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抗日战争期间的天津暨河北真耶稣教会

抗战期间河北真耶稣教会的状况,在一九四七年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河北支会代表范子贤长老曾作一概括性的介绍(见《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一、二、三期,十一次全大记录),谓:“彼时国步日艰,各地交通阻塞,缺乏联络工作,窒碍影响圣工,实非浅显(?)。日、伪、共三方鼎足,教会倍受压迫摧残。日人异想天开,在平津两地以政治力量组织华北基督教团,强使我会更易名称,改换牌匾。各老会迫于淫威,俯首顺从。我会靠主大能,多方交涉,仍维持故有名称,为主增光不少。八年来,精神物质之压迫,笔难罄书。局面虽属险恶万分,但主恩更加厚赐,大患难中增加会友七百余人,若非圣灵同工,实不克至臻此也。历年春秋两季灵恩会皆能按期举行。”范子贤的报告刊载在《真耶稣教会圣灵报》十一大特刊上。从内容看,显然非常重要。它反映了日寇在其占领区中的宗教政策,也反映了真耶稣教会为维护自己的信仰作的努力。可惜,不太详细、具体,而这使得这个记载更加弥足珍贵。《卅年专刊》为什么不将其选入,不详。
日本侵略者强迫中国的基督教改换会名的同类事件,又见于日本统治下的台湾。见后述。这可能是日本侵略者在其占领区普遍实行的政策。
下面叙述一下各地相关情况。

天津西沽区会
《卅年专刊》载有一九四六年撰写的一篇西沽真会发展的历史,作者未署名,从文中内容判断,大约有王彼得、范有权等。题为“天津西沽区会应验预言兴起史略”。为什么要说是“应验预言”?这是因为当初魏保罗在天津受公理会逼迫时,在公理会门前说:“主啊若许我,必在公理会门前立一真耶稣教会”。而后果然,在西沽建立了真会,所以说是“应验预言”。这篇文章一直写到民国卅五年(一九四六)。在一九三七年之前事的叙述,时间、说法有许多令人费解之处,难以说明时间顺序,其概如下:
有西沽公理会赵发田之子赵永年,中学毕业。因患肺病三四年之久,曾在协和及马大夫医院不克疗治。为要新鲜空气,在教会楼上,数九严天,冻了三年。不但未能见效反加重了,实在无法挽救。忽然想起真耶稣教会“有主耶稣大能,任何之病一受洗便愈。于是他就请徐子祥先生引见,到西沽真耶稣教会求主医治”。一到教会,咳喘不止,手拿痰盒,竟吐臭浓,弄得教会臭气满屋。略略讲了些耶稣道理,就乘洋车同往河边,到了华北制革厂西河沿。同去者有李以利大夫、范有权先生、徐子祥,王彼得也在其内。“在河内奉主耶稣名与他施洗,从水里上来咳嗽立时止着,臭浓臭痰就不吐了,从此病身痊愈。象这样病医药不能治的,只可靠着耶稣恩典,始告立愈。他就平平安安回到家去了,哈利路亚,荣归主名。”之后,又禁食七天,自己出去传道。到后来,“被他父母迷惑又回归公理会,因此他病又告复发,一命呜乎。圣经云由巴比伦大城已经出来了而又回归这一段前车之鉴,望读者莫覆此辙,阿们!”此时的西沽,已经有多人受洗,于是“蒙主允许立了一处祈祷所,就是现在的西沽教会。这正是魏保罗长老生前在公理会为道受他们逼迫时在公理会门前所说:‘主啊,若许我,必在公理会门前立一真耶稣教会’的话了,感谢主耶稣的大能,果允许了他儿女的期望,阿们!”下面又叙述了西沽真耶稣教会成立的经过:㈠真耶稣教会祈祷所之由来:“据王彼得长老述及在六七年间事,教会受尽逼迫,世间讽刺及假道反对,惟有靠主的大能战胜一切。设立有主名、朝拜主之处。徐王治信太太坚信真道,不顾魔鬼一切的障碍,每逢安息圣日必招集男女灵胞至家聚会,作为临时祈祷所,接待圣徒,无微不至,激发灵胞之信心,爱主爱人,引领亲友信而归主者颇不乏人。”
