莆北”办事处分庭抗礼,公开分裂莆田教会。一九四四年,朱琼枝在新浦堂晚间聚会时讲道,死在台上。一九四六年正月,在黄石堂建立“莆东北办事处”,仍选龚那翁为主任,唐向标为副主任,陈光藻为文书;传道有林亨、朱永奎、林推基古、张朝朗、邹道基、林道明、林瑞、陈信坚、陈启磐。李路加、陈文斌已去世,把原来“莆中”办事处所属各堂组织起来。
一九四七年,总会派周安得烈、酆荣光到福建;周安得烈力主莆田两派合一。九月,在莆田召开全县代表大会,成立“莆田县分会”,取消“莆东北”和“莆中”两个办事处,选酆荣光任理事长,龚那翁、宋步梯(亚波罗)两长老任常务理事;林推基古、张朝朗、林亨、林道明、郑彼得(春荣)为理事。
选举结果,洪载智落选,理事中洪之同伙也较少,就想从中破坏。提议全县各会分成三个区,藉此分裂。酆荣光起初不察,后觉不妥,遂在涵江堂召开县分会理事会议。洪载智、祁志忠等密谋,捣乱。届时洪、祁一伙大打出手。由于郑美华通报龚那翁长女龚玉珠,龚玉珠报警,事态方才平息,而大会当然也流产了。
不久,洪、祁的骨干,四十五岁的庞荣春腹胀病去世。洪、祁继续进行分裂活动。祁于一九五一年,因罪大恶极被处死刑,洪则于一九五八年死去。
在此还需要交待一笔的是,即当初反对总部制定规章而另组“耶稣圣神教会”的林西拉(何西)、陈见信的情况。前面已经提到,陈见信在一九三三年八月,在莆田参加“闽南支部代表大会”及灵恩大会时,在众人面前跪在台前,认罪祷告,弃邪归正,坚决脱离林西拉、陈子瞻的分裂集团。一九四七年,在福州召开的福建支部代表大会上,由周安得烈给陈见信按手恢复长老圣职。陈子瞻则因与一妇人通奸,一九四三年,被群众打死,丢入一污水坑中。林西拉在福州开牙科,一九五一年,因罪大恶极,被处死刑。

在这个阶段,关于福建支会,《卅年专刊》毫无记载。所见者,在福建各地活动范围较广的仍然只见李国良。在《卅年专刊》“受警戒回头事主”一文中记曰:一九三八年,李在丰谭传道。受聘与王鸿云在南城头开办教会。一九三九年在高山一带传道。一九四零年,在平潭组织考究圣经会。一九四一年,李国良在三山区会重修教堂。李国良自证说:“三十年(一九四一),民军入(平)潭,对信徒聚会发生阻碍,请我前去。至平港,遇民军开枪将船迫入良宫澳。将我押到江边枪毙。我大声祷告。有良民出而作证,被释放。为避民军,与谭子灵胞游金川。江中大风浪,我二人祷告,蒙主救到大福本会。后往西山墩湖南本会工作,后回家。又有半民军哄我到僻静之处,将我推倒,向我头上放枪。主保护,枪子弹由枪盖上出去,我即跑了。全队将教会四面围住,由林圣桂等说情了结。”一九四二年,“群会返舍”。三月,染时瘟,传染一家八十人,妻媳相继去世。经张执事劝解,一九四三年又重新“为主作工。”李国良自证中有些事情,于今难以考释。“民军”及“半民军”为何许部队不详,或为地方民团一类的武装?李国良与他们究竟结下什么样的仇结不详。
下面分述各地概况。

虎邱区会
据何永生的撰述,到一九三六年,何章惠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身任联保主任,“教会乏人帮助,渐渐衰微。惠之所为不悦于神,苦难甚大,教会亦受迫逐。及三十三年(一九四四)惠自悔过,专心办理教会。神乃施大恩,教会颇得进展。得四榻厝屋一座为会堂,整理颇雅,神恩极厚。”虎邱区会自一九三六年起开始衰微,历经七八年的时间,到一九四四年方才恢复,时间不谓不短。只是因为群龙无首,才渐渐式微。

三山区会
前面讲到一九三四年八月开始组织教会,后因人员发展“愿献堂所”。在一九三六年造墙,一九三八年铺平天井,一九三九年向王朱仔赎房屋三间。一九四一年李国良又重修教堂,信徒们大力协助,告竣。但最初“蒙恩”的王红红“忘恩叛逆,从恩典中堕落”。不过,不知堕落的细情是什么。

