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受耶稣大水洗”及“独创”教义的基本成型

初六(公历五月二十六日)这一天正在聚会祷告时,“圣灵大降”,“忽然,有大鬼助著我的那个第二回娶的女人,他大声对我说,这买卖不作了,你想你的白沟河的那个女人了。好大的魔鬼呀!我就为他赶鬼,劝他悔改,他不听劝。我很爱他,叫他跟著我们行走天路。他说我要饭吃,也不跟你去,他就下楼去了。”又来了一位相识多年的旧教会的教友,同张仲三坐他的车,到了“常流水的河的地方”去受洗。在这里同张仲三发生争执,张仲三自己“就往河里走,带着衣上(裳),就下水去了,他在河显出他是大魔鬼来了。他还假充信徒,也祷告耶稣,又从水里上来,就走了。”后来,魏保罗又再次提到这件事时,说张仲三是“面向上”受的洗。
魏保罗自己受洗的具体情况,《圣灵真见证书》记为:“魏保罗就切切祷告向主说,我喝水(原文如此)可否,受大洗否?主说可以。于是魏保罗就下到水里去。祷告了许久,说耶稣给我们施洗。从水里的时就大大的受感。还有四位,张锡三也下河去。那个门徒(魏保罗)给他按手,没有甚么力量,就知道他还有鬼,在他身上。那个门徒从水里上来,就大蒙圣灵感动。”由这个记载可知当时受洗的人至少是五人,如果加上张仲三,应该是六个人了。谁给谁施洗呢?是耶稣给他们施的洗。《圣灵真见证书》在这一天所记这一次施洗,是大水洗,但没有说是面向下。如果,从后来再次提到这次施洗时,说张仲三是“面向上”进行推断的话,应该是面向下的。
上岸后,祷告间来了三个军人。谈论间“就对他们说,我们是耶稣教会的。”这是魏保罗第一次说自己所在的教会是“耶稣教会”。实际上,教会尚未建立,大约只是表明自己是信仰耶稣基督的意思,但又并未承认自己是当时哪一个教派的。已经独立于其他教派了。
以上所据是《圣灵真见证书》中魏保罗自己的记载。据《圣灵真见证书》在此之后记载的内容推断,应该就是在北京永定门外大红门河受洗的那一次。以后,魏保罗对此作过回忆,并写过传单,比上面所记要详细得多。
一九一八年出版的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第一面下《魏保罗经历略表真见证》说是在“民国六年(一九一七)(阴历)三月间,我正然大声祈祷痛悔之间,忽然天上有声音说:‘体贴情欲的必死,体贴圣灵的必要得生命平安’。”这声音不断地重复。魏保罗就准备清洁,定志禁食祈祷。又有大声音说:“你要受耶稣的洗”。于是出了家门,一直往南面去。“被圣灵引到了永定门外大红门河,跪在水里祷告。又明明的有大声音说:‘你要面向下受洗’。”于是遵命向下,望水里一扎,翻过身,抬头一看,“就明明看见英耀的救主,给我显现。从水里上来,就觉着身体、灵魂都圣洁了”。“真神又有大声说:‘赐给你全身铠甲,与魔鬼交战,用诚实当带子系腰,用仁义当护心镜遮胸,穿上福音的鞋,将拯救的恩当头盔戴上,信德当藤牌拿在手中,手里拿好了圣灵的宝剑,杀魔鬼。’”于是站起身来在河沿上东砍西杀,杀魔鬼。一路上大喊着杀、杀、杀,杀回北京城。他看街上的人,每人都有魔鬼附着。一路上的人都以为他疯了,跟着他的张锡三也不知道他在杀什么。此时北京城内已经有不少人传说他疯了。后来,不少人称他为“魏疯子”,就是由此而来的。他不敢回家,因为他明明知道家里人不容他这样,而他却一心一意要逃出“将亡城”。直接到了赵得理的铺中。赵得理之父,老掌柜的一见就说道:“都说你疯了,这不是不疯么!”魏说:“我得了真道,怎么是疯呢?神还要我到黄村禁食三十九日,不吃食物,一定饿不死的。”
《万国更正教报》第二期第五面的《人必须受全身洗礼求圣灵的洗方能进神的国 耶稣基督的仆人魏保罗本圣经论》(《卅年专刊》重刊时,改题目为《水灵二洗与进神国之重要》)一文也提到了这一天的事情,但过于简略且无时间。
《灵界大战魏保罗靠圣灵论》的文中说(刊登在《万国更正教报》第二期。一九一九年旧历七月初一,公历七月二十七日出版。第4面):“又被圣灵引到永定门外大红门长流河里跪下祈祷。从天上有大声音说,你要面向下受洗。我往水里一扎,抬起头来,就明明的看见荣耀的救主耶稣在我头上显现,哈利路亚!我从水里上来就知道我的身体灵魂都成了圣洁,很有能力,大得权柄。从天上又有大声音对我说赐你全身铠甲、用诚实当带子系腰,我觉着暗中似有神用力给系一系,叫我做一个诚诚实实的人,永不可说一句谎言。又有声音对我说赐你仁义当护心镜、拯救的恩当作头盔戴上,就有主的使者暗中给我戴上稳一稳。又说赐你福音的鞋穿在脚上,我便觉着暗中有神给我穿了一穿。又说赐你信德当藤牌拿在手中,有声音说拿结实了。又有声音对我说赐你圣灵的宝剑拿在手中,便有大声音吩咐我说与魔鬼交战罢。我看见忽然来了一个犂面鬼,我就与他交战,用圣灵的宝剑将他战败。少时又来比先来的鬼凶恶,与我交战。我与他战了几个回合,又用圣灵的宝剑将他杀跑了。少时又来了一个大有能力的魔鬼,更是狰狞异常的惊人,真神赐给我的荣耀盔甲、全身的军装,我便觉大得能力,逾格的精神,就如两国对垒一样。主赐给我的勇敢与魔鬼,在旷野里大大的交锋,连战几个回合,就将大魔鬼打败了……。”
