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好哑吧,第二次被囚

回到北京,第一次见到了山西的一个信友张天俊。
在北京引起很大轰动的是,九月八日(公历十月十二日)一个安息日,有五个人受大洗,四人受了“灵洗”,说了方言。更特别的是刑部街大中胡同一个哑吧孙子真,受洗后,说出话来了。此事在《圣灵真见证书》上很简略,现据《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第一面《魏保罗第二次为主被囚记》、孙子真的传单《哑吧说话证真恩》及王彼得《哑吧说话的大奇事》(《卅年专刊》未署作者名,从内容判断应为王彼得)综撰如下。
  事情是这样的。魏保罗、王彼得到了北京总会之后,向大家作见证。正说话的时候,从外边进来一男二女。彼得对魏保罗说:“鬼来了!”见凳子上坐着一男子,摇头不能说话。要他一同祷告,他不跪。就问他母亲原因,他母亲说是曾请大夫诊治过,大夫说他没有病,是因受惊而得的病。一直不能说话,但能听见。魏保罗等问他是否愿意受洗,他要了一支笔写下了他的姓名,叫孙子真,三十岁,住在刑部街大中府胡同二十二号。原先在铁路局服务,一些同事强行借钱不从,晚上被他们捆住,要害他,由此受惊而不能说话了。魏保罗告诉他第二天来受洗,他写下两个字:可以。第二天早饭后大家一同去。当时有芮允文、刘宝丰、伊太太和她的儿子德存、倭申布,再就是孙子真。又找了一个身强力壮的会武术的杨义德监视,虽然他还没有信主;还有孙子真的母亲、嫂子。到了永定门外护城河,先给男女五人施洗之后,才给哑吧施洗。“哑吧将到水边就往上跑,杨义德连忙将他抱着。他二人在水里摔起跤来了。彼得和魏长老跪在水里为他祷告。我们就把他按着,他就往后躺,如此者数次。此时鬼又进到他母亲心里去了,他说:‘先别给他受洗啦!以后再说吧!’我们又恳切祷告,问主说:‘此病人为什么往后躺呢?’圣灵对我们说:‘头向上受洗是被鬼附的,是世人的死样。’我们又将他头用力一按,他全身入水。魏长老说:‘奉耶稣的名给你施洗,使罪得赦,哑吧鬼出去。’抬起头来,他说:‘哑吧鬼出去了。’来到岸上,吐了一堆粘沫,被圣灵充满,就唱起灵歌来了。前来观众如山如海。他就对众人作见证他以往之事。由此回归茶食胡同教会,又与他按手祷告。从此他住教会,并立志禁食二十天。有两三日的功夫,忽有警官数人在教会门口说:‘我奉警察总监吴大人秉湘之命,请魏保罗到衙门。’不多时,又来请彼得到了衙门。问魏保罗在那里?’警士说:‘把他押在监里。’同时又把我(王彼得)领到铁屋子里,将门关闭。可见人犯王法身无主,但我们却没有犯。第二天,魏马利亚太太来了,有警官一二百人排队站立,将我们提出监牢,好象出红差一般。其实不然,因我们奉耶稣的名在哑吧身上行了一件奇事,其他教会的人嫉妒,将我们在警察总监告下来了,说我们是谣言惑众,因此将我们押在监里。后来吴秉湘派人去孙子真家中调查,果然哑吧说话,并无虚言,真有此事。故此召集许多警官,并将魏马利亚太太请来,将我们提出监来预备送行。我们说:‘我们不走,我们在监里作教会了。’众警官躬身举手请求原谅。无奈,这才走出衙门。有备妥的洋车,我们便乘车而回。众警官送了很远,这才拜别,哈利路亚,荣归主名,阿们!”
  孙子真后来为此事专门写了一份传单做为见证。
这张传单当然也为魏保罗的其他事情作了见证,虽然是一些他没有亲眼见到的事情。关于他自己写道:“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十月十日,又出了一大件大神迹奇事,就是北京刑部街大中府胡同门牌二十二号,有个人姓孙叫子真,是个官宦富家,他被大哑吧鬼附着,甚是凶恶,净吐沫子。魏保罗长老奉耶稣的名将大哑吧鬼赶出去,哑吧就说出话来和好人一样了。各界亲友信友都当欢喜快乐,赞美耶稣,阿们!”
