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誓作宗教改革家,创作诗歌、发展教义

在午方村魏保罗还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即仔细研读了马丁·路德的《改教纪略书》。这本书是在八月间在南孟镇传道时,王志荣给他的。到午方村之后,对这本书的研读更加增强了魏保罗创教的决心,并以改教者自居,效法马丁·路德。“大为受感。我就靠着主的大能大力定志,就是为主受多大的苦,我也不离,至死忠心。绝不以姓(性?)命身体为念,一定是不顾身了,一定是与各国各省各公教会家首领人相敌呀。自来革改鼎新之时,必多经历险阻之大事。我在这一切的世上险阻之事一点也不介意,全能的主必保护我大获全胜。阿,西方有路得,东方岂独无路得哉!切盼不只出一个路得,切求全能的主,在各国多多的出路得伟大志(?,智)谋的人,这是我真心所盼者也。”这些词语多不通顺,但魏保罗一心一意要当宗教改革家的愿望和决心还是跃然纸上。

在此期间,与贲德新出现了龃龉,是贲德新向魏保罗索求贷款利钱。原来是去年,应是在一九一六年,贲德新将信心会在天津银行里的存款行二分利借给了恩信永。而此时,恩振华刚开张,于是就用了他二千多元钱,月息二分。不曾想于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的四月,魏保罗不作买卖,“抛弃万有,办这更正教的大圣工”。于十月四日(公历十一月十八日),魏保罗写回信,“大大的责备他说,你受着财迷鬼的迷惑呢!外国人捐款,是叫你放利钱来么。你应当取消信心会的名称,取消牧师的名称,还责备了他许多的话,劝他受面向下受大洗(应为‘受面向下大水洗’)、禁食祈祷,得着能力作完全人。”而原来同魏保罗关系不错的新圣民、赵得理等还帮助贲德新打官司告状索债。

在午方村的时候,魏保罗开始为“真耶稣教会”创作教会专用的诗歌。
唱诗,在魏保罗的传教活动中早有记载。五月廿二日(公历七月十日)在北京,晚上两次祈祷时,分别唱诗第三百零一首和第六十六首。五月廿八日(公历七月十六日)送李得生往南苑去时,唱送行诗第三八二首。六月十日(公历七月二十八日),在黄村举行献堂典礼时,唱“新堂献主圣诗三百九十八首”;祷告后、吃圣餐前又“唱一百三十一首,主我来就十字架”。会后,贾润斋等回南苑,分离时又唱“圣诗三百八十二首”。这些大约都是原来的差会使用的诗歌。
魏保罗第一次创作诗歌,见于十月二日(公历十一月十六日)。卖掉二亩半地之后,魏保罗愿“将性命财产,一切所有的,都献给主,阿们!甘背苦架,跟耶稣,阿利路亚,有灵歌圣诗一首为证,和颂主诗一百三十一首同唱:
一 今我来就主十架 已无力又瞎至穷
世界宝全然抛下 求救恩充满我心
主耶稣给我施洗 水洗我重生新人
神的恩圣灵洗印 得凭据进天国门
二 走天路我今有力 因圣灵才得着的
劝众人千万求之 进天国永久安息
三 应献上一切所有 亲和朋性命家财
身与魂直至永久 全献神我心乐哉
四 赞美主阿利路亚 唱灵歌感谢鸿恩
归荣耀给主耶稣 圣灵来父救万民。”
这首诗其技巧无庸评论,显然应该是魏保罗自己创作的。主要根据是这样四句:“主耶稣给我施洗 水洗我重生新人 神的恩圣灵洗印 得凭据进天国门”,第一句说的是他在大红门河受洗。如前所述,没有人给魏保罗施洗,是“耶稣”给他施的洗。而后面三句是说的魏保罗更正教真耶稣教会的根本教义,“得救”可以“进天国”的凭据。
十月四日(公历十一月十八日)魏保罗记其妻魏李路得“从小儿就是聋子,他现在一点也不聋了,谢主之鸿恩”又作了一首诗:
“一、赞美耶稣真神名(赞美真神耶稣名) 藉着保罗施大能(藉着灵生施大能)
医治好了许多病  治好路得耳不聋