这篇文章《卅年专刊》又重新全文刊出,题目未变。
《圣灵真见证书》上册在四月初九日(公历五月二十九日)这一天的记载中,又提到了这一天的事情。在聚会谈话中谈到大水洗时说:“从前我实在不懂这极大的事。因为由张仲三那天被大魔鬼所使的时候,他是仰著身子面向上在河受洗。他说他受洗后来,他被魔鬼拿了去。我就切心祷告说,主阿,我怎样方好,我受洗不受洗呢?主说,你受洗。我说魔鬼已经污秽了。主说,一祷告就洁净了。我就在此祷告了许多。主指示我应当面向下受洗。我就切心的求主来给我施洗。耶稣果然来了,给我施洗,还说好多的话。”
关于大水洗的姿势,要面向下,这是第一次提到。前述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所记“面向下”大水洗,就不是第一次了。
《圣灵真见证书》后来在民国七年(一九一八)三月,又重提这件事的时候,又加上了“此次魏保罗受了主耶稣亲身的大洗,从水里上来,明明的看见救主,在他西边上头,被圣灵充满,得着大能力,断绝了罪,治死肉体的情欲。空中声音说,你永不可与妇人沾身,行情欲事……。”那么说,男欢女爱也是“罪”。
以上是将魏保罗这一天在北京永定门外大红门河受洗的几处(大红门河现在好象已经没有了,但路过的公共汽车还有大红门这一站。)记载的荟萃,供读者参照阅读。最值得注意的是:《万国更正教报》发表的记录,要比《圣灵真见证书》详细具体多多了。
有两个日子对于真耶稣教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是魏保罗开始禁食的日子;一个是魏保罗在永定门外大红门的长流河受面向下大水洗的日子。经笔者研究《圣灵真见证书》,并对照历书查勘,禁食开始于民国六年(一九一七)的阴历四月初三,即公历的五月二十三日。这一点,除前述内容外,请参阅本章后面关于禁食三十九天期满时的叙述及注释。而大水洗的时间在此之后的初六,即公历五月二十六日。
《卅年专刊》把真耶稣教会创立的时间定在一九一七年五月一日。其它,凡能见到的说明真会创建时间的都是五月一日。在“本会传至各省年次概况统计表”中说是在这一天魏保罗将真会传至河北。在抗战期间奉国民党政府令将总部内迁重庆,在办理备案的呈文中说明真会的“沿革与进展”时说:“本会发起人魏保罗氏……于民国六年五月一日开始在黄村绝食三十九日夜……。”这里的“五月一日”当为公历,是阴历的三月十一日;若为阴历,则应为公历的六月十九日了,相去太远。《卅年专刊》这两处的时间一致,均为公历的“五月一日”;而将真耶稣教会开始的依据准则定为魏保罗开始禁食的日子。根据什么原则来确定真耶稣教会开创的日期,姑不论。这两个至关重要的日期,《卅年专刊》严重失误。魏保罗开始禁食的地点也不对,不在黄村,而在北京。这些错误的产生,最初的源头或许应该是魏保罗自己。在一九一八年刊行的《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第一面下《魏保罗经历略表真见证》一文(当为魏自撰,至少是亲自阅过的)中就说,自己到大红门河受面向下大水洗是在“民国六年(一九一七)三月间”。这个时间,显然与《圣灵真见证书》记载不符。而禁食的地点,《卅年专刊》“河北省真会史略”说:“主后二千年来,头一位禁食三十九天的就在黄村。这是在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农历三月,主历一九一七年五月的事。”禁食完成的主要地点在黄村,这不错,因为在大红门河受大水洗之后,当天就离开北京城南下而去,事在禁食开始之后的第三天。然而,禁食的“开始”毕竟不在黄村而在北京。
如果,以魏保罗禁食三十九天开始的日子为真耶稣教会开创日的话,那真耶稣教会应当创立于一九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而地点,不在黄村应在北京。不过,这也许是后来人将其定为五月一日,定在北京,而不是按实际的情况来确定的。

大水洗“回来的时候,一路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赶鬼,因那门徒(指魏保罗自己)看路,一路的都是被魔鬼所迷。”先到了关帝庙,“问主说,我们进赵得理铺可否,主应说可以进去。”于是就到了赵得理的铺子中。其父热情接待,魏就给他祷告按手。
到黄村完成禁食、传道。
