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北京,劳整光为监督

九月二十六日(公历十月三十日),魏保罗等坐火车回到了北京。照样到处宣讲、传道、医病赶鬼、到假教会更正。这个期间特别强调了只有一位真神,不可说三位一体、不可称上帝。九月卅日(公历十一月三日),魏保罗等“上中国假教会去,散布万国更正教的传单……进教堂听讲圣经。领首人……不明白圣经,糊(胡)讲。他说不知道是一个神那是三个神,或是几个神……等他讲毕,魏保罗说:‘我被圣灵感动,深知天上没有二个神,就是独一无二的神,都应当知道,万不可说不知道天上有几个神。一定就是一位真神大王。我魏保罗亲眼看见真神数十次,就是一位真神,救主耶稣也是这一位真神。圣父圣子圣灵还是一位真神。万不可说三位一体的主,万不可那样称呼。圣经众先知众圣徒也没有那样称呼过。三位一体,人糊(胡)称呼真神的名字,神必罚他。真神一定不喜欢称错他的尊名。大家想想,人要与父亲称呼说三位一体的父,或是三位一体的爸爸,或称三位一体的爹,父亲喜欢这样称呼么?一定不喜欢,必责备儿子。为儿子的要再三再四的(地)称呼,叫三位一体的爸爸,父亲一定要打这个糊涂儿子。’魏保罗又说:‘你们永不可称呼上帝当真神称呼,因为那也是糊(胡)编作的名字。你要常求呼叫上帝当真神称呼,真神必打你,一定不喜欢你。应当迅速的(地)改过来,万不可称呼了。’”

这个期间比较重要的事是见到了劳整光,并立其为监督。
是哪一天初次见到劳整光,无考。有一天魏保罗到平乐园信心会去,同朱鼎臣辩论。谈到禁食,还谈到“未受圣灵洗,只要有大信心,或是有好行为,圣灵启示立他为长老就可以。因为神灵知道人的心,也知道以后他必能受圣灵的洗,说出方言来。就如使徒行传一章上指着犹太(大)说的,他监督的识(职?)分被别人(得)去,此时十二位使徒都没有受圣灵的洗,还没有说出方言来,怎么是监督了呢?要紧的都应当深明圣经,方才辩明真道。更要紧的是被圣灵充满参透万事。”这个说法,唯见于此,别无所见。
就在这一天晚上,“忽然来了一位身穿洋服带着一个人进来,就是此公劳贵远先生”。这到底是一个人带着一个人,还是就只有一个,不去管它,重要的是由此可见,这是魏保罗第一次见到劳贵远。在《卅年专刊》上,无论你如何搜寻、查勘,你也弄不清此公的来龙去脉,而他却是《卅年专刊》上记载的第一届总部的二位监督之一。这一天的准确日期不好断定,只能推定在旧历的九月末、十月初,公历的十月末十一月初。
在朱鼎臣家简单交流几句,“劳先生大有热心”,于是约定第二天到恩信永见面谈道。
然后二人在恩信永真耶稣教会倾心交谈了两天。第四天,魏保罗夫妇又到劳宅交谈了一天,双方都谈自己的所经验的大事、主和使者的显现、心怀大志之圣举、要题、传真道救天下万国之目的。魏保罗“被圣灵充满,切切的问主说他是一个被拣选的与否。圣灵明明的说,他是我们预定的用人,与你同工搭救万国万万人民的。……圣灵又指示说,圣经上有预言,必应验你们的大事。”第四天,“圣灵启示立劳贵远为监督”,魏保罗给他实行按手礼。而此时劳贵远尚未受洗,这应该是前述“未受圣灵洗,只要有大信心……圣灵启示立他为长老就可以”说法的具体实践。不过,魏保罗的这个做法,在《圣灵真见证册》上只此一见。劳贵远应当是第三位监督了,此时天津的范彼得已经去世,仍然还是只有两个监督。
第五天,劳贵远又来到东茶食胡同真耶稣教会,见了大家说:“我看见异象,有许多的光,有一个大光落在地上,有许多人追赶此光,没有追上。此光跑到劳监督面前,劳监督拿起来一看,不大甚光明。就有声音说,你将这光整理光了,此光正应验在魏保罗身上。故此,圣灵启示,给劳监督起圣名叫劳整光。”这是劳贵远圣名整光的由来。而魏保罗在记述中人称的变化只好不去管它了。
劳整光由于听魏保罗说要面向下受洗之后明明“看见救主”,又听张天俊作证说“人犯罪,都是前面犯罪,耳目口鼻都是在前面”,于是定在“民国七年旧历十月十三日(一九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再面向下受一回完全洁净的洗礼”。开始前,劳整光还拘泥于象其他教会那样要三回“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施洗,很作了一番辩论。后来“蒙圣灵启示说,你不能奉神的头施洗,也不能奉神的身施洗,更不能奉神的脚施洗,耶稣就是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于是在这一天一早来到教会,聚会之后到了永定门外大红门西边。北京的十一月,已经是相当寒冷了,又刮着大风。魏保罗为他在长流水中“奉耶稣的名”给他施洗,抬起头来就说出“方言”了。
之后,又举行了圣餐。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