二、因治好了多人症(‘灵恩分给众信徒’) 大家齐声赞主名
荣耀归神我天(圣)父  这才真是圣灵工
三、更正教会必兴起  显明洪恩与真理
开了(新开)生路救万民  皆因受了圣灵洗
四、必归天家享福  平安快乐无灾病
阿利路亚赞美主  救我一(全)家喜不胜
五、切求恩主救万民  脱离疾病进天城(速速脱离灭亡城)
阿利路亚耶和华  天上地上赞美祂”
这首诗在《卅年专刊》上重刊时,说是一首全家蒙恩纪念诗,在文字上多有改动。以上为《圣灵真见证书》中的原文,在( )中则为《卅年专刊》上的改动。
十月五日(公历十一月十九日),儿子文祥从保定回到午方村之后,说是保定长老会李本根、姜假牧师等在“大众面前毁谤我许多的话”,又作了一首诗:“魔鬼藉一李本根,阻挡多人进天门 假牧师们都如此,极利(力)拦阻真道理 切劝众牧性悔改,升天享福亿万载 恳求圣灵感众人,同我一起进天门。”次日晚,做一梦,“梦见假用斋不接待我们。又到了一个铺中,说都睡了,也没有接待我们。就想到接待我们的地方去,就醒了。此梦大约应在保定府长老会实在是假教会。假用斋钣,假冒为善人之意思。他们真是睡着了,不接待真正信徒。遂又赋诗一首,大意曰:“假冒为善此等辈,不愿接待真信徒 我等为他大哭泪,他们死了真大睡,切求耶稣叫他活,天父接他永天国,更求圣灵感众人,接待圣徒进天门 神的圣旨更正教,大家千万别阻扰 果然你要真帮助,父子圣灵真欢喜。必须恒心耐到底,天国福乐永安息。”十月九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又作了一首专门赞美“救主”“耶稣”“圣父”“圣灵”的“灵歌”。十月十三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因“靠救主的宝血洗净了我的一切罪,靠他的大功赎我的罪”,“心中就大得平安,毫不疑惑,一定准能进的神的国”。又作一首,其中有“耶稣宝血洗净我”。这是第一次见到靠耶稣“宝血”洗净罪恶之说,但并未将大水洗之水说成是主的宝血。后来则演绎成必须相信大水洗之水就是主的宝血。李得生由北京到午方村之后,也帮助魏保罗作过几首诗歌。魏保罗对此事是很注意的,“因为他们假教会的唱诗实在不都是圣灵启示作的,许多人的私意著的。我就切切的求圣灵的大能大力大感动,启示我著更正教圣灵诗歌一本。天天一面唱,一面祈祷,一面著写,甚是有滋味。也有将别的唱诗好点的,摘下来,再更改添著的。”到十月十三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已有一百多首了。
关于魏保罗的诗歌,《卅年专刊》记为“民国六年(一九一七)魏总监督即首印诗歌一种,流颂会内,名曰《圣灵诗歌》(见附图)除创作品十余首外,余均为搜集他会之老诗,共百六十首。直至民国十年本会皆习之。”这本诗集笔者未能见到,所谓附图在《卅年专刊》上,囿于条件,本书未能转印。

在午方村期间,魏保罗又有一篇著作“更正教辩论词说”。《圣灵真见证书》第一次提到撰写此文是在九月二十六日(公历十一月十日),但一直没有提到内容,篇名所用词句则多有变化,有“辩论词条例”“更正教的辩论词”“圣灵启示更正教辩论说条例”“更正教辩论说一切的条例”“更正耶稣教会辩说条例草稿”“更正教的大举辩论词”“更正教稿”“更正教的辩论条例说单”“圣灵更正教辩论说条例”等等。
这个辩论词,在《圣灵真见证书》中没有内容记载。但《卅年专刊》于“河北省真会史略”中提到“魏氏在午方村著更正教辩论书三十六条”,但这里也未提到具体内容。而在第八集“治会法规”中有“各公会教规之错误”一文,有详细内容,且有数码顺序排列,计三十六条。而在一九一八年出版的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的第二面下半有“今将错教规列左”一文,与《卅年专刊》“治会法规”中的“三十六条”对勘,除字句有修改而外,内容完全一样,但没有一~三十六的数码排列。