让张锡三回家去之后,又一个人出门。“一路上儆醒祷告,奉耶稣基督名赶鬼,甚是危险。因路过淫战,幸得全能的大君,永生的神,赏赐我全身的军装铠甲,就放胆与淫鬼大魔交了一路的仗,靠主全能大获全胜。”“出了南西门,一路上也是赶鬼。因我蒙圣主指示,凡不信耶稣,不受圣灵洗的人,全是魔鬼所用的人。”这实际上是将一切不相信耶稣的有神论者、无神论者,以及信耶稣未受圣灵洗的人都视为魔鬼所用之人。难怪他见满街的人全被鬼附着。出城之后,光脚走了一时,进了一个茶馆,喝了一碗凉水,就给各公会牧师、教师写一封信,又给围观的人讲道。走到旷野清雅之处。边走边祈祷,“正走时,忽然圣灵大大的降临在我身上,我就说方言很多。整齐我的全身,或作铠甲军服。主赐我非常的大能,我就与空中的大鬼大大的交了一仗,靠著主的全能大获全胜了。”这时铺中来人叫他回去,他不回去,给他拿来二千钱票,他也不要。“到了半夜,圣灵说你起来祷告,我就祷告。忽然圣灵的大能大大的降临,充满我心,全能的大主,赏赐我全身的铠甲,切切的祷告,祈求圣灵指示我未来的大事。忽然看见天上有救主耶稣和摩西、以利亚显现。我就喜出望外。我又求救主耶稣说,求你叫我看见十二使徒,我才知足。忽然十二个使徒来了,我细心一数,整十二个使徒。我心里明明白白,就大大的欢喜快乐。”“全能的主又指示我更正门徒行传的新教规条列(此处语意叙述不完整,语法有误。不是“更正”“门徒行传”,即更正《圣经·使徒行传》。而是要实行“更正”,更正所有的教会、教派,是根据《使徒行传》,创建新的教规条例。由下面的内容可以判断。)至要紧的事必须切心求圣灵的灵之要洗;也必须效法耶稣基督全身大洗;应当纪念真安息圣日,取消现在的假礼拜日;更当效法使徒行传真法,使徒均是奉耶稣基督名给他们施洗,万不可象他们的假教会奉三位说法,实在他们自己的私心,把我主的真规改了。还有大要紧的一件,就是真正的信徒有了病不可用药,更不可找大夫。因为耶稣比药、比大夫强之万万倍。”忽然又有魔鬼来阻挡,于是同魔鬼争战,“正是无一点力的时候,我就跪下切心祷告祈求,忽然救军天兵大队来到。救主耶稣在我心里,实是天父的圣灵的大能,就战胜了大魔鬼。我就跪著不敢起,问主,他说不可起来。我跪着听命,他指示好多的大事。还说,你起来的时候,不可与他们说话,也不可挨近他们一切的东西。”于是站起来,又走出六里路。大约又跪了两个钟头。“到了天明”,这应当是初七,公历五月二十七日了。“主说你起来,我就起来。我说方才已经叫我见了主耶稣,我还得见主的面我才走呢!切心祷告祈求。忽然天上聚大会,我就观看。见有天军许多。少时来许多的先知圣人,真正的信徒,男女很多,十二个使徒,保罗甚是光荣,天国的人无数,所看的工夫大之极也。天国的这回大聚会多人就无法形容了。又有大队魔鬼来,也聚会。我就很是胆小,说主阿,这些魔鬼,我怎能胜他呢!全能的大君就显现极多天军,很多很多。又看见许多天使、天军,各有各的责任。等的工夫很大。我就求主,叫我迅速见耶稣的面。忽然来了一个象耶稣的,我就欢喜一点,先看著,就不大很象,那知道他的面貌,改变了一个极大的魔鬼。少时,真正救主耶稣来到,我就大大的欢喜、快乐。”
当时跟著他的一个人,是在铺中学买卖的,叫李恒芳。魏保罗示意要他跟着快走,“问主,他能得救”。走到离潘家庙还有六里地的地方,喝了一点水。到了潘家庙,进屋里炕上睡了,却又被人赶了出来。又走到一个店里歇息,“写主的大工事”。正写着的时候李恒芳发现外面有李寿臣、袁英臣二人带了两辆轿车,要接魏回家去。“这真是大魔鬼借著我的世俗至友来拦阻我行走天路”。魏不回家,就走到了黄村。
以上所据是魏保罗《圣灵真见证书》一书。初六(公历五月二十六日)在永定门外大红门河大水洗以及之后,当天晚上及第二天(初七,公历五月二十七日)经潘家庙到黄村,主要的,也是重要的情况。
但后来,魏保罗给《万国更正教报》第二期撰写的文章《灵界大战魏保罗靠圣灵论》中,把初六日(公历五月二十六日)得的“新教规条例”叫做“更正教”的更正条例,而且放在了四月初七(公历五月二十七日)在潘家庙。而灵界的争战更具体、更明确、更清晰、更详细了。
据《灵界大战靠圣灵论》一文记载,一路上耶稣、摩西、以利亚均曾显现,十二使徒也曾显现。一路上又不断地同魔鬼厮杀。走到潘家庙,主耶稣要他更正教,并告诉他更正的具体内容。“京南潘家庙村又明明的看见救主耶稣显现,他说:‘你要更正教’。就指示我说第一要紧的,就是奉耶稣的名面向下受全身的洗礼,求受圣灵的洗,说出方言来,为一定得救的凭据;守真安息圣日;得病不可用药;广布万国教会,诸信徒都当遵守实行。还有数十条更正的教规,都是主明明指示我的,已经著作载在《圣灵真见证书》上。正说到第四条时,又因同魔鬼战斗而中断。其他是到了黄村以后又告诉的”。在这里得了“更正会”三个字。“更正会”三字说明魏保罗认为只有自己所创之教义、教会才是真的,其他的教义、教派都是假的,否则,何必“更正”。
从以上所记来看,初六(公历五月二十六日)这一天对魏保罗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是魏保罗本人宗教感情发展到极点的一天。由于他十几年的极力追求,终于“看见”了主耶稣、十二门徒、天兵天将、同魔鬼交战并在主耶稣的帮助下战胜了魔鬼。
