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 真耶稣教会传往日本

真会影响日本,除前述在台湾影响到日本人须田清基等人而外,又经黄以利沙传到了日本。
《卅年专刊》说黄以利沙“忠心事主,大有道学家之风度”。在总会服务几年,深得同人爱戴。“后因张殿举叛道,教会扰搅不安,黄长老因此引退返台为商”。虽然经商,但仍不忘“为主道努力,协助教会”,对台湾“真道发扬光大”起了不小的作用。据前述,对于恢复真耶稣教会历史真面目,也起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后因到日本神户经商,遂乘机向日本同道宣传得救福音,不遗余力。加上日语版《圣灵报》的作用,终于感动日藉牧师男女五人到台湾进行考查。
《圣灵报》十六卷的第八期、第十期载,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六月四日,日本圣书教会监督村井亲率三位男牧师、一位女牧师乘船到达台湾。赴台北、新竹、大林、嘉义、罗东各地真会参加灵恩大会,“亲自看见真神的大能。圣灵也开导他们的灵眼认明本会得救的福音。”于是东京日本圣书教会之监督村井屯二先生和大阪粉滨圣书教会之牧师上井乙熊先生立即在台北“受本会之洗礼,无条件地接受本会的真道”。
六月廿七日,村井监督、上井先生等一行五人起程返回日本。之后,“圣灵亲自作工,使他们两位先生沿途有灵工显现。我们的主耶稣都将得救的人赐给他们。”六月三十日,村井先生在福冈市“为真道作证两天,圣灵大降,有仆倒的,有说灵言的,有唱灵歌的。无不充满喜乐,赞美真神。”遂在七月一日在海边施面向下之大水洗,当时受洗者有二十余人。夜间又行洗脚礼、举行圣餐。翌日晨,村井先生才离开福冈,经大阪返回东京。
上井先生“既受了真道,心里也是非常火热”,回到九州若松之后,向其外甥妻证明“真道”,而这时“圣灵便降临到她身上,充满喜乐,难得形容。”
而静冈市圣书教会牧师山田先生闻讯之后,特地到大阪向上井先生查问渡台考查的经过。当知道真耶稣教会的种种情况之后,惊奇不止。及至领得一份台湾支会出版的日文《圣灵报》创刊号之后,“就一面读,一面对照圣经,内心被真光所照,激动感泣,泣而又读,读而又泣,充满全怀的喜乐,与受灵时殆无二致云云。”
东京的村井监督,回到教会以后。于九月一日,在石神井川给能势、杉浦两位牧师施行合法大水洗。九月七日正午,在多摩川河畔为三十四位兄姊奉耶稣基督圣名施洗,晚间又行洗脚礼与圣餐。八日,在石神井川又有受洗者二人,九日一人。此外,尚有数十人要求施洗。施洗、圣餐、洗脚礼三礼同时进行。
当年的十一月在大阪粉浜开了第一次灵恩会,从十四日到十六日,三天。在此之前,村井监督于十一月十三日抵大阪,在粉浜教会与黄长老及上井先生三人商议会务。事毕,村井坐夜车南下帮助福冈灵恩会。之后,村井巡视四国教会,十四日之前赶回大阪。这三天的灵恩大会,记载于《圣灵报》十七卷一期十四面。台湾的黄以利沙也前去帮助。一九四二年,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紧张关头。由于日本在一九四一年偷袭美国的珍珠港,美国参战,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终于形成,战事日益激烈。但参加灵恩会的人还是不少,盛况热烈。参加者都“喜乐融融,吃饱满髓肥甘并丰盛的宴席,于欢喜快乐中散会”。会后,村井又去巡视了四国教会。十四日之前赶回大阪。
十一月廿八日起,东京也召开了三天的灵恩大会,是村井监督自大阪灵恩会以后回东京筹备的,黄以利沙也从神户赶来帮助。“在此次会中,蒙主祝福,美收效果,又施洗五十人。当时施洗显出许多神迹,有的看见河水变血通红,有的觉得施洗处冰冷之水非常温暖。众同灵尝此未曾经历的神恩深受感动,赞美真神。”
又有消息说,一九四二年的十二月初起,要由村井监督及黄以利沙长老在东京讲授真耶稣教会的根本教义。不过,这次讲习会究竟开与未开、开的情况如何,未能找到有关记载。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