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抗日战争时期的张巴拿巴

这部份的资料,完全依赖于张石头所著《真耶稣教会史》一书。
前面已经提到,张巴拿巴于南京召开中华真耶稣教会第二次全国大会之后,已称“教会元首”。一九三八年的六月十二日,张巴拿巴等人经粤汉路抵达香港。在九龙、香港召开数次灵恩大会,“圣灵大降,际此乱世,人多向神,教会都非常兴旺”。年底,张益寿、曹光洁等返回上海。南京大屠杀之后,曹光洁由上海返回南京。
张巴拿巴在香港呆了半年多。广州沦陷后,与内地音信更是难通,又屡接南洋怡保教会函邀。遂于一九三九年二月廿二日抵达吉隆坡真会,会见了张弥加等。二月廿七日抵达怡保。据笔者得到的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公历一九三九)正月第一期《角声报》,张巴拿巴发布的“公函一件”,张巴拿巴到达怡保的时间是在“三月二十七日”,不是“二”月二十七日。
陈光藻说张巴拿巴在到南洋之前,曾到福州、仙遊。后与陈文秀(提摩太)共赴南洋。
怡保李塞特一向全权管理林成就的财产、营业。一九三七年十一月林成就去世。不久李塞特与林氏之妻刘腓比因家务失和,张巴拿巴调解不成,林氏子女诉讼于公庭。这在人口不多的怡保,成为社会各界广为关注的事件。张巴拿巴为教会名誉计,劝李、刘二人自动辞去教会公职,待诉讼结束以后再行恢复。刘腓比接受劝告,辞去执事之职,但李塞特坚拒不允,张巴拿巴遂将其监督之职革去。
一九四零年,应砂捞越米里埠庄陈氏二姐妹之邀,与张西拉执事前去传道,施洗四十余人。第二年,又应沙巴亚庇某李太太之请,独自前往讲道,约一个月有余。一九四一年七、八月间,张巴拿巴同刘腓比前往实吊远看视教会,在爱大华遇见俞圣洁、姚益彩、黄多加等人。几年前,支持上海总部的俞圣洁,这次见面,却如同故人相逢一样,乃致引发孙耀光及福建陈马利亚大怒;孙耀光甚至要打俞圣洁。在实吊远,不知是谁向英政府报告,说张巴拿巴是日本间谍,月获五万元活动经费。十一月,怡保刑事调查局,派员调查,见张衣着简单,只有《圣经》,不象,遂道歉而去。
当年,十二月八日,日军南进,巴拿巴与刘腓比等随大众逃往新加坡。在吉隆坡被捕至警局。由一英籍警官盘问,结果也觉得不象是日本间谍,于是再三道歉,并用车送回教会。张巴拿巴在新加坡一直住到英军投降,日本山下奉文大将接管全马之后,才返回怡保。家人则仍留日军占领的香港。
后受爱大华真会之邀,到此长住,看顾教会。在此优哉遊哉地过了三年多的休养生活。一九四七年复刊的第一期《角声报》,刊登了张巴拿巴的《南遊记》一文,详细记述了到马来西亚以后的情况。关于在爱大华的三年多,如此描述:“我接受爱大华本会之再三邀请,乃前往该地,住在姚益彩家中。他的夫人俞圣洁及诸同灵长执热烈招待,朝夕祷告聚会。我在这悠(幽)静美丽的田园中,休养了三年多。自我传道卅余年,从没有好好休养过。在这里灵性大有增进。有黄多加、范靠主、单白石(长老)、胡哈拿、李爱主、徐阿森、姚益彩夫妇、四妈等执事,朝夕相处,谈论主神的道理。三年来,虽也在许多压迫下,但精神肉体均极健康,其间神迹奇事,不胜枚举。其间也有惊人的恐吓,靠着父神,一一得胜。凡神藉我所说的预言,皆一一应验,分毫不爽,这是真神的特恩。”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