到一九三七年,旧历八月十五日,恰当洪水为患的高峰时期,“蒙主的拣选”,有高鸣九、高太太、高垣、高济、阎惠普、阎太太、阎兴大、阎兴琪、王用璞、王太太、刘太太共十一名,“在本会东高水里受洗”,但因水深无立足之地,就在徐太太家里换衣招待。“虽处非常时期,幸蒙主保佑得以平安。”一九三八年一月一日,经王彼得、白雅各、范有权、朱濮稣、董绍民、董绍平、董淑娴、董淑贞、白文敏、白马可、王志祥、徐子祥、徐王志信、徐贵、徐程氏、徐恩波、徐大来、王金海、李子祥等三十二人热心赞助,请求真耶稣教会河北省支部准予立祈祷所,“并备文呈请当局备案,均蒙照准。”
㈡布道会及灵恩会:
一九三八年春,“被圣灵感动,下乡布道”。有王彼得长老、米(朱?)濮稣太太、范有权先生。到西堤头“为主见证”。受洗者有王兴亮、顾元普二人,记名者数十人。后至西北乡丁庄子布道,受洗者有张维敬等四人,记名数人。一九三八年四月间,河北省支部开灵恩布道大会,西堤头有郭瑞年、何云翰、霍凤舞、霍恩柱、李桂珍受洗;内有“受圣灵”者数人。旧八月初三日,李义璞受洗。旧九月十四日至十六日祈祷所召开三天“灵恩大会,被感受洗者郭近生、王文田二人。并开捐得洋十七元。徐王治信太太于十月十五日早二点三十分被主接去。”
㈢真耶稣教会之成立。“因灵胞日增,诸长老执事被圣灵的感动,欲将祈祷所改为教会,常常祈祷求主成全。”于一九三九年七月一日聚会于祈祷所,张约书亚长老、王彼得长老“奉主耶稣圣名按手立有执事:阎彼得(原名惠普)、关永生、李忠富、马利亚太太、田振立先生共五人。并票选负责五名:会务负责关永生、庶务负责阎彼得、李约翰(原名李义普),财务负责范有权、李马利亚。从此真耶稣教会正式成立矣。”
这个记载有许多令人费解的地方。西沽公理会赵发田之子赵永年肺病,经受真耶稣教会的大水洗而愈,又因回归公理会而一命呜乎。而其中几个与教会设立时间相关的记载之间颇有矛盾之处。赵永年之事在哪一年,没有记载。而赵永年到真会受洗,是由徐子祥引见到“西沽真耶稣教会”的。那么,赵永年事已在“西沽真耶稣教会”建立之后;据下文,则当在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之后。但,在此之后,又说赵永年事之“此时”西沽已有多人受洗,并企望建立“西沽祈祷所”,则赵永年事发生之时西沽并未建立真耶稣教会。前后矛盾。而之后又述“今将西沽真耶稣教会之成立经过列后,㈠真耶稣教会祈祷所之由……”而所据乃“王彼得长老述及在六七年间事”。哪“六七年间事”;或者是哪一年之前的“六七年间事”,无法断定。这“六七年间事”为何事?是否专指在徐王治信太太家中为临时祈祷所的六七年?从上下文义看,都不清楚。
不过从全文看,赵永年这一段所叙述的事情应当是一九三七年旧历八月十五日,有十一人在西沽洪水为患时受洗及有三十二人发起建立祈祷所之前的事情,王彼得述及的六七年间之事很可能就是一九三七年以前的事,即王彼得之胞妹徐王治信在家中聚会,作临时祈祷所。而赵永年由徐子祥引见之真耶稣教会必定不是西沽之真耶稣教会,因为此时之西沽祈祷所尚未建立,何来教会。或者,指天津别处之真耶稣教会?果然如此,则上述引文还可以读通。