初七(公历五月二十七日),到了黄村,住在任义魁家中。第二天到任义魁所在教会去讲道。约十点多钟到了礼拜堂。唱诗毕,领祷人祷告,此时魏就自己祷告,被拦阻,不听。祷告毕,就“蒙圣灵大大充满,放胆宣讲天国的福音。”教堂负责人无法,叫了军人来制止。反被魏保罗质问得哑口无言,“后来军人无法管此无影无象之天道天法,因为这是法律不及的。”军人走了,还说,再请我们决不再来了。魏保罗就质问教会负责人:“你们是魔鬼,你们不进天国,有人要进去,你们不叫他们进去。你们瞎子领瞎子,早晚掉在坑里。你们不当用世上的权柄叫了军人来干涉这回事。这就显明你们是魔鬼的行为。”问得他们不敢作声。于是,有许多妇女,也有几位男信友,又来聚会“听我给他们讲论真道”。“所讲的不外乎应当改一切他们传错了的道理。第一要紧的是必须求圣灵的洗,非水和圣灵的才能进神的天国;一是应当改守真安息圣日,因为这是神所应许降福的日子,就是他们的礼拜六日;一更(是?)应当有病不可吃药找医生,因为耶稣是无所不能的;一是当受全身大洗,因为主耶稣是受的全身大洗;一是更应当立一个被洗脚的礼。因为主耶稣说,你们应当彼此洗脚,这是极大彼此相爱的大礼,我们万不可轻忽。”
这是魏保罗第一次到外教会进行“更正”,时间应当是四月初八(公历五月二十八日)。是哪个外来的差会,《圣灵真见证书》在这一天没有记。如果参照黄村李雅各、韩宝田的见证(见《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及《卅年专刊》),应当是美以美会。
魏保罗在黄村呆了一个月有余,主要做的,当然是传他的更正要道,发展信徒建立教会,以及完成禁食。现检其要者,据《圣灵真见证书》参照其他记载,叙述如下。
初九日(公历五月二十九日),赵得理同另外一个在绸布庄学买卖的从北京来了,见面都很高兴。魏保罗向他讲述了自己一切的经历,特别详细地谈到初六(公历五月二十六日)那天的大水洗,说“从前我实在不懂这极大的事。因为由张仲三那天被大魔鬼所使的时候,他是仰著身子面向上在河受洗。他说他受洗后来,他被魔鬼拿了去。我就切心祷告说,主啊,我怎样方好,我受洗不受洗呢!主说,你受洗,我说魔鬼已经污秽了。主说,一祷告就洁净了。我就在此祷告了许多。主指示我应当面向下受洗,我就切心的求主来给我施洗。耶稣果然来了,给我施洗,还说好多的话。”赵得理一听就愿意受洗。还有任义奎等几位也要受洗。到了一个有活水的地方,“我就先给他们学一个样式,更蒙主的圣灵充满我的心。我就靠主的圣灵给他们施洗。实在不是我给他们施洗,实实在在的是全能的大主,在我里面施的圣洗。”
这是魏保罗于四月初六(公历五月二十六日)“受耶稣洗”之后,自己第一次为别人施洗。魏保罗特别将这些人的名字记录了下来,有:“赵得理、任义奎、范廉能、刘得玉、李永庆、孙查林,这都是真正信徒。我已都问过主,全能得救。”这一次为他人施洗意义重大,因为这开始凸显了魏保罗创教人的地位和身份。不过这些人是否“全能得救”到也未必。因为赵得理很快就离开了魏保罗。
附带再说一下施洗的样式问题。四月初九日(公历五月二十九日)这一天第一次为别人施洗时,《圣灵真见证书》记魏保罗“先给他们学一个样式”,什么样的“样式”?魏保罗没有记载。这个“样式”,在现在能够见到的《圣灵真见证册(书)》中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明,只有强调在活水中大水洗,要面向下。此外没有任何其它关于“样式”的说明。那么,除了面向下在活水中大水洗而外,其它的“样式”都是无关重要的。否则魏保罗为什么不作特别记载?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澡堂中为某人施洗(见下文)。
四月十一日,公历五月三十一日,同赵得理、任义奎到从前祷告的树林中去祷告,天还下着雨。魏在祷告中又看见了天军;有声音说“用信德当藤牌”,可以灭尽恶者的火箭。见到了十二使徒、摩西、以利亚,奉主耶稣的名赶走了魔鬼。“跪的工夫很大,全能的大主还指示我极要紧的非常的圣旨,就是神借著门徒行传、更正教的大要紧的、圣灵指示的大规条。我就切心求圣灵叫我记著。今将全能大主的圣灵指示的圣约条规开列于左:……”
