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魏以撒赴渝

魏以撒如何因总部迁渝而赶到重庆的,《真耶稣教会圣灵报》第一卷第一~三期,《第十一届全体代表大会纪录》载魏以撒在十一次大会上说:“总会因社会部令迁渝,乏人主持,蒋、张二执事不能离沪,郭长老因湘战阻于中途而返闽,本人受渝处函电催请,乃本信心自津返豫。受圣灵引导,率眷走方城,经舞阳,到西安,进到宝鸡。到兰州,开创教会后,始飞渝主持工作,办理备案手续。”《卅年专刊》则刊载了魏以撒后来在总会做的补记,记载了如何由天津赶赴重庆的详细经过。但从天津出发到达陕西的具体时间,这篇《补记》和魏以撒在十一大上的发言都没有说年代,也没有月、日。只能说,至迟在一九四零年三月八日之前。因为,这一天是魏以撒的生日,宝鸡的“稣民”们要为他过生日。见本编第二章第八节。
《卅年专刊》的这个《补记》是很有意思的,它除了反映这些信仰耶稣的人们的信仰观以外,还反映了当时战乱中的中国社会状况和人们的道德观念、人际关系。
“一、由津返豫
上海沦陷以后,社会部令总会内迁。正在大战方殷的时候,本人特到上海、南京、天津、东北各地商议此事,终于得到各方面之同意,一致赞成内迁重庆;咸主张我携眷前往。关于路费一节十分严重,因我有十二口人的重担,路途又遥远,怎么能行动呢?总会又没有进款,各地都不交通。蒋约翰执事给函,嘱在天津暂借,将来由总会付还。事实上天津灵胞也在大困难中间,并且天津灵胞在我每次去到都花费不少的钱,怎能再张口把这个重担放在他们身上呢!于是靠信心行路,由天津到了河南之漯河。
二、圣灵命走方城
那时,内子牛美灵领着七个小孩子都在漯河。时间日渐紧张起来了,我们切心祈祷,求主批示行期,多日没有回答。天津的郭步青、李怀明、芮允之从漯河路过,圣灵不许和他们同走。又有翟少楚夫妇新由上海来到漯河,也勉励我们同他们快走,圣灵仍是不许。河南的重要长执都来到漯河要送我,因圣灵没有批示,有的已经回去了,有的专心等候,有的或来或去。
大炮的响声已在四郊闻见了,商人都已逃到乡间。家家关门闭户,满街荒凉,无人行走。在这种情况下,圣灵才发命令叫走方城。经方城入西安的路是我不知道的,只听说山路崎岖。但此时连一个挑夫也找不着了,可是我的人口众多、什物笨重,单我的书箱就有一百四十斤之重,若没有一辆大车实在不便行动。同院虽有四辆架子车,因为都为自己预备着逃难,也不忍使用。乃祈祷说:父神哪!您不早下命令,到了炮声隆隆、人都吓走了才下命令,往那里找人找车去呀!那只得求你亲自预备了。圣灵允许说:‘我必为你预备。’我就把这话报告会众了。
我曾为他们提倡了一个传道基金捐,他们管基金的委员带着钱都来了,以为我人口众多,路途遥远不能不用,但我说:‘我原定的是不许挪用,现在焉能由我打破成规呢!’竟没有接受,就又因河南传道的十分困穷,怎敢接受!
到了四月廿八日下晚,萧安民教士忽然领了一辆三牛的大车来了。就问要多少钱!那车夫说你们是教会的人,我不要钱,再给,你们几千元也可以的。因为我被军队拉出来已两个月了,若没有你们带着是回不去的,不过我只能送到舞阳。
次日,有吴贤真、王选民、张安得烈、萧安民、董豆、陈国民、陈明德等送我起程。又次日,到了舞阳。
三、路中结果圣命不变
舞阳县有一个中国耶稣教自立会,会长是张槐三。他留我们住,经过讲道,全会更正了。就给他们施了合法的大洗。直到现在(一九四七年)仍在进展中。
那一辆大车没有了,主又用奇妙的手预备了两辆人力架子车,另外有陈明德拉着一辆人力车,和两位弟兄推着一部独轮车送我,别人都各回家了。
我们清早起身,来到往洛阳与去方城的岔路口上。我顺命的心仍是不充足,还是要走洛阳;因为一上了火车,有一夜的工夫就到西安了。于是就另换了一辆往洛阳的车子,即将行李捆好,要起身了。我和美灵走到麦地去祷告,圣灵不许走洛阳,于是又把车再换过来,向方城南下。
在这一耽误的时间,战事更趋紧张了。各公路开始破坏起来,十丈一沟,每沟深一丈、宽五尺。因心中犹疑,没咬定圣灵的批示在公路上大大受累,忽行平路,忽而抬车过沟,十分难走。为顾念送我的弟兄不安,乃叫陈明德执事等三人也回去了。又把大书箱交给萧安民了。大人只得步行。
谁知父神有奇妙的预备,在路上有四川的药车四部,他们因为祁县吃紧,不敢前进,现在返川又怕兵丁抓车,就央求我们把一部份行李和小孩坐他们的车子,事就这样成了,连大人也没步行,哈利路亚!
