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万国更正教报》和“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
在河西务,魏保罗作的“圣工”,后来造成最大影响的应该是为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撰稿及出版。
民国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魏保罗开始“作万国更正教报稿,我靠主的圣灵著写出样子来,王彼得誉写”。十二日(公历十二月十四日)夜,又作“万国更正教报稿”,直写到天明。接到方涤尘寄来的为魏保罗作见证的长信。十三日(公历十二月十五日),魏保罗又作了“血洗”的一篇论说。十四日(公历十二月十六日)作“魏保罗为主被囚记”。在撰写更正教报的稿子时,王彼得起了不小的作用,魏保罗多次提到由他“代笔”。魏保罗对著作是很重视的:“因为著作是第一要紧的大圣工,耶稣基督和使徒众先知等若不留下著作,就不能更正教。虽未更正完全,也算预备了主藉着魏保罗灵界中更正万国教之大举。”重视著作是为了更正教。
前面提到的方涤尘的“见证”、“血洗”、“魏保罗为主被囚记”都见于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完成的主要时间应该是在刘旭堂家讨债期间。《卅年专刊》也说是“民国七年冬季,在河北省武清县河西务刘家屯刘旭堂家写的。”《圣灵真见证书》最早提到此报是在下卷第一页A面。然而这可能是后来下卷付印时加序言时加进去的,并非撰《万国更正教报》的开始时间。然后又在民国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魏保罗由天津返回北京之后又提到了“更正教万国更正报大功”,这是不是后来补记时加上的呢,也很难说。然后在十一月十八日(公历十二月三十一日)、十九日(公历一九一八年一月一日)都提到了《万国更正教报》。而在民国七年的旧历正月二十一日(公历一九一八年三月三日)派曲提摩太为《万国更正教报》的书记。那么,魏保罗办《万国更正教报》早已开始,历时将近一年,但大量著作的撰写及完稿应在民国七年(公历一九一八)冬季。一九一九年二月一日正式出版。

特例与变通
在民国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的传道活动中,有一件医病赶鬼的事情值得注意。事情发生河西务,为萧副官景山的少君萧万荣治疗“半身不随(遂)”。萧景山曾任千总,担任过好几任官长。为了施洗,魏保罗同王彼得同去,先就同澡塘掌柜定好,早四点,不开池,先给萧万荣施洗,又行洗脚礼,然后到萧宅举行圣餐。魏保罗按手在萧万荣头上,他就受了圣灵,说出很多方言。然而,萧万荣的病并没有好。魏保罗很伤心,许多重病都好了,为什么他不好,“莫非主不用我了么?”“正在忧伤难过之时,有圣灵的声音说,你放心,我永远用你,因为萧万荣不许愿为主传道,当时不能叫他痊愈,他若好了,就要作官发财,杀害人民,作恶多端,你们就帮助他作恶了。并且已叫他受了大洗,又受了圣灵的洗,这不是用你的凭据么。魏保罗听见这话的声音,就异常的欢喜快乐,大大的受了安慰!”魏保罗找到了萧万荣治不好的原因。
有一点需要指出,在整个《圣灵真见证书》中,在澡塘中施洗只此一次。为何如此,是否是仅仅因为萧万荣半身不遂而变通的不详。或者,因为他是长官之子?一个公子哥儿?因为魏保罗也曾为别的半身不遂的人施过洗,但并未在澡塘中施洗。


这次到了河西务之后,据《圣灵真见证书》中的记载,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梦境较多。这不是说以往没有,或少,只是比较而言,这个阶段要明显地多于以往。而且每个梦境都应验了某一件事情。如十月二十二日(公历一九 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的记载中说前几天魏保罗得了一个大梦兆:进到一家,见一传道先生正讲论间,魏保罗、王彼得一进去就不讲了。有几个妇人听道,其中有二个淫妇,一见魏、王二人就背过脸去。少时,魏保罗奉耶稣名为传道先生赶鬼,不曾想鬼用大嘴吞了魏保罗的口。又过少时,魏保罗心里出来圣灵,大有能力,将鬼赶出,给这位先生换了圣灵。第二天,圣灵启示魏保罗,这位传道先生就是劳贵远,他先有自高自大的鬼,后来真神藉魏保罗给他换了圣灵。那几个妇人和几个淫妇,就是信心会的几个人。从这个记载当中可以推断,劳贵远整光原来大约是信心会的信徒。
又得一大梦兆:“有一个恶王,将提督囚起来了,因此副提督要干涉此举,故此将正提督放出来了。圣灵启示,此恶王就是魔鬼大王。此正提督就是魏保罗,副提督就是劳整光。圣灵明明的启示说,魏保罗是更正万国教会、全球的总监督,劳整光是更正万国全球教会的副总监督,耶稣是天上地上万万世界的总监督。”
后来,因为北京的魏马利亚、李约翰、劳整光之间的纠纷、“犯罪”,也有梦境出现,以及其他梦境,不赘述。