《圣灵真见证书》上的“更正教辩论词说”就是《卅年专刊》上的“三十六条”,应该就是《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的“今将错教规列左”。为说明的方便,数码排列仍保留,但将《卅年专刊》及《万国更正教报》两处的内容对勘,( )中之内容为《卅年专刊》所作之改动。

三十六条的具体内容如下:
一、用一点水施洗大错矣;
二、不求圣灵的洗更错矣;
三、不遵守礼拜六为真安息日是犯诫命矣;
四、不求医病之能错矣;
五、不求赶鬼之大权更错矣;
六、不求说方言,无受圣灵洗之凭据,未有真先知讲道之能错矣;
七、更能说预言,就是未来的事,已经准应验的话, 大有胆量权柄能力审明众人心里的隐情,方算为真先知讲道之能矣;
八、就是面向上受全身洗礼都是大错处;
九、给人施洗若说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说三回者更错矣;
十、称上帝当真神是妄称真神的名,称天主者更错矣;
十一、天主教传错的教规更多,欲言不尽矣;
十二、回教的错处也不少;
十三、佛教、道教瞎胡闹,儒教不知灵魂得救之法最苦矣;
十四、尼姑、喇嘛不能得救,苦矣;
十五、中国三教九流七十二门杂乱无章害人非浅;
十六、各国耶稣教种种的会名都是分门结党违背圣灵,大错矣;
十七、称牧师者就是假基督(徒);(《万报》原误‘假督基’)
十八、给传道的人每月一定的工价大错矣;
十九、雇工一定不是好牧羊(人),好牧羊(人)的为羊舍命! 圣徒若不实行有无相通大错矣;
二十、教会开设医院显然不信耶稣,更错矣;
二十一、礼拜聚会限一定钟点, 不合主耶稣和使徒传道聚会的规矩大错矣;
二十二、正礼拜时打捐钱等事阻挡圣灵,大错矣;
二十三、聚会不许众人发声祷告更错矣;
二十四、礼拜日聚会不许他人发言讲道,错矣;
二十五、记名半年之久或是一年才给领洗,大违背主的教规。 除教之规矩,更不合主的慈心。犹大卖耶稣时主还未说除他的教呢,凡陷人在罪里的是有祸的;
二十六、不实行按手礼错矣;
二十七、女人上台讲道,错矣;
二十八、女子祈祷不蒙头,错矣;
二十九、男子祈祷不摘帽,错矣;
三十、没有实行弟兄洗脚的礼,错矣;
三十一、吃圣餐的饼用刀切开,错矣;
三十二、立道学院不靠圣灵,错矣;
三十三、首领人特预备讲章题目,不靠圣灵启示,错矣;
三十四、救世军所传的教规更错矣,他们自命军官之名称大错矣;
三十五、各样错处不可枚举,基督教青年会错教规更多多了。就如球房、电影公司、旅馆、理发所、饭馆子、澡塘子、演戏、变戏法等,经上说把我父的圣殿当作贼窝了。有糊涂人说青年会不算教会,请问他为什么外面写着基督教的牌匾呢?
三十六、信心会也有错处,即如贲德新等都是反复无常。以先是信心会,又改名上帝教会。贲德新亦改成真神教会。也顶大的错处,就是调词架颂告状送官,倚仗外国人势力欺压中国人等,事很多,太无道德了。外国人在中国传教的各公会假牧师、假道学家,比贲德新还恶(《卅年专刊》转载时误为:好)的就多多了。这些个人都不配在中国传教(道)。牧师、教师等放大利息钱对不对呀!牧师道学家、传教人等打官(司)告状对不对呀!各公会的错处、种种罪恶就不可胜数。切愿真神吾主耶稣基督的圣灵,赐给你们认罪悔改的心,免下地狱,受永远罚报。进入神国享受万万年永生永福,平平安安至到乐国,阿们!这是圣灵藉着我们责备之声,仍是爱,圣灵说是的,阿们!哈利路亚,赞美耶稣,阿们!