一九四七年的五月,王彼得又为天津西堤头分会的开创史做了见证。见证之中全无年代时间记载。但能大概考定年代,应在杭日战争期间。其文如下:
“自本会成立后有本会负责人范有权去刘快庄办理私事,途中遇李中富医师,因见他书本上有红十字、哈利路亚字等,问其原因,他说是真教会信徒。(?)我(?)便与他谈了许多真耶稣教会的道理。谈毕,他很欢喜领受,立即告辞。他回返西堤头医室,我便去刘快庄。次日早晨,李医师来到刘快庄特请范有权去他家讲道。立即一同前往,当时抵达。在他家,我所讲的道理为十诫五义,聚会人数有十余人。住过三日,宣讲主的大恩。次日,告辞返津到本会报告本人去刘快庄之路遇李中富之经过,并望众灵胞为西堤头祷告,主开传道之门。日后,李中富由西堤头来津西头如意庵耶稣基督堂赴会,路过官银号本会。他被主的灵引导,就进于本会问道。此日是安息日,彼时有王彼得长老、有范负责被主灵感动亦来官银号本会聚会。会中李中富大受圣灵,他才知道真耶稣教有主的灵同在。会后,李中富要去如意庵耶稣基督堂住宿。经王长老、范负责之请就到西沽本会住宿。在晚会的时候他听了许多的道理,便很受感动。他正午夜熟睡的时候,忽得异梦。见有一人给他两包盐,一包是纯洁的,一包是有泥的。他说这事甚么意思呢?那人对他说,这纯洁的是贵重的,这包有泥的是不洁的。醒来被圣灵感动,才知这包纯洁的是真耶稣教会,那包有泥的是其它各教会,从此他就离弃他教,归向真耶稣教会了。后他返回西堤头。过数日,便来一函,特请王彼得长老、范有权负责去西堤头布道。我俩人便立起程前往,当抵该村。每日晚会传扬主的救恩。聚会的人数约有三十人上下,内有天地门、太上门、一贯道等信仰,都大肆辩论。王长老靠主的大能,胜过他们一切的辩论。后就欢然听道。最行领受的是中医霍恩柱、霍凤梧;他原是公理会的信徒。从此便接待我们。以后我们常往西堤头布道。转年春,西沽本会开灵恩大会,李中富医师由堤头带领男女二十七人从此受洗,并全受圣灵。从此大家发起热心回返西堤头。后又请王长老、范负责去西堤头帮助成立祈祷所,并拣选负责人四名:李中富、霍恩柱、郭步青、郭瑞年。从此恩门大开,主彰显神迹奇事。有兰恩生之妻赵氏,被魔鬼附着多年,并请此地香奉门的法师捉妖,并未赶出。又许愿烧香,家中花尽一切便更加重了。他往谁家去,鬼在后跟随,实无可解。此时有本会负责郭步青、霍恩柱、郭瑞年、李中富为他祷告完毕,说今夜把他带到郭负责家中住宿,果然平安睡觉,一夜魔鬼未敢来。次日与他在河里施洗(奉耶稣的名),鬼就退了,病体复原,永不再犯了。哈利路亚,荣归主名,阿们!此后又有张金铎的全家,闻听本会能医病赶鬼。他家因烧香心胜,全家不安,无法铲除。后要奉耶稣,请王彼得长老等除去他家之偶象。次日,他家多人受洗,家宅就平安了。他家长张起泰年七十有六岁。他原烧香多年,耳聋腿受寒不能行动,足有十数年矣,请本会与他施洗。从水里上来,耳朵听见了,腿亦好了。这真是他全家蒙了主的大恩,哈利路亚,荣归主名,阿们!从此灵恩大开,医病赶鬼、神迹奇事,非常之多。归主的人数日增多,未能尽载。自祈祷所成立后,很有教会成立之可能,故将此圣工交津市东门里支部,直接派人前往布道,以至现今成立教会,会堂买为教会自有,哈利路亚,阿们!