“末日”就要到了
在这个期间,传道中的又一个特点是,关于世界末日、耶稣即将审判万民、用烈火焚烧天下的紧迫感加强了。十月二十八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一日),记“夜间有声音说,这世界是将亡城,必被火烧。不要回头,若回头必被火烧,象罗得之妻被大火烧死一样。魏保罗看见许多人。也用这话劝大众。二十七日(公历十一月三十日)夜间就说过一回了。这二夜所说的话王彼得监督都听见了,可以作真见证。……耶稣三年多必来审判万民,用烈火焚烧天下……。”又记:“民国六年(一九一七)二月间明明的看见大火烧北京,在三月间也看见地狱的烈火,又明明的看见天上的圣城新耶路撒冷。有主的一个大使者挟着一抱柴火出圣城,魏保罗问主说这是什么意思,就有声音说烧么。在直隶容城县午方村看见大火(当在午方村卖地产期间)。这都是三年多天上从真神那里降下来的硫磺火,焚火(烧?)万国的真兆头。切劝凡有心的真信徒,快快的预备妥了,尽力为主作圣工,搭救万民罢。”当天,魏保罗、王彼得二人就写了一整天的传单,往各处邮寄,宣传世界末日在三年多的时间里降临。
其实,魏保罗的心目中,末日即将到来的想法早已存在,在他初入伦敦会时就应该有了。因为《圣经》上有这一说法,凡基督徒,不管是那个教派,都接受了这个说法,相信世界末日一定会来。只是发展成具体时间的预言,是后来的事了。不过,并非所有的基督徒都认为会在某一特定时刻来临,而认为这种具体时间的预言是错误的。因为违背了经训,因为《圣经》明明说的是这个日子谁也不知道。前几年,当二千年末日来临的说法甚嚣尘上的时候,广大基督教徒,也包括真耶稣教会的广大信徒在内,都抵制了这个说法。
十月二十九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二日)夜,王彼得“被圣灵充满之时,大声喊着说,努力进行传道,忘记背后,努力向前,顺着标杆直跑,三年多大火一定焚烧世界。千万不要回头,别象罗得之妻,回头就被火烧死了。说的时候,李雅各听见了!”
十一月初二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四日),魏保罗在祈祷时,“大大的痛哭起来了,因为三年多耶稣一定来审判万民……祈祷的工夫约有一点半钟之久”。用完饭就上河西务大街集上宣讲。魏保罗、李雅各、王彼得轮流宣讲“由真神造众使者起,天上的使者如何犯罪,被真神罚到黑暗里。又造乐园,又用土造始祖亚当夏娃,他们夫妇如何犯罪,耶稣如何为万民在十字架上舍命,从死里活。前者因为恶贯满盈,主用洪水灭过一回世。再有三年多耶稣一定来,审判毕,用烈火灭世。从前也是不听挪亚的话,现在也是不听我们的话。魏保罗蒙圣灵大大的充满,大有胆量,宣讲更正教的真道,证明十字架的真理,末日耶稣来审判万民的兆头……。”
魏保罗真的相信自己关于世界末日审判的预言,就是耶稣的旨意!宗教感情的极致发展,走上了荒唐之路。今天,一些真耶稣教会的有识之士就认为这是“魔鬼”做的工。

关于禁食
在这个期间,还特别谈到了禁食。接到刘旭堂要他们回北京的信,魏保罗大起暴躁。但又立即自我检讨。又将“这一天也是吃多了”作为原因,而引发了一段关于禁食的议论:“因为魔鬼藉着食物常叫我们世人犯罪。亚当夏娃因着食物犯了大罪,以扫因着一点食物把长子的名分卖了,富翁因着吃喝下了地狱,受永苦,洪水灭世。……世上的人民都是因着吃喝穿戴、衣食物件等犯大罪。”由吃,又扩展到“衣食物件”一切物质需要。“万不可因着食物钱财犯罪,若是这样因世物犯罪,就太无知了……救主耶稣因为禁食不吃胜了那恶者三大回。摩西以利亚因着禁食,一位是领下石板来,上写十条诫命,领以色列民打胜仗;一位是用膏膏了二位国王、一位先知。尼尼微大城因为禁食七天,就未灭万民。众使徒禁食,蒙圣灵差遣,应当所作的圣工……。”魏保罗、王彼得、李雅各……等等因“禁食祈祷,都得着很大的能力权柄,战胜了魔鬼。因圣灵成了圣洁,治死了肉体的情欲行为……”。

关于儒教
对于儒教,魏保罗是尊重的,但又是否定的。之所以是否定的,因为它无用。
大约是十一月初二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四日)的记载中,魏保罗遇到了两个喝醉了酒的土圣人,辩论到了“儒教”。魏保罗认为儒有君子儒、有小人儒:“效法孔圣人的榜样、行为、道德,和孔子一样,是君子儒。否则,不按着他的道理行,就是小人儒。”后来,大约在二十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又遇到一位读书人,用四书五经指问王彼得,王无话可答。魏保罗则说:“孔子的道理不能救人。从古至今那(哪)有多少人能遵守孔子的道理,效法他的行为?都是能说不能行,言行不相称,假冒为善。惟主耶稣的道理,只要得着真传,能说也能行。”那个读书人就无话可说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