以上名为三十六条,实际上若以单一内容为一条计算,至少应有三十九条。如其中的十九条、二十五条、三十六条都可分为两条,都包含至少两个内容。不过,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同前面的“六约五例”相比在教义教规上有很大的发展。如“三十六条”中的第六、七条中关于真先知讲道、预言、审明心中隐情的内容;第十八、十九条中关于传道人的工价、雇工的内容;第二十一条礼拜聚会不限时的内容,以及第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等条内容都是新添的。其中大部分是教义,但也开始涉及到教会组织、会政等问题。如教会不应设牧师、不应开医院、传道人的待遇、领洗时间、不应除教、聚会办法、不应办实业等等。这些当然也都与其独特教义相关。是由其教义引伸出来教会应如何组织、办理的内容。
还有一个重大特点是:全面否定基督教系列的各个门派,并特别提出了青年会、救世军、信心会。对佛教、道教、回教、“儒教”一概否定,中国的“三教九流七十二门”,一切的一切,全都否定。进一步突出“唯我独真”的思想。

在魏保罗所创的独特教义当中,值得注意的,和现今真耶稣教会的分裂相关的一个重要内容是第二十八条:“女子祈祷不蒙头,错矣!”“蒙头”这一条,魏保罗究竟在什么时间里列入教义,找不到准确的时间记载根据。就目前所知,在现存《圣灵真见证书》中完全没有提到“蒙头”两个字,最早出现则在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上。而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出版在一九一八年。再据《真耶稣教会总部十周年纪念号》所载魏以撒在第六次临时全体大会上为会史作的见证中说,第一期《万报》是在“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十一月,在河北省武清县河西务镇刘旭堂家写成的”。那末,第一期《万报》最早出版也只能在一九一八年的年末;如果“十一月”用的是阴历,应在一九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到一九一九年一月二日之间。这个证据只能证明“蒙头”这一条教义最早提出在一九一八年,但却不能肯定只能在“十一月”份提出。它可能要更早一些,在编报时才写入。但也并非不可能在编报时才“受圣灵启示”产生这一观点而写入的。如果说魏保罗在撰写“三十六条”即所谓“更正教辩论词说”或“今将错教规列左”时才提出“蒙头”一说,则大约应在民国六年(一九一七)阴历九月二十五日(公历十一月九日)至十一月六日(公历十二月十九日)之间。因为据《圣灵真见证书》的记载,只有在这个期间有关于撰写此文的记载。而令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在《圣灵真见证书》中完全没有“蒙头”这两个字。不过,反而可以由此肯定的是,魏保罗认为它与“得救”无关,否则魏保罗决不会不提到这一点的。
“蒙头”,也不是魏保罗根据《圣经》的独创。从浸礼宗分离出来的友爱会,除受洗时要三次俯身入水而外,妇女于礼拜时也必须蒙头。友爱会于一九一零年传入中国。不知道魏保罗是否受到过他们的影响。由中国人自创、现存新教派别之一的“基督徒聚会处(小群)”,妇女在宗教活动中也是要“蒙头”的。
“蒙头”问题就《圣经》而言仅仅出现在《哥林多前书》的十一章:“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凡男人祷告或讲道,若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女人若不蒙着头,就该剪了头发;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就该蒙着头。男人本不该蒙着头,因为他是神的形象和荣耀,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神。你们自己审察,女人祷告神不蒙着头,是合宜的吗?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男人若有长头发,便是他的羞辱吗?但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
《哥林多书》,据说是使徒保罗在公元五十五年(相当于中国东汉光武帝中兴之时)作于以弗所;哥林多城当时是罗马第四大城,人口约二十五万。保罗在此创建了一个教会。
《哥林多前书》在魏保罗的《圣灵真见证书》中,凡指出魏氏引用《圣经》出处者,是出现得最多的。其中基督的复活、末期基督的来临及审判、圣餐、不得礼拜偶象、钉十字架的基督、圣灵的启示、教会不应结党纷争……等等,都与魏保罗独创的真耶稣教会更正教教义有关。
“女人蒙头”,是今日真耶稣教会分歧的一个重大原则问题,读者应该有较多的了解。