以上于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五月王彼得长老见证记录。”
以上王彼得见证记录之文,从文中口气看似为范有权自述由王彼得记录者。文中没有任何年代记载,文章伊始称“自本会成立后,有本会负责人范有权去刘快庄。”“本会成立”指哪一会,亦未明言。但范有权成为真会负责人,据前述西沽区会发展史可知,范有权是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才成为西沽教会的财务负责人的。则西堤头分会的开创必在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之后事。后文所述“转年春季西沽本会开灵恩大会”,大约应在一九四零年,此不见于西沽区会兴起史略。王彼得、范有权应李中富之邀到西堤头传道当不是王、范的第一次。据前述,一九三八年春,王、范及米(朱?)濮苏太太就已经去过一次,当时受洗的有王兴亮、顾元普二人,记名者数十人。而一九三九年,李中富邀王、范二人传道与原来受洗的王、顾二人及数十记名者有何干系,没有记载。
关于李中富的记载有一明显的矛盾之处。范有权去刘快庄,路遇李中富,范问李何教?李说是“真教会信徒”,下文又说他原是“西头如意庵耶稣基督堂赴会”。前文之“真教会信徒”显然不对,或为刊误?
关于霍恩柱、霍凤舞的记载也有矛盾。按西堤头的记载,二霍领受真会应在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之后,而在西沽区会的记载中却又记在一九三八年的四月间,河北省支部召开灵恩布道大会时,西堤头的二霍及其他约十四人共同受洗,其中受灵洗者夏守恒及米氏三人。关于西沽及西堤头的记载中颇有矛盾不一之处。
又,当时天津真耶稣教会会址不在天津西头如意庵,此处当时为耶稣基督堂,而天津的真耶稣教会还设在官银号。
一九四零年到一九四一年,《卅年专刊》还刊登了一篇神迹奇事,是范子贤为其妻作的见证,全文如下:
“民国二十九年春,内子范萧恩贤女执事得了无法能医的大病,起头是发烧肚疼。向来小病是不吃药的,并且,主也藉我们夫妇的手医好了很多的病人。自己有了病只有祈祷靠主了。但是经过天津全会和本人多方各样的祈祷仍是无效;并禁食多日多次,也不生效。直到秋季仍是发烧,有时虽然略好,事实不见大效。乃请女大夫诊查,据云为‘子宫瘤’。该女大夫诚恐不确,又转约专门此症的大夫再作详细的检查,复云真是子宫瘤。
病人年已快六十岁的人了,怎能长期受此病苦呢!乃愿意快快去见主。但想到对我家对本会都很重要。如开办三条石本会、帮助西沽祈祷所、帮助官银号本会等工作都很努力;又常常禁食事奉主,真不愿她即时离世。乃想找高明大夫诊治。在祈祷时得主启示:‘得在来年三月解决’。于是心急难等,乃入妇婴医院开第一次刀。在三个安息内尚好,刀口处仍有寸许未好。不料过一二日又发起烧来,祈祷似不蒙允,大夫又束手无策。乃给在河南支会住的魏以撒长老去信,请求代祷指示一切。回信内中述说了一件陈慧贞的见证,并云‘只要病人能见着我的面就有盼望。’
延至十二月,又听大夫的话仍得开刀破腹,乃迁到恩光医院。正施手术之大夫名林崧,帮助者为施锡恩。不料二次割后日夜疼痛不安,更加重了,饮食大减,觉也难睡,刀口很久也不见好,并见有病人吃的菠菜从肚内流出,证明肠子也已破了。肠子这一破,内子已知九死一生了,不住口的安排后事。舍侄约瑟夫妇每日到医院探视。大夫暗暗的对他夫妇说:‘你们老太太的病,实是没有指望了。从前协和医院经过这类的病,有些年在三四十岁的人开了刀,许久不封口的都死了。现在你们老太太快六十的人了,气血更不足了,实在没有指望了。’于是又安慰病人说:‘你们不是信真耶稣的么?非求他施恩不可。’‘因为人的法子都已用尽了’。苟延残喘到了来年(一九四一)春天,医院用尽手段劝病人出院回家,并说到家后换换环境或能好了。病人说:‘我入院的时候是完完整整的身体来的,现在叫我破破乱乱的出院不行。’
后来听说魏以撒长老不日到天津了,全家和病人万分欢喜,不等大夫再催就出院回家了。不几天,果然,魏理事长到了天津。病人深信,主藉他一按手定能好了。果然照信心和预言成全了。此医学无术、大夫束手的大病,只藉他的忠心聪明工头三次按手完全好了,刀口也长好了,肠子也长好了,疼痛全止了,哈利路亚!主用人之奇妙,信心相接之重要于此可见了。后来我们听魏长老说:‘自接萧女执事请求代祷的信以后,不住代祷,并禁食在主前恳求,先蒙了应允,才又赶快来津的。’足见魏长老爱心有加,替人负责所感所成的大力呀!哈利路亚,阿们!”