这个“圣约条规”,在《卅年专刊》上反复寻找,在第八集“治会法规”的导言中有这样的记载:“禁食三十九天的期间蒙圣灵启示的,有五约六例,意义的含蕴即有首要与次要的分别,大体上还是根据更正各公会的启示。”所谓“约”与“例”,按《圣经》的说法,应当是:“约”,指上帝与选民之间的“约”,而这种“约”在《圣经》里是很多的,在《出埃及记》三四章二十八节明确指为“十诫”;而“例”,则指的是民事案例或祭祀惯例,如:《出埃及记》十三章,纪念出埃及要吃无酵饼的例;二十一章关于杀人的处罚案例之类。显然不是《三十年专刊》所说的五“约”和六“例”。但在“治会法规”中找到一篇题为《圣灵启示更正条约》的文章,末尾署为“耶稣降世一千九百十七年十二月十日圣灵启示”。在《卅年专刊》上这是记载魏保罗所得“启示”有关教义教规条文中时间最早的一篇了。将这篇文章同《圣灵真见证书》对勘,可知这篇文章中的“五约六例”就记载在《圣灵真见证书》上册的16页A面至18页B面,虽然有些许字句不同,但基本意义、文字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不过不是“五约六例”,而是“六约五例”。但是,在《卅年专刊》这篇“五约六例”之前又多了一部分类似于序言或前言的东西,内容多与“六约五例”重复。对勘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在第六面下半部有一篇文章,题为《圣灵指示致外国公函》,其内容与《卅年专刊》第八集中的《圣灵启示更正条约》的前半部份完全一样。可以断定,很可能是在民国六年(一九一七)的十二月七日发单张传单时,将两部份内容合在一起了。文笔多有修饰,比《圣灵真见证书》的水平要高许多。这张单张的传单,笔者未能见到,无法判断《卅年专刊》重刊时是否又作了一些进一步的修饰。
由于这个“六约五例”是魏保罗所创最为完整并广为传播的最基本的教义,笔者在此处全文录下,并将《圣灵真见证书》和《卅年专刊》两处所记作较详细的校勘。由于《圣灵真见证书》上所载为最早最原始的记载,当然就要以《圣灵真见证书》为主了。而《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上的那篇《公函》,在《圣灵真见证书》上找不到;但既然是在一九一七年的十二月十日(当为公历)印发,那就放到十二月份再行叙述吧!

“圣约条规”
“今将全能的大主的圣灵指示的圣约条规(圣灵的启示更正教的圣条约)开列于左。
圣主(灵明)说,第(一)要紧的(是必须广告一切的真信徒,)必(得切实的)求受圣灵的圣(《卅年专刊》无‘圣’字)洗。因为不是从圣灵的生(生的)不能进神的天国。(你可)将这一条(圣约)列在头一条上,这是主定的第一条更正圣约的命令。
圣主(灵)又说,必须受全身的大洗,因为主耶稣是受的是全身的大洗,众使徒也是如此,受全身的大洗。当学法他们,是要紧圣经礼,当遵守。(我们凡真信徒应当效法他们的品行。受大洗的时候,万不可面向上,应当面向下。因为全知的主圣灵明明的指示我说,你受大洗不可用魔鬼的法子受洗。你看张仲三被大鬼附着的时候,他是面向上。中国真死人也是面向上。你们不要效法和真死人的样。因为你们死了,主还能叫你复活作真活人。)这是圣主说的,可将这一条(极要的圣礼)列在第二条圣约上。
圣主(灵)又说,你(广)告诉他们一切的教会说,你们不可给人领洗的时候说(你们给人施洗的时候不可说)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给你(们)施洗。万不可这样,(因为他们)将主耶稣的话错会了意。因为父子圣灵的名就是耶稣基督。你看(众)使徒给人施洗,全是说我奉主(《卅年专刊》无‘主’字)耶稣基督的名给你施洗。圣主(灵)说(你)将这一圣条(礼)列在第三条圣约上。
圣主(灵)又说,你应当告诉(广布)他们一切的教会(众信徒)说,你们有病不可找医生(用药)治。应当求圣主耶稣治。这才是证明你们是真心信靠主的人。圣主(灵)说,(你)将(这)一要条(言)列在更正的第四条圣约之上。
圣主(灵又)说,你(警)告诉一切的(真)爱主的信徒说,你们应当求全能的大神赏赐(你们)赶鬼的大权。因为主耶稣基督赏赐众使徒赶鬼的大权,(不改变的)主也必能赏赐我们我们这样的大能,叫我们能赶出鬼魔。信徒要无此权就不能胜过魔鬼。不能赶出魔鬼就不能离开罪恶。不能离开罪恶,就不能进天国,这是一定的道理。(必能赏赐我们这真心信他的人,叫我们都能赶出魔鬼。信徒没有此权就不能得胜,也不能离开罪恶,就不能进神国,这是一定的道理)。圣主说,你可将这条圣约列在第五条圣约(上)。
圣主(灵明)又说,你可切实的(广)告诉各公会(作)众首领(的)说,你们应当切切实实的遵守真安息圣日,这是我降福的日子,已经定为永永远远安息圣日。万不可改变了。(应当由安息六落日起至安息日落日止,为正当完全安息圣日。千万要听主的圣命,这是永不改变的圣旨。)更不可将素常的礼拜日当作安息日(遵守)。他们已经大错多年,叫他们迅速的改过来。这一切的圣条例,圣主说,我已经都借着你指示的明明白白的了。他们要(若)再不顺(听)从、再(不)遵守,一定他们下地狱受永远万万年的大苦难、(极)大(的)刑罚。到那时后悔(也)晚矣。圣主(灵)(说),你可将这一圣条,至要至约可列在更正教的第六条圣约(上)。
