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抗战期间的山西真耶稣教会

这个期间的山西,完全找不到有关全貌介绍的文章或报告,只在《卅年专刊》上找到一些零星记载。
运城分会
运城分会的曹福全、马梁梧凤、李振芳三人先后去世,“被神接回”,“因无负责人,智力缺乏,受了魔鬼攻击,好象本会几乎跌倒,以至无法存在。然神不丢弃,格外怜恤,所属五处分会,三处祈祷所,均蒸蒸日上。”这个记载是很不具体,很含混。受魔鬼攻击与蒸蒸日上的具体情况都无记载。“受魔鬼攻击”或与曹福全后来跟随张巴拿巴分裂有关?曹福全后于一九三六年去世。参见前述第六编第五章注释⑴。唯一知道的是运城分会下属有五个分会和三处祈祷所。而“本会(在事变后)处于沦陷区中,未能与总会联络,而形成吃奶的婴孩,无人浇灌,各方面均属缺乏,以致教会不能发达。盼望在主里属灵的父老兄弟多多代祷,阿们!”

猗氏太侯村教会(又作太后村)的兴起
吕仰德在民国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到太侯村员善凤家“传福音”,其妻柳贵兰染八年痨病“求主医治,禁食十一日后,又禁食四十天而痊愈。”另外,该村张兴隆之妻李玉兰,患血崩症,卧床六年,也“求主医治,禁食四十天后,竟亦痊愈。”又,该村员卫氏,瘸子数年,经李玉兰、柳贵兰二人“为之祷告,立即行走。”从此之后,张兴隆“被圣灵感动”,遂愿意以自己的家作为教会会址,太侯村教会从此而兴。

解县岙村教会的建立
岙村的员守让,于民国二十八年(一九三九)患腿痛病甚重。太后村的张兴隆劝其“归主”,“立时祷告,按手在身,疾病痊愈。回家对妻言明神的大能,劝他归主。恰遇猗氏太后村真耶稣教会奉神名聚灵恩大会三天。与妻一同前去敬拜真神。感谢主,第三日黑夜杜真义被圣灵充满,见许多异象。回家后,禁食二十八天。到各处医病赶鬼,大有能力。”至于圣殿建设一事,发起人马梁梧凤、员杜真义、王明晨、张道生;劝捐人周德让;建筑负责人梁天苍、张守忠、王维纲、董希昌。教会由此建立。

夏县分会
日军侵犯到夏县时,于一九三八年,教会迁移到西大台村,设在陈景泰家中。“神仍然大显权能,医病赶鬼。”树长大了自然要分枝,又在任寺后设祈祷所一处。参与办理教会的有陈景泰、陈景瑞、陈景清、蒋喜文、陈生太等。一九四零年,在县南薛村又设祈祷所一处,设在杨顺学家。有杨学顺、黄星照、杨自明、张文庆等办理。杨顺学、杨学顺或为一人,可能印刷致误。
其它在以前提到过的安邑分会、解县赤社村真会的状况如何,全然没有记载。在抗战期间,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新建会所有:一九三八年张兴隆创建太后区会。一九四一年,杜真义等创建蚕坊区会。一九四五年创运城县杜家坡祈祷所,创始人不详;月份亦不详,也就不知是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前还是之后。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