天津的第二期神学
一九二四年正月,魏以撒针对河北元氏县一带真会的日趋败坏,开办了一个“真理圣灵学校”。十九年以后,在一九四二年又开了第二期神学。据《卅年专刊》的记载,正值“中日大战正烈之时”。时间在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的十一月一日开始的。据说是魏以撒打算看一看阔别八年的天津真耶稣教会,到了天津,却被强留在天津开了第二期神学讲习会。由于时局的限制,学员只有二十余人,否则还会更多。两期神学讲习会都参加的只有夏言冰一人。其余的学员也都是一些长执传道。原定每天授课四次,因魏以撒初病方愈,改为每天三次。
功课有讲道学、牧会学、和平君(?)国主义、约柜、三段灵程。
每天以背诵为要。当时的学员无论老少都非常努力。
这些学员都“已直接的得了很丰富的灵智了,在这两个月内,又集中重温了一下,也都觉得满意。”
“在上学时期,因为没现成的教本,只得象拾玛哪一样,每早现降。”每早清晨四时,魏以撒就起床,把每天的课页都用钢板蜡笔写在腊纸上。张雅各执事、于文成兄弟、夏言冰执事也都早来印刷。忙碌异常,似前线一般的紧张。“由此知道固定神学教材之重要了”。学员有二十余人,其中有一些是旁听的,发毕业文凭的只有十九人。“未领到证书的人更心领佩服本会认真的态度,就更加勉励,绝非上课就为学员的马虎情况。这都是父神自己的运行成就。”
一九四二年,天津真耶稣教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去世,这就是夏静(又作靖)贞女执事。她对于天津的真会和华北总会都有很大的贡献。《卅年专刊》为其除专门立传而外,又由其女夏言冰特撰一份略传。可见其在真耶稣教会的历史上有相当的地位。今综合各方资料叙述如下,凡反映其宗教信仰观之文字,依旧作引文处理。
《卅年专刊》论曰:“夏女执事靖贞,天津本会之柱石也,华北本会之根基也”。
夏静贞死于一九四二年,享年七十三,当生于一八六九年。一九一零年,生第三个女儿夏言冰之后双目失明,经中西名医诊治,也用尽仙方迷信,终不能医愈。在美以美会领洗之后,眼睛亦未能痊愈。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的冬天,魏以撒到了天津。当时天津的真耶稣教会已经停闭,没有聚会所在。住在戴大同家。“宣讲真道,医病赶鬼”,复兴天津真耶稣教会。夏静贞也被请去听道,“当时很受感动,坚心信靠耶稣,求主医治。按手祈祷后,立刻就能看到人物之模样。”本来一切的起居行动都须依赖别人的扶持,夏言冰就是其手杖。其母双目复明,夏言冰卸去手杖之责,当然心中非常高兴,“走着跳着荣耀真神。在家中每日祈祷唱诗颂赞父神,虽受讥诮毁谤,仍是温柔勤勉各处奔走,传扬神在她身上所作之大神迹。”母女二人都相信了真耶稣教会,勤劳工作,不遗余力。
到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春,乃在怀庆里租房立会,购置用具,成立祈祷所,聚会者亦有十余人。而夏言冰之父久患失眠症,每次发作饮食不进,卧床不起,痛苦异常。其姊彦英便血三年,药石罔效。在阴历六月十二日,父母二女四人同时受洗,“皆蒙医治”。这一次受洗者共有十五人。每天聚会都到深夜不散,“圣灵大降,地大震动,说预言,见异象,圣灵同工”。但教会无人牧养,乃函请魏以撒前来主持。魏当时在河南,接函来津,在夏家住了大约有半年之久。奠定了天津真耶稣教会的基础,创办了第一期神学会。