圣灵明(明的对我)说,你广告各公会一切的(作)首领(的众)人说,你们迅速的将各公会分门结党的名目会称取消,全都更正改成统一的名称,均改更正耶稣教会(全都更正改成真耶稣教会统一的名称)。这是极正大的会名,存到永远。(这是极大的永远的会名,直到永生的天国众长子的总会。)因为别的会名,各公会的名称,当初都是有私心所起的会名(称)。你可将这一条(更正教会)列在第一条更正教的永条例上。圣灵说是的。
圣灵又说,你可布告各公会牧师、教师、一切作首领的说,你们迅速的将你们的牧师、教师的名称改过来取消(取消改过来)。因为你们自高自大,就不能进天(神)国了。你们看使徒彼得、保罗,他们都是称作耶稣基督仆人的保罗、彼得,或是长老的说法(说我作耶稣基督的仆人,或是说长老[雅各])。耶稣说你们不要多(人)有作师傅的。因为作师(傅)的受刑必是更重的。耶稣又说过,你们只有一位师尊,就是基督圣灵,才称保惠师,我们人万不可受师尊的称呼。(你们各公会)应当迅速的将这个师字取消(取消这个师字),(从此)更正过来。(圣灵说,)你可将这一条写(列)在第二条更正真教的条例以上。
圣灵又明明说,你宣布各公会作首领的,各公会真心信靠主的男女老幼(众信徒)说,永不可称上帝或是天主为(当)真神的名字。因为这都是(由)中国(古)人(不明真神的称呼编作的)给他起个名字。确实真正圣经上的原文,并没有这上帝天主的名称。并且这两个(句)名称,范围也太小,应当称神。这神的名称包括万有,因为只有一位真神。所以神是创造天地万物人的(类)神,这是正大光明丝毫不错的称呼。大家要(千万)注意上帝的称呼,无非是皇帝的皇帝。你(们)想他只是皇帝的皇帝么,(他)不是人(万民)的皇帝么?天主的名称更不对了,怎么呢?他只是天(上)的主,(他不是地上的主),他不是万物人的主,应当说天地万物人的大主,就(他不是万物人的主么?他是天地万物人的大主。这样说来,就称呼神)对了。这样说来,就称乎神这个真正的称呼,就对了。圣灵说你将这条写(列)在(更正的)第三条更正的永例以上。
圣灵明明的说,你千万广布一切的真信徒说,你们聚会讲论(祈)祷告的时(候),万不可象他们那假冒为善的假教会,他们私派一个人讲论或(是)祈祷,或有时他(也)再请一个某人祷告,这都是人的私心,并不是神的意旨。你们应当这样,到(你们)聚会(的)时候,谁要受了圣灵的感动,或得了主的甚么能力,或什么(得了)异象,(或得了一切)甚么指示,一切的启示,一切的恩惠,种种的教训(感动),真神一切的大事,都可以随意大声宣布、讲论。众亲爱的弟兄姊妹细听,(男女众信徒)祷告的时候,可以大家都(一同)发言祷告祈求。因为神(是)各人的神,不是一个二个人的神。你可将这一条列在第四条更正的永例上。
圣灵明(明的对我)说,你们这(广告)一切(的)真信徒,万不可象他们假教会的规矩,每逢到了假礼拜日打好几回捐钱,又提倡各样的捐钱,(他们有多少钱也)总说不足用的。他们将各处或是别(外)国的钱,或是众百姓的钱,或是极贫人(还穷人)的钱,牢拢在他们手里(大家)分肥。他们各首领人都发了财,各样的财物,一切美容,一切的虚华作阔,(他们享了一切虚华富贵,阔起来了),这是实大不对了。圣灵明说,我都看见了,他们要不迅速悔改,他们(的结局就是永远的死亡,极大的刑罚)必受永远的刑罚。你们千万不可效法他们的行为,你们聚会(时)不可收捐钱,如有愿意帮助真贫圣(信)徒的,随意可以帮助补足。这(也)是神喜悦的圣事(香祭)。万不可勉强人捐钱的事。你可将这一条列在第五条更正的永例上。
圣灵明(明的)说,你千万切实的(广)告诉各公会一切的外国自派人派为牧师、教师,或是中国一切作首领的(一切有钱的中外教中人)说,你们应当悔改,真心效法耶稣基督和众圣使徒的榜样。你们应当将你们的财物,一切(所有)的变卖了,帮补(助)一切的真正男女圣徒(一切贫穷的人),这是圣主极欢喜的大善(喜)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们要这样(行),必上天国(然在神国)万年得福。千万不可再住那样大阔楼房,因为好多的无衣无食贫穷人那,你们就不问问自己(的)良心,(你们是耶稣基督的门徒否,是效法使徒传教否,哎,我替你们哭啊!)这一切的话对不对呢!这实在是圣灵的真话阿阿。
(以上这一切圣约条例、圣谕要言都是圣主圣灵爱你们的圣训,你再要硬着心不悔改呀,必有永远的大刑罚临到你们身上和你们子孙身上,阿们,圣灵说,是的。
耶稣降世一千九百十七年十二月十日圣灵启示)”

以上,凡圆括弧中之文字,是《卅年专刊》中的文字,正文是《圣灵真见证书》中的原文。当然,也不完全一模一样。因为凡印刷或用字有误,笔者也作了些改动,如条“列”改作条“例”,“却”实改作“确”实。同时,标点符号也重新点过。
