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日寇统治下的东北真耶稣教会

要想了解在日寇统治之下东北真耶稣教会的详细情况是不可能的,根本没有全面记载的资料,现在能知道的只是一些零星的记载。日本人曾对东北地区的宗教概况作过一番统计调查。调查结果,于昭和十五年(一九四零年)五月撰有《满族宗教志》一书。关于真耶稣教会,只哈尔滨略有记载:“代表者氏名(当指负责人)”为孙某,有姓无名。“教会数”约有五处。“教役者”数(当长执等人)约六人。“信徒”数约有二零零人。“经常费年额”(当指每年所用经费)约一千元。而东北其他地方的真耶稣教会则未见于统计。
我们找到的其他记载大概如下:
今辽宁省。
沈阳。前面说到过王得恩曾于一九四八年撰写过一篇《沈阳回忆记》,又据王得恩于一九五一年向政府的申报材料,记载了初建时的状况(见前述第六编第七章)。在初建之后,到一九四二年以前,虽然有些记载但无准确时间。谓创建之后“数年”“主又拣选了三四十人”。冯、唐二位自食其力,牧养教会。后来冯云回原籍,教会由唐权灵执事牧养。“于是数年之久,蒙主祝福,教会藉家叔发展到热河,设立了祈祷所。可惜无人浇灌,感觉荒凉。”唐权灵执事“自老年迈,平安归主”。这时的教会“缺乏传道牧养,又当伪政时期,及各种时势所波及,仅作保守之时与状况了。”其中有两个“数年之间”,究竟计算到哪一年没有说。但从内容看亦无重大事件。“伪政时期”当指伪满洲国统治的历史时期。而初创,一说在一九三二年,又一说在一九三五年。因而王得恩所记,均为日寇统治之下的沈阳真耶稣教会。
据王得恩所撰《沈阳回忆记》自一九三二(或一九三五)至一九四二年间,王得恩曾返山东,后又于一九四二年返沈。这一点从文中所述可以推断。王得恩开始负责教会工作,大约应在一九四二年由山东返沈之后。
一九四二年五月间,王得恩由山东来到沈阳。一九四三年设本溪湖祈祷所,一九四四年设彰武县真会。又于一九四五年,携同阎彼得长老、郑保罗、于天民(一作丁天民)执事等创立锦县秃老婆店、么杨屯两会及石山站祈祷所。铁岭宋荒地系阎彼得长老于一九四一年由天津返乡,“主与同在所创设”。王得恩所记并不仅仅限于沈阳,涉及今辽宁省的好几个地区,但离沈阳都较近。
锦县秃老(婆)店真耶稣教会,据王得恩的回忆是在一九四五年由郑保罗、于天民两执事在阎彼得率领下创建的。而《卅年专刊》又有开办人丁天民所撰《秃老婆店本会史》一文,也记为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但无月份。不知是在光复之前抑或之后。姑附于此。
王得恩所记之于天民当为丁天民,秃老店当为秃老婆店。
《卅年专刊》载丁天民所撰《秃老婆店本会史》,其概如下:
“开办人丁天民,盘山县腰杨屯人,三十六岁,(当为丁天民撰文时的岁数。据下文推断,此文当撰于一九四七年。特为《卅年专刊》发行所作)长老会徒。由三十岁入老教会。我是疯瘫的人,坐车上,老会也未觉得好。承他们的爱赠与《圣经》一本,叫我在家看。甚陕(?)也不明白。传道人每年来一次,并不是送平安,乃是为捐助的,并不讲道,无非读读故事而已。由前年,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真神真爱临到了我们的家庭,特差遣真耶稣教会信徒郑保罗兄到敝处,才听见真理的道和得救的福音!郑兄为予按手祷告大受感动,而我疯瘫的腿立见转动。从此立志每晚聚会祈求神医治。于第三日晚已受了所应许的圣灵,方才明白主旨。经三次为予按手,予就扶杖走动了。并且在老会之际领导二家归主,近亦弃伪归真了……。”
关于铁岭宋荒地,据前述,是一九四一年阎彼得长老由天津返回时所建。但《卅年专刊》关于禁食人员的统计表中有郎廷栋一人,在一九三九年冬,禁食三十九天。和阎彼得建会不知有无关系。
以上为抗战期间,在日伪统治下的东北真耶稣教会的些许情况,至于吉林等地的概况已经全然不知了。
抗战期间,据《卅年专刊》统计表,在辽宁新建了两处区会:一九三九年五月,阎彼得建宋荒地区会。一九四四年五月,王得恩建彰武分会。祈祷所则有一九三九年五月建铁岭南门外祈祷所。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