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总会由北京迁到天津,夏靖贞忠心服务。办《万国更正教报》,有时没有印刷经费,夏静贞乃典当衣物帮助出版。竭资奉献总会。是北方总会负责人之一。遇到有贫困者必慨然助之,乐意接待远来之人。“虽受假兄弟欺骗,亦不灰心。”教会的景况越来越好。就在这一年立为执事。天津教会屡遭波折,象戴大同的脱离,刘席斋等迷惑夏俊吾加入一位神召会。教会景况十分冷落。只有三五人聚会。夏静贞则风雨无阻,无论寒暑,不管谁劝她离开真耶稣教会或是改会名,她都坚决不答应,说:“医我眼得愈者是真神同在之教会,我不能忘恩负义。”常常说愿在世之日“能看到津会自置之会堂,主要接我之时,要我不受病苦”。“果然,神是依她所求,在民三十一年(一九四二)秋,津会买成东门内现在(一九四七)之会址时,她看见很得安慰,心中欢喜。”而她的眼睛到后来越来越好,临终时还能看最小字的《圣经》。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日,忽患胃痛,“请长执祈祷,她说‘主要接我去矣。’自己唱诗背诗九十一篇全章,于二十八日晚,主安然接去。计入本会二十一年之久。”
夏言冰又撰小诗一首述其母的行迹:
“瞽目复明夏靖真,复兴津会荣真神,
虔诚祈祷传真道,引导多人作选民;
圣灵充满性温纯,教会捐输不后人;
见人穷苦慨相助,接待远人若主临;
好背经诗多聚会,壮行主道念一春;
七旬晋三世旅尽,乐返天乡弃红尘。
哈利路亚赞美主,天下应知本会真。”
《卅年专刊》对她的德行有一全面评价:
“感恩图报,见之行动。先引全家归主,继而尽力支持教会之费用。接待来往求道者,供传道人之衣服、旅费。十余年如一日,不稍松懈。
学道祈祷之工夫亦纯。原来识字,嗣后不但能读《圣经》,且能长篇背诵,数小时可不绝于口。诗歌亦能背诵数十篇之多。每日三次必作长时间之祈祷。凡所知者、或托付者,必一一提名为之呼吁。
秉性仁慈,凡有求之者鲜有不应者。温柔和蔼,灵众皆以会母称之。
治家有法,虽生子女七人,子媳众多,但皆能孝顺友娣,成名立业矣。因真神赐福,夏母在世之日家境顺利非常。虽其捐献者多,而所得于神恩者尤厚。故多人简(?间)接蒙恩也。
夏老先生曾患神经病,亦入本会而愈。除曾管理教会之建捐外,其余之家务会事皆不闻问。是以夏女执事之操持、责任之重要可想而知也。
自民十三年(一九二四)华北总会移天津后,本会向东北、河北、河南、山东、山西、湖北推动,皆以天津为出发点。故云夏女执事对华北本会确有基本之贡献也。
夏母享寿七十有三岁。睡面如生,无嗜死味而终。全会为之送殡哀痛。自彼睡后至今,非但津会尚无如此之良母,即多处本会亦鲜有如此有忠心见识之女执事也。
湖南黄李侠女执事之热心爱主,实受夏母之感化殊深。灵界长存,圣冠辉煌,可予卜矣,哈利路亚,荣耀圣灵,阿们!”

在这个期间河北一带的真耶稣教会,能找到的有关记载,主要集中在天津,其他地方几乎没有。仅只知道枣强县北文口村的真会“受过一次大损失。两下打仗,首当其冲,同灵亦未走开。房上落下炮弹,炸断房廪一栋,房中有人未遇伤害,因有主恩……”。
另外,在一九四二年冬,魏以撒在河北领导全体禁食三日祈祷世界和平大会,留有照片一帧。但却不知道在河北什么地方进行的。
在抗战期间,河北新建区会只知道有郭步青等建西堤头区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