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真耶稣教会在甘肃的发展

关于真耶稣教会在甘肃的发展,目前能找到的记载,只有佟雅各撰写的一篇《甘肃省教会史》,载《卅年专刊》。有关佟雅各的记载,只见于西北兰州一带。从其自述看,大约是自东北而河北、河南,漂泊流亡到的西安,又到宝鸡,又到兰州,无怪乎与哈尔滨邓洁民之女邓育英相遇。迨其到兰州并开始传道,应该是在一九四四年了。
其述真耶稣教会在甘肃发展之概如下:
首先,佟雅各将在甘肃的三次布道发展比作方舟的三次放鸽:“本会有方舟之应验,凡深研圣经而被圣灵启迪者未有不信者。方舟有三次放鸽之事实,本会亦有三次派人到西北布道探察之历史焉!”
第一次是在民国廿六年(一九三七),“由武汉奉主名差遣张提多、陈国民两教士出发”。当时只付与二人三十五元钱,只够乘车到宝鸡,余下就只能步行。经兰州直达宁夏,“且为真道被拘两次”。在返程中得以在甘肃会宁县之耶家滩建立了教会。“经云:‘流泪撒种者必欢呼收割’。愿父神坚定其苦工,阿们!”当时兰州市各会都呈冷落之势。张、陈二人虽然在“沿路各公会见证真道,多无灵耳,只得跺土而行焉。”
第二次是在民国廿八年(一九三九),宝鸡教会“奉主名差派何新名长老再达兰州”。何新名顺着公路到达兰州,在隆德县府被误认为汉奸,关押四十多天,苦不堪言。后经宝鸡老会作证方获自由。到得会宁,在会宁施洗数人。返程经天水县,“得一刘尚义弟兄,品学灵力俱备,亦将来之柱石也。”何新名出发时也只带了三十五元钱。
第三次是一九四四年牛广洋长老到兰州。牛广洋因为在宝鸡大会上同叶路得、杨真道有愿在身,三月到兰州开创教会。往返费洋四千余元。幸亏遇到了邓育英女士全家、林树森全家,还有陈志远、蔡成达。住了两个月,因为难以找到会舍,只得返回。但这一次为“圣工之便利”按立邓育英为女执事。
佟雅各乃自东北而河北、河南,流离漂泊,携眷属逃亡,于五月廿日到达西安,廿三日到宝鸡参加大会,六月七日,打算返回西安把行李运到宝鸡来。恰遇郭步青执事的儿子郭家桢开车去兰州,佟以为机会难得,遂于八日登车,十二日到兰州。“经云‘凡他所作者尽都顺利’,何幸如之”。
在兰州发展真耶稣教会,遇到的形势,佟雅各有一段相当精彩的描绘:“险美哉,臬兰之都会也。带河环山,若一披挂整齐之壮士焉。近来陕西吃紧,人口骤增,是以寻房之困难,有如大海之捞针,然本会之迫切尤不容致矣。
盖事有大难小难之别,而本会创设乃在大难之列也。良以我国人民习于媚外根性,醉化欧风,先入为主。非但不易接受宗教革命之本会,甚且有出而攻击反对者。其未信者知识既浅,迷信反深。虽接受本会亦非一日可用之兵。加以本会人才不足,经济无援。以人自视之,几无可以立会条件。然本会竟能普及上述各地,皆赖灵力信心之成就,兰会何能例外耶?”
佟雅各传道,得力于其女友邓育英的共同合作。佟对于邓的评价是相当高的:“道不可须臾离也之势,古有忧道谋道之人,今也其独无之乎?有之其邓育英女史也。”邓育英之父为邓洁民,已见前述。一九二五年全家在天津“更正归真”。然邓洁民一病不起,“竟回天乡”。当时的邓育英“上有八旬祖母,下有三龄幼妹,八口重担,悉肩其身。内赖其生活,外靠其交际。侍父疾、葬父身、活全家、育弟妹、孝祖母、回滨哈、返平津、埋丈夫、教子女,苦奔来兰。谚云‘有其父必有其女’,其邓女士之谓欤?”