前面提到,《卅年专刊》第八集“治会法规”中的“圣灵启示更正条约”是由两部份合成的;印发于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日。前半部份是写给外国各公会的公函,后半部份则是魏保罗在黄村禁食期间完成的“圣约条规”,即《卅年专刊》又称为“五约六例”(实为六约五例)者。这后半部份是魏保罗最早广为散发的更正教的教义条规,已经叙述在前。而前半部份,在《圣灵真见证书》中完全找不到记载,但却在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上找到了,在第六面下半,题为《圣灵指示致外国公函》。据《卅年专刊》所载,印发于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十日,而此时魏保罗正在容城午方村老家。那么,这个公函最后完稿当然在此期间。能否有可能完成于更早的时间呢?可能,但这需要证据,可惜,没有。那末,《万国更正教报》所载与《卅年专刊》所重载者孰先孰后?从印发时间看,《卅年专刊》所重载者要早于《万国更正教报》,因为《万报》是后来撰编于武清刘旭堂家的,已经是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的十月下旬了。然而,谁又能证明《卅年专刊》重发时没有作润饰呢?因而本书又不得不以《万国更正教报》所载为主,而以《卅年专刊》所载为参照。
“圣灵明明的说,你写信给外国各公会,为首领的是人所派的,不是神派的假牧师、教师、读书的假道学家说,你们有大祸了。你们由各国来到中国,将你们自己的假道传给中国万民,这一切百姓,都上了你们的当。你们瞎子领瞎子,全掉在无底深坑里,永远受刑。你们这一切的恶人哪,怎能逃脱永远的刑罚呢?你们牢拢中国万民与你们一同聚会,你们藉此(些)中国人,就假报告外国假教会。外国假教会再广布外国百姓,(他们听了),到有真热心的信徒。因他们受了假教会的首领人的牢拢,就傻捐巨款,还有很多的贫穷虔诚人捐的钱,你们就发了大财,你(们)就有了各样财物。你们享了荣华富贵的幸福就阔起来了。确实你们在本国贫穷人多,你们为什么作了基督的门徒,到中国来反倒阔起来呢(了)?你们百般的诡计,还要捐中国人的钱。外国来多少钱总说不够用的,明明撒谎。实在中国外教人他们常说你们是鬼子,这话是不错的。你们外国人改了圣主耶和华亲自所定的真安息圣日,这日是主亲口所应许,降福与这圣日定为永远的圣诫(日)。你们不守反倒将人的遗传礼拜(日)当安息日守着。你们硬着心不改过来,你们大错了,你们把天国的门给关(上)了,你们不进天(神)国,不遵守主的圣诫。有人遵守真安息圣日,你们出他的名,拦挡多人进神天(神)国。其实他们的名字已经记在天上生命册上了,你们能从天上将他们的名字取消么?你们更改了圣主耶稣基督的洗礼,你们用一点水滴在人的头上就算是受了洗,入了教。你们思想思想合乎耶稣的圣旨么?耶稣基督是这样受的洗么?十二个使徒是这样受的洗么?圣使徒给人施洗是这样么?你们受了人的假洗(人意洗礼)之后,又不求圣灵的洗。你们不受圣灵的洗怎能离开一切的罪呢?你们不离开罪怎能得救呢!你们眼瞎心硬不肯悔改。主说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人入教,你们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你们不听圣经上(的)教训,你们是自高自大。耶稣说,自卑的必升高,(自高的必降卑。)有人要求圣灵的洗你们阻挡他们。你们没有读过新约圣经么?你们实在是明知故犯。耶稣说,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必不能进神的国。《约翰第一书》五章十八节说,我们知道,凡从神生的必不犯罪,那恶者也不挨进他。你们有了病还是找医生吃药,你们问问自己的良心,是信耶稣的么?你们要真心信耶稣,他不能给你们治病么?耶稣有改变么?他是个死耶稣么?你们这瞎眼不信的人哪!你们怎能上天国(进神国)呢?你们外国教会的人开设施医院,准完全(真是)施医院么?口是心非。出一回马要五、六块钱,看一回病要多少钱。种种要钱的事哎,你们藉耶稣的名字顶门发了财。耶稣叫你们开医院来吗(是传耶稣教来还是开医院来的)?使徒开过几回医院大药房哪!假冒伪善的人们哪是必有祸了。你们还添改了圣主很多的圣规,就把我主耶稣基督的真道传错了,你们各国不都是以耶稣基督为宗教么?大约按着外貌说,大多数均是基督教人,怎么(现在)欧美各国都打起仗来呢?大约死的人数千万之多(多万了),这样流血死亡伤害民命。有许多的传教师都愿意打仗去。他们还说呢,我们应当为国家死。耶稣基督有这个教训么?你们怎么倒不为天国死呢!你们外国这一回的大战事就可以足证明你们外国将真道传错了,故此各国都结出死亡的果子来。你们外国人现在该警醒,要在主前认罪。要不迅速的悔改呀,必受永远万年地狱的刑罚,到那时后悔晚矣!这是圣主爱你们的要言圣谕,广布万国(年)的,阿们!圣灵说,是的。”
以上,凡圆括弧中的文字是《卅年专刊》的文字。两相参照,差别不大。比较起来,《卅年专刊》所载是经过润饰的。
这篇公函,从教义上看没有什么新东西,其重点是指责外国的各个公会。特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之中来指责“鬼子”的各基督教公会,提出了“真信神者无国界,不要爱自己的国家”的观点,以及“真信徒”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不支持本国政府打仗的观点。这在当时信神的群众当中显然是会有许多支持者的。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