由上面将《卅年专刊》所载与《圣灵真见证书》对勘,我们可以发现大体上一致,只是在文字上作了更多的功夫。但是也有非常重要的补充和修改。如:要各个公会一律都改成“真耶稣教会”而不是“更正教耶稣教会”;又如安息日的起迄时间的规定,显然是极其重要的改动和规定。最为重要的是关于会名的改动。这部份请参阅本书关于会名发展的考定,第一编第三章注释。
但在第二条条例中已经出现了“更正真教”的说法,这是极为重要的。这应当是魏保罗第一次称自己所创教派称为“真教”的记载。参照前述“更正会”三字说明,魏保罗在一开始创建教义、教会之时,就认为自己所创是“真”的教义、教会。
第一条更正命令为要求“圣灵”的洗。《马太福音》三章十一节,施洗约翰说:“他(耶稣)要用圣灵与火给你们施洗”。从圣灵生的才能进神的国,是说受圣灵洗才能重生,而基督徒追求重生,就是为要进神的国。据前述,魏保罗显然是受五旬节运动的影响所致。直接影响应该是贲德新。第二条是要全身大水洗,要面向下;不能面朝上,死人才面朝上。在《圣经》当中没有找到与此完全相同的词句,大约是魏保罗根据《圣经》记载的耶稣和使徒们受洗时的状况推导出来的。即,是他的理解。耶稣是在约但河受的洗(《马太福音》三章十六节、《马可福音》一章九、十节),约翰是在水多的地方施洗(《约翰福音》三章二十三节)。既然如此,施洗应当是全身大水洗而不是点水洗。主张这一点的还有浸礼会,也主张全身浸入水中,但不用活水,是在专用的浸礼池中。面向下,魏保罗说是死人才面向上。而后来及今日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则说是效法主(耶稣)死的形状,罪人求赦时也是低着头的。然而效法主死的“形状”也成了后来真耶稣教会分裂的标志之一。
也有的是没有《圣经》根据的,而是魏保罗“听见的圣灵的吩咐”的,如各教会都要更名为“更正耶稣教会”。
也有的是摘取《圣经》中不同说法中的一种,如奉什么样的名施洗。这在《圣经》里有三种不同的说法:①《马太福音》二八章十八、十九节:“耶稣进前来,对他们(十一个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②《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八节:“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十章四七节:彼得“就吩咐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③《使徒行传》十九章五节:“他们听见这话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当然,也可以说②及③是一样的。魏保罗撷取了其中之一。这当然同魏保罗主张独一真神反对三位一体的说法相关。
至于有病不求医、赶鬼大权、帮助穷人也都见于《圣经》,这在早期基督教反映了穷人的需要。而魏保罗时代的中国穷人比比皆是,因而真耶稣教会在下层人民中大行其道是必然的。
而在教义上一切对外国公会的更正、指责,虽然是神学上的,但在列强自十九世纪中期以来的侵略掠夺下,在当时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下,这种更正、指责,毫无疑问,是不能说成单纯的神学意义上的分歧的,实际上应当是由民族主义感情出发而产生的神学观念上的歧异。政治上的反帝倾向由宗教神学的观念表达了出来。
这里十一条“圣约条规”的内容,同以前几次所记教义内容相比较,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值得注意的不同处有,十一条约例没有包括洗脚礼;这或许是只把它当作“礼”,而不是“教义”。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条更正教的永条例,要各个公会全都“更正改成统一的名称,均改‘更正耶稣教会’”。应该说,这是魏保罗当时想要建立的教会的名称;当时,魏保罗还没有建立任何教会组织,只有几个人接受了他的教义。“更正耶稣教会”,实际上是魏保罗当时想要把凡信耶稣的教会都更正过来,所以想要建立的教会就是“更正耶稣教会”。《卅年专刊》将这一条改做“全都更正改成真耶稣教会统一的名称”,是“真耶稣教会”而不是“更正耶稣教会”,同《圣灵真见证书》不一样。而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日的那张传单笔者未能见到,无法判断是发单张传单时就改了,还是《卅年专刊》重刊时才改的。需要强调指出的是,魏保罗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把教会会名定为“真耶稣教会”这五个字。

魏保罗所创教义,究竟是不是“独创”?
