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第一届总会

现在所见《圣灵真见证书》的上下卷全部,从来没有提到过“总会”两个字。然而,魏保罗以自己所在为总会,却又是想当然的。
《卅年专刊》则提到了最早的总会及其工作人员的名单。
《卅年专刊》说是“先在北京打磨厂恩振华成立了总会。这恩振华原来是魏保罗氏所开的第二号绸缎庄的名号,竟成了有预定性的预言名称了。果然真神的恩典先振兴在大中华。后来,崇文门外东茶食胡同恩信永绸布庄也关闭了,才由恩振华迁到恩信永;中间约有一年的工夫。总会在北京约有七年的时间。”
那么,什么时间建立的呢?《卅年专刊》在“河北省真会史略”中又记载了“总会成立”。“民国七年(公历一九一八年)二月,即农历正月下旬,总会在北京成立。挂牌于恩振华为会址。魏保罗蒙圣灵许可,自任为总监督,华侨美人(华裔美籍?)劳整光为副总监督,李约翰为布道长,刘马利亚为财务,魏以撒为总务,张之瑞长老为教务,王德顺为庶务,曲提摩太为书记,王复生为出纳,李雅各为服务员。”
这个记载有许多疑问:
首先,这里的总会工作人员名单同十一月二十日(公历一九一八年一月二日)向警察总厅报告的教会职员名单是什么关系?按理而论,一九一八年一月二日呈报的名单应当是第一届总会名单;此时至少已经有了北京、南苑、黄村三处教会。其中王志荣家居南孟镇,民国六年八月十日(公历一九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初次接触真教会。张之瑞也不是北京的,刘马可是天津的。其人员构成显然是“总会”的结构,向警察总厅申报备案,应该是法定的第一届总会工作人员名单。其二,这个名单中有副总监督劳整光。但劳整光,即劳贵远,第一次见到魏保罗是在民国七年的九月卅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三日),很快就立为监督,最快也应在旧历的十月初三。他不可能成为“民国七年(公历一九一八年)二月,即农历正月下旬”的总会副监督。这个“总会”名单很有问题。
《卅年专刊》第十一集“中枢机构”中还有一份总会工作人员的名单。在“历届负责人”中记:
“民国六年(公历一九一七年)起到民九(公历一九二零年)北京总会负责人:
总监督:魏保罗恩波,又名灵生。
副总监督:劳整光贵远。
监督:王彼得。
长老:李约翰文华(原误“李约翰、文华,似为两人,实为一人)、张约翰之瑞、王复生、张亚伯。
执事:王志荣、刘马可。
总务:魏以撒。
书记:曲提摩太。
天津监督:范彼得。”

这个名单,同前述《卅年专刊》在河北真会史中列举的总会名单又有所不同。
第一届总会在记载中共有三个名单。
这迫使我们不得不追踪这些人都在什么时间得到自己的职位的。
李约翰文华:家在南苑,第一次见魏保罗是在民六年五月十四日(公历一九一七年七月二日),魏保罗完成禁食三十九天之后。两天后受洗。改名得生。六月中旬改名约翰。七月十三日(公历八月三十日)立为长老。
张之瑞:民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首见于记载即称为长老。
王复生:原名王玉贵,五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七年七月五日)进京初见魏保罗。黄村芦各庄人。七月二十日(公历九月六日)改名复生。七月二十三日(公历九月九日)立为长老。
李雅各执事:原名李永庆。魏保罗在黄村完成禁食时,同魏保罗住在同一间房间。后为魏保罗禁食三十九天作过见证。后改名更生。六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七年八月四日)改名雅各。记载中为执事,最早见于八月十五日(公历九月三十日)。
王德顺执事:最早将魏保罗领入基督信仰的人。五月三十日(公历一九一七年七月十八日)受魏保罗大水洗。记载中为执事最早见于七月九日(公历八月二十六日)。
王志荣:在魏保罗回容城卖地途中,在南孟镇相遇,时在八月十日(公历一九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刘马可,最早见于记载在十一月十七日(公历生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天津。
故而十一月二十日(公历一九一八年一月二日)魏保罗向警察总厅呈报的教会工作人员名单,这些人任职时间与呈报时间没有疑问;其中只张之瑞及刘马可两人较为令人突兀,因为张之瑞是在十一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才与魏保罗相见的。
问题在于另外两份名单。需要搞清楚的是:魏保罗、劳整光、范彼得守信、王彼得志得这四个监督分别都在什么时间始立的。
范彼得守信:与魏保罗第一次相见在民七年正月二十四日(公历一九一八年三月六日),当天立为长老。三月十七日(公历四月二十七日)立为监督。在五月末去世。
劳整光:民七年九月卅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三日)初见魏保罗。之后的第四天立为监督,当在十月四日(公历十一月七日)。十月十三日(公历十一月十六日)受洗。
王彼得:何时接受“真道”不详。七月二十二日(公历一九一八 年八月二十八日)往宜兴埠去。禁食三十九天,八月卅日(公历十月四日)满期。七月二十四日(公历八月三十日)立为长老。记为监督最早见于十月二十二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五日)。
“神派魏保罗全球的监督”也在三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而魏保罗为全球总监督,劳整光为副总监督记在十月二十三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曲提摩太为书记:民国七年正月二十一日(公历一九一八年三月三日)“主又给他起名叫曲提摩太,神派他为万国更正教报的书记”。
张亚伯:即张天俊,当时还是一个北京大学的学生。魏保罗第一次提到他是在民七年八月卅日(一九一八年十月四日)王彼得禁食三十九天满期之后。山西人。最早提到他是长老,是在九月十一日(公历十月十五日)。
《卅年专刊》上,无论是“河北真会史”中还是在“中枢机构”中出现的两份名单都有疑问。魏保罗立劳整光为监督在十月十二日(公历一九一八 年十一月十五日),自称全球正总监督、副为劳整光,在民国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而范彼得守信则早在五月末就已去世民,不可能同时。曲提摩太为书记之时,王彼得还不知道身处何方。
但总部工作人员,应随着教会组织的发展而有所更动。“河北省真会史略”中的名单大约是最晚的名单,但缺王彼得。
“中枢机构”中所记名单,不应有天津监督范彼得,因劳整光为副总监督时已在范彼得去世之后。
如果劳整光为副总监督的时间不误,则这两份名单都应为十月二十三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到十月二十七日(公历十一月三十日)之间的名单。因为,在这个期间,魏保罗才确定自己是正总监督,劳整光是副。但不应有范彼得,他在五个月以前就已经去世了。
在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的第二面的上半部,还有“真耶稣教会职员”一文,其中提到了“真神的圣灵指示立了更正教的二位监督、二十七位长老、二十二位执事、女执事七位,受大受(水?)洗圣灵洗的一百八十多位,各(?)各城各处同志人一万也多了……。”然而这是什么时间的职员呢?前前后后,在一九一八年间共有四个监督。先是魏保罗同天津范守信彼得同为监督,但范彼得三月十七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为监督,五月末就去世了。之后,十月间,魏保罗、王彼得、劳整光三人同为监督。王彼得为监督,最早见于十月二十二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五日)。立劳整光为监督要早于王彼得,大约在十月十二日(公历十一月十五日)。此时,真耶稣教会同时存在两个监督的时间只有在这一年的三月十七日到五月末,为魏保罗与范彼得,而十月十二日到十月二十二日之间,则为魏保罗与劳整光二人。此后则同时存在三个监督。那末,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二面的职员名单应该是民国七年十月十二日到二十二日(公历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二十五日)之间的名单?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