四、由方城到南阳县的神迹
行了三天才到达方城。本打算去看看由自立会更正过来的本会,不料人民正在逃难,地方团队把守城门,许出不许进。不得已只到了城南七里地方的一个本会略为休息,再往前行。
我们雇的车子是到方城县,又要立时去南阳县,一辆拉车的就多要钱,一辆不愿意去了。正在心里作难的当儿,忽然来了四辆空架子车,又好又贱,实在奇妙。结果,想多要钱的车子,反空空的拉到南阳了。
我们到了南阳,心中略为平安,就要趁机会到诸葛亮的卧龙岗去看看。有一个车子是从舞阳来的,也是姓魏,又叫他拉着小孩上卧龙岗去。他在路上说:‘我看你们不是平常的人,这么一路上有这些奇事呢?我能不能信呢,甚么时候能受洗呢!’说着话,恰巧到了白河,就在那里为他施了洗。这是路上的灵果,阿们!
五、翻车不伤的神迹
我们上卧龙岗回来的路上,有一部大卡车,我们已经走过来,圣灵叫我们回头去问他:‘你往西峡口去不去?’司机的说:‘今天才来还不知道往那里去。’我说我住某旅社,你若去西峡口时可以找我。
果然,次日就来找我们,全家是六千元,连东西一同到西峡口。于是打发何新名长老回家去了。
车过内乡县不远,过一个深二丈、宽不到尺半的小沟的时候忽然翻了。美灵抱着孩子,连别的孩子都从沟的中间掉下去了,希奇的保护,竟没死伤一个人,哈利路亚!
全车的人和盐都翻下去了,把救车的人反倒弄伤了三个人。
全车三十多人,都已付了钱,只有我们没交车钱。司机的和那一军官怕我们到了地方不给钱,很久不开。在这个时候,我们手中只有四千元了,只得把一个重三钱的金戒指给了他们。
六、最危险的一段领导
我们在西峡口店住了四天,因为要钱太多,又得要现钱,所以总雇不到车子。有一天忽然来了四辆人力架子车,要七千元一部,可以到西安付款。这又是奇妙的预备。而且一路上又借给我们吃饭的钱。
从西峡口到西安是七百里,要路过七峪、西坪、商南、武胜关、龙驹寨、十八盘、商州、盐关、兰田,才到西安。这一路高山峻岭,土匪成群。一处是土匪才过去,我们到了;一处是我们才走过土匪就来了。
武胜关的团队为军队抓车子,把我们的车子都扣下了。我们靠主找他们的保长理论,又直接去找团长。忽然一位副官出来问我们的来历。既知道我们是过路的人了,又知道我们是他母亲的同教,就到处去打他们的保长,才得重新上路,哈利路亚!
我们被雨截在兰关四天之久。后来我们才知道,若不被截,必定被抢,哈利路亚!
七、平安到宝鸡
来到西安东北关外孔家院本会,他们早接到了我们没有路费的信了,也已预备了一部分了,哈利路亚!
翟少楚和他妻子也在那里。他首先说:‘多亏你们没走洛阳!我比你们早走廿一天,洛阳的车子就被蒋鼎文的副官扣下了,没人没钱是上不去火车的。我们只得走旱路,中途被土匪都抢光了,把才从上海买来的衣物也都抢了。’我们听见就仰天感谢,这才知道圣灵不许走洛阳的大爱,竟使我们有出乎意外的平安,连一条手巾都没有丢。哈利路亚!
八、飞重庆的启示
我们到了西安,又帮助宝鸡的灵恩会以后,只有十二天,我就被圣灵引到兰州开办教会去了。
重庆不断的函催,但兰州又没有人接防。乃把重庆寄我的一万五千元交给牛西拉长老前往,他既到了,就准备着变卖一切衣物支持兰会;我得以脱身,回到宝鸡。
恰巧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航线,可以从宝鸡直飞重庆。这回圣灵又许可我坐飞机了,我就在中国航空公司登了记。
到民国三十三年十月二十四日的那天,我们早早的到航空公司去了。公司的人们说:‘请你快坐汽车去重庆吧,我们只能卖十张票,现在登记了八十多人,就是下两次班机也没有希望的!’我说:‘现在我跟你们讲点灵学。在我祈祷的时候我所信的真神应许我了,这怎么办呢?’于是全屋二十余人哄堂大笑,并讥诮着说:‘这真怪呀!我们没有应许,你的神应许你啦!有甚么用呢!真是迷信极啦!’我说:‘那末一点方法也没有了么?’一位高级职员说:‘现在还有一人没来,若到十点钟不来就可以给你补票。但补了票他来了,还得退票。’果然给我补了票那人又来了,又叫我退了票。我问他们还有甚么方法可以试试呢?他们说你也可以坐车同去机场,若有已买了票的人,忽然出了大事又不飞了,你就可以补票了。’我听见了这话,圣灵就在我心里跳动,于是就对送我的黄伯炎长老和牛美灵、李天乐说:‘你们回去啦,圣灵已应许我起飞了。’
我乘汽车到了机场,航空公司的人首先跑来招呼我说:‘魏先生!你的神真有点板眼,快来办补票的手续吧!兰州少上了两个人。’哈利路亚,奇妙啊!圣灵就这样领导,在平安恩惠中飞到重庆了。有荣耀应归于父神,哈利路亚,阿们!
魏以撒补于总会”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