邓育英到兰州以后,恰在路上遇到了牛西拉长老,听说佟雅各到了宝鸡,马上写信相招。佟亦暂时抛却家事,借了七千元钱到了兰州。
兰州教会成立之初,先借林宅聚会。七月一日迁到静安门内陈志远处,正式挂牌成立。当时连凳子都没有。邓育英就把铺床的凳子拆了带到教会。又怕跪祷不便,捐竹席四领。又嫌会舍简陋,买了鲜花来装饰。不辞劳苦引人聚会。凡与她接触的人无不被她和善的言态所感召。佟雅各将其比作马利亚。
陈志远不但牺牲了自己的房屋,又热心接待佟雅各和全会。此时兰州虽然能聚会,但因与陈志远工作的房屋共用,究属不便。恰巧隔壁空出一间,但需一万五千元的整数。佟雅各甚为为难,“乃切心祈祷,蒙圣灵允许”。满以为问洪魏二人告借可以解决,不料二人手中都不方便,只向洪绪辅教官捐得两千元。当路过中山路静琴工业社门口时,“圣灵说‘可以进去借’”,恰好任静忱正在向华侨银行贷款,遂乘机对其说明要求,于是借到了一万元。当时佟手中还有两千元,邓育英再捐一千元,终于凑足了一万五千元。七月十二日付足。
十五日,把中间隔断的墙垣拆去,两间打通,同陈志远的工厂分开,专做“圣所”之用。又定做板凳十条,可坐三十余人。
每天早晨“查考本会教义”,有李怀明、李路加、邓育英、邓育田、佟从光、蔡文斌、傅荣光、解秀根、任震方、翟安得烈、陈志远等十余人,还有在门口站着的。“二十三日施洗二十一人,受余洗十人,证明圣灵已经开工了,阿们。”
佟雅各到兰州布道,两个月的工夫用去万余元,除向郭家桢借了五千、向魏寿延借了两千以外,陕西支部给了五千余元,加上零星收入三千余元。但租房借款万元无力偿还。于是开捐,恰如其数。又为垫地、刷墙用去千余元,都能按应用开捐。“只要名正言顺,必祝福。”八月十三日,又水洗八人。
十九日是安息圣日,由佟雅各提名、大家赞成,选邓育英、陈志远为司库,洪绪辅、佟从光为司会,李路加、魏森林为司事,并以育英执事为主任,“以便分担圣工,各尽其职。趁我在兰,得机指导。但在本会组织道理上,都属幼稚,愿圣灵亲自引导,阿们!”
“嗣后,魏长老因各地本会需人看顾及指导,责任所在不能久守兰会。当即致函宝鸡本会请牛广洋长老来兰牧养。八月间,牛广洋莅兰主持教务,魏长老于是月月底离兰焉。”
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的元月,“牛长老被圣灵差遣前往靖远县开创教会”,但兰州教会主持无人。遂在一个安息日宣布,要在“众灵胞”之间征求每天早晚聚会的讲道人,能负全责者请举手。当时洪绪辅已经离开兰州,佟雅各“被圣灵感动,应负起这个担子,不然必拦阻牛长老的圣工。”于是举手,牛长老便按手在佟雅各的头上,立为长老,并问有无反对得,“结果众灵胞皆大欢喜。”这一天是农历正月初五。
第二天,正月初六,牛广洋便起程前往靖远县开创教会,“虽然结了几个果子”,但因会舍问题及经济问题终于搁浅,只得返回兰州;返程又去看顾了一下耶家滩的教会。
兰州教会,因点清油灯太暗,于是开捐安装了两盏电灯。南面隔壁周家小铺生意不做了,闲下一间房子。廉绍唐“受感”代付押金万元,另一盏电灯也卖给了教会。在拆断中墙的时候,郭其武又捐万元修墙垫地,廉绍唐太太又捐席六张铺地。大家捐板凳十条,孔新山长老来兰州捐一块黑板、一块会牌、跪垫卅个……。教会得到发展,三间屋子可容五六十人聚会。

抗战期间,甘肃省新建区、分会据《卅年专刊》统计表,有:一九四二年,范亚伦等创平凉分会。一九四四年创兰州分会,创始人不详。魏以撒创甘肃支会,也应在这个阶段,只是具体时间不详。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