南城头区会
到一九四一年受战争影响,教会渐渐衰微。但无详情记载。

海口区会
一九四零年,林传炳等遭日机轰炸,惨伤六人。当年十二月十六日,周发瑾召集信徒会议,迁移到东阁村,暂借陈昌传家拜神。历时三年,一九四三年迁回海口,照常守安息。

后耀区会
到一九四二年,江厝村、白鹤村、荒江村的教会分出来,成立了江厝区会。《卅年专刊》十五集,《各地本会概况统计表》中作一九四三年创会,创始者为江纪朝。

江厝区会
先是在一九三七年,江厝的江纪调(江纪调、江纪朝是否为一人,不详。)患“肚腹隔蛊之病,兼疯毒之痛”,服药问卜全无功效。到农历九月二十七日进入后耀区会,“蒙主拯救,得以痊愈。”到一九三八年,引导五家人,在本地设立祈祷所。附属后耀区会管理。安息日往后耀拜神,而下午及晚会则在本处祈祷所。到一九四二年的十二月,翁绳鋆“受神迫立本会。”他的小女儿美珠死去活来,祈祷无效。后在安息夜迫切祷告,求主指点有什么缺点。“主显示叫他提倡设立教会。”翁绳鋆遂到江厝、程(?埕)边、白鹤各乡运动,大家都同意。但江纪调“灵性软弱”。后来曾被试炼:“一个小女离世”。眼看教会不能成立。“原来神的旨意有奥秘存在,非人能尽知之。”后来江纪财之女,又患重病,死去活来,祈祷也不生效。到一九四三年元月初二,翁绳鋆又来江厝,找江纪调同往白鹤村祈祷所开议事会,成立教会。而江纪调因被试炼后心起敬畏,即刻同翁绳鋆前往白鹤。“蒙神的爱感动各同灵的心,合一奋勇决议设立。”初三这一天,“同(守珍)会姆同来江厝”。向他亲戚租厝,并为纪财之女祈祷。纪财夫妇答应说,教会如能成立,他愿意献身,料理会内的一切庶务。“即时,他小女两眼开起,即夜能食物,就好完全。致各人见此神能,即同心合意。”初四设立,二十三日开成立大会。高义钿主任同翁绳鋆传道前来监示选举负责人及一切手续。而当天,“主引导”“疯软多年”已经濒临死亡的江兆基一家进入教会,“蒙主鸿恩,救他复活”。

洋门区会。没有关于区会的记载,但龙洋门村倪立福的见证涉及到洋门。一九四零年的四月十七日,有数十匪徒闯入倪立福家,抢劫财物并将倪毒打。一九四一年,倪立福手掌患无名肿毒,疼痛异常,进龙田医院月余,无效。“蒙传道人劝我一心靠主,果得主恩,疮疾得愈”。“这数年蒙主可怜,诸事顺利,家业复原。感谢真神在我身上显出他的大能,阿们!”
薛港区会。没有关于区会的记载。但有一篇神迹奇事涉及薛港。陈木金做的见证,题为“霍乱死去,圣灵救回”。陈木金原是天主教信徒。一九四零年往山场,染患瘟毒,腿脚肿疼。有病乱投医,请传道人、请中西医、请鬼念咒,都是徒然,奄奄待毙。到一九四一年正月,陈木金胞姐返家,“见证真耶稣教会,才有神恩。由此弃邪归正,入了本会。薛港分会请灵胞代祷,日见痊愈。”

在这个阶段中,福建新建教会,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有一九三七年九月,曾文辉创莆田东门外埭头村埭头区会、郑久信创莆田平海的平海区会、游金阿创平潭县乾湖埔区会。
所创祈祷所为:
一九三七年在莆田东关外埭头刘厝创祈祷所。埭头山顶创祈祷所。福清江阴岛城头村创祈祷所。十二月,在莆田北高镇后埔村创祈祷所。一九三八年,莆田北高镇山前村祈祷所。海口镇东耀村祈祷所。四月,洪载智创莆田渠桥镇青它村区会。一九四零年,创莆田黄石镇清江村小桥祈祷所。一九四一年三月,创莆田北高镇高林村祈祷所。九月,创北高镇美澜村祈祷所。一九四三年江纪朝(?)创江厝区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