首先要清楚认识到的一点是,他是要“更正”各个基督教派,而不是根本否定基督教。他不可能违背基督教的根本教义:原罪和基督死的救赎。他所创教义必定根据《圣经》和对《圣经》的理解。于是,他所创的一些教义,是局限在基督教范围之内的,在基督教发展的历史过程中差不多都已经出现过。如:
求圣灵,源自五旬节运动。其实类似现象很早以前就已经出现。加尔文宗(长老宗)在十六世纪崇拜礼仪中就使用方言。后来法国的卡米撒派及从英国公谊会中分离出来、流传于北美的震颤派的崇拜仪式,就有“震颤、喊叫、舞蹈、旋转、唱方言诗”等。在具体表象上,真耶稣教会或许有些许不同(可参阅谢顺道《圣灵论》一书)。然而其个人“与神直接相通”却是一致的。
面向下全身大水洗:浸礼宗就强调全身大水洗,只是在特定池中,未强调面向下;而浸礼宗的一个支派“友爱会”是强调“俯身”的,也就是“面向下”,要作三次。基督徒聚会处(小群)的洗礼,也是要求全身入水的。是否是一定要在“活水”中施洗,笔者目前所知好象还只有真耶稣教会如此强调。
反对三位一体说:这早在公元四世纪时,意大利人阿里安就已经有此主张。一五六二年,加尔文宗分裂,代表劳动人民利益的激进派阿里安派,就接受了阿里安反对三位一体的学说。
驱魔赶鬼及有病不吃药、求神医治,这不光是曾经出现于基督教各教派,许多其他宗教都有这个内容。
守礼拜六为安息日,则显然是接受于安息日会的做法,已如前述。
那么,魏保罗所创教义,究竟算不算“独创”教义呢?笔者以为,这要从什么角度去看。单从表面现象而论,如上所述,基本上了无新意。然而,这是要从魏保罗当时所处的社会背景来看的。从当时在华基督教各派来看,魏保罗所创教义如果能够独树一帜,那就是“独创”。从全部真耶稣教会的历史来看,真耶稣教会的教义,在中国确实是做到了“独树一帜”。最好的证明是在真耶稣教会发展过程中,在魏保罗等人“更正”各公会、差会的过程中,许多公会、差会的信徒们放弃了原来的信仰,加入到了真耶稣教会的队伍中来。特别是“圣灵的洗”和“面向下大水洗”两条同时具备,是当时各个公会、差会所没有的。此外,从各公会对真耶稣教会的攻击,也可以反证其教义是独创的。
当魏保罗去“更正”各公会、各差会,并在政治上将矛头指向各个公会、差会,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时,他的教义就成了反帝工具。在这里,是他的政治态度和行动使他的教义成了反帝工具,并不是因为教义反帝来决定他的政治态度。从马丁·路德掀起的宗教改革运动来看,实际上,主要是由于各阶级(罗马教廷、贵族、新兴市民资产阶级、农民、劳动人民)的经济利益、政治利益的需要,才提出不同教义、形成不同教派,而不是相反。
魏保罗的“圣约条规”是在基督教内部,由于当时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经济基础、政治、阶级斗争、民族矛盾的作用,在其本身宗教感情需要中产生出来的。显然它能够满足当时相当一部份有民族主义倾向群众宗教信仰的要求。相对于当时中国的外国差会,显然是一种改革。而其最根本的宗教思想仍然是基督教的。五月十一日(公历六月二十九日),礼拜六,在任义奎店中聚会时,魏保罗就“讲论创世纪头第一编,又细讲亚当的大事。又圣(神?)造人按自己的象造人,极善圣洁平安快乐。主与他们夫妇时常同在。后来犯了大罪,善性也变恶了。我们世界万民都是有罪,按公理都下地狱,受永远的大苦难。天父是万王之王之君,就是主耶稣基督,抛了天国荣耀,由降世以来,就为万民受大苦。在世三十三年,临于死在十字上。从罪恶里把我们救出来。他的十二个使徒效法他榜样,为道舍命。我们真信徒也当如此效法救主耶稣和使徒的榜样行,这样才能进(天)国。又说虽然不在你们里,救主圣灵与你们时常同在。”这显然是基督教最根本最原始的宗教思想:人类的原罪以及基督死的救赎。
不过,今日真耶稣教会的信徒们,虽然也认为魏保罗所创教义渊源于原基督教,但更相信是神、是基督亲自启示魏保罗而创建的。美国著名神学家威利斯顿·沃尔克,虽然也相信耶稣基督,但对基督教教义的产生,却并不认为是神的启示,反倒认为:“基督教不可能建立在处女地上,而必将已经存在的各种思想作为材料,构筑自己的体系。”“基督教在思想领域内继承下来的某些因素,属于古代一般宗教,并具有悠久的历史。”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