孙子真的事件在当时是相当轰动的,警察总监所作所为,又为此事推波助澜,对真耶稣教会的发展毫无疑问也起了相当的推动作用。后来魏保罗撰《人必须受全身洗礼求受圣灵的洗方能进神的国耶稣基督的仆人魏保罗本圣经论》一文、耶可心倡议都姓耶的传单《现在中华六十余处真耶稣教会联合为一的确证》中都提到了孙子真这件事。
魏保罗回北京以后的第二件大事是被囚下监,《万国更正教报》第一期有《魏保罗第二次被囚记》一文,文中也提到孙子真之事。对于他,开口说话之后的情况较前述王彼得的记载要多一些,说是“又受了圣灵的洗,能说各样的新方言,知道天上灵界的大事。他禁食二十昼夜,未吃一点食物,平平安安满期,真是神的大能。”至于被囚的原因说是魏保罗因早年办慈善事业而与京师警察总监吴镜潭相识,已经多年。魏给吴去了封公函,劝吴信靠耶稣可以得救。不料吴将信函交与了刑事科长,科长则将魏保罗传去审问,又问不出什么罪来,硬收在监里。魏保罗“在监内给许多的囚犯大声宣讲神国的福音,众巡警也就听见了。又唱诗祈祷。魏保罗被圣灵充满,大有胆量,高声喊着说:‘吴镜潭不配当总监,脏官大贼,硬敢侵犯破坏约法,民国成立以来,载在约法第三条上,信教自由。这宗教的道理,是法律警章不及的。’魏保罗蒙主特恩,又定了十天不吃不喝。在夜间真神救主给魏保罗显大异象看,就有声音说:‘今日你必出监牢,脏官已经栽给你手里了。’次日,果然就应验此异象声音了,提魏保罗过堂。魏保罗又被圣灵充满更有胆量,就指着科长大声说:‘脏官你敢破坏约法,你不明新旧两约,怎么问这案?你们算违背法律。’还责备了脏官许多话。脏官无话回答,他们央求魏保罗出总厅。魏保罗在狱被囚两日,就欢欢喜喜的回到真耶稣教会,男女众圣徒都同心同意的祷告祈求,大声感谢赞美主为大。祈祷说:‘脏官威吓我们,求主鉴察,伸你的圣手,藉着仆人等多医治病人,求圣灵充满我们的心,大放胆量,宣讲更正教的真道。’此日晚,大家都被圣灵充满,就满足的欢乐快乐。因为叫我们配为主被囚受苦,归荣耀给真神,阿们,哈利路亚,赞美耶稣,阿们!”
不过,《圣灵真见证书》上的记载某些情节倒更详细具体一些。作:孙子真约翰的家人把哑吧说话登在京话日报上宣布各界。恩信永又刷了八千多传单,散布各处。这张传单上又附上了本庄总理魏恩波保罗“因得了真道,不管铺事,故此将所有货物一概非常特别大减价发卖,还清帐目,再为定夺”的内容。散发中被“本地方巡警官长拦阻,魏保罗就给京师总监去了一封信。我们又到外头大街散布了多的传单,宣布主的大名……次日晚半天,京师警察厅总监和刑事科的传票下来了,传魏保罗上堂听判讯办……进了总厅,就有许多巡警长官围绕,我讲论了许多的真道,更正教的要理,所经验的一切圣事。少时过堂,问官说,那里有鬼呀,魏保罗说阁下要查看新旧二约,就知道一定有鬼。官又说三十九天不吃饭不饿死了么。魏保罗说这单子上都实事,一点也无虚假,三十九天一定饿不死,不但我一个人三十九昼夜未吃一点食物,王彼得亦然。还有许多真信徒,禁食有二十天的,有十五天的,有十天的,八天的。问官又说,你们谣言惑众。魏保罗回答说,一点也不谣言惑众,都是实事。问官吩咐说,下去罢……魏保罗都胜了官长,将官长问倒。少时将魏保罗收了狱……。”其它,在狱中的情况,也更具体一些,不过,大体上差不了多少。但从上述《圣灵真见证书》中的记载来看,显然是警察总厅不相信魏保罗宣传的那些东西,又要维护治安,才发生的囚禁事件。魏保罗则以《约法》规定的“信教自由”对抗;众教友也都到警厅“为主为众舍命”,警厅没有法律根据,只好将魏保罗释放。
九月十六日(公历十月二十日),魏保罗、王彼得、刘雅各、孙约翰四位长老,另外还有两个男信徒和一个女老信徒到北京最出名的大教堂、最有势力、最有大权柄的美以美会去更正。此会的外国人与“总统王候大官长”结交多年,“平起平坐”。魏保罗等在门口散发“更正教,耶稣三年多必来审判万民的传单”。结果是“外国鬼子就动武力,推打魏保罗、王彼得等”,魏保罗等当然更是大声宣讲。不一时,“外国鬼子将本地面巡警叫了来说魏保罗等都是搅闹教会的”。于是被带到了第一区署。长官是周琴轩。周琴轩很聪明,说“旧教会多年一定是传错了许多的教规。又说你们几位先生一定是得了真道,道学至深,要更正各教会之不良。……我虽没有入教也知道许多圣经,我就看出各教会牧师、教师都能说不能行,假冒为善来了,可见是传错了教。”不过,“盼望你们诸位,不必上他们假教堂去,可以随便在他们假教会左右设立真耶稣教会,随便散布传单,真信徒自然就找了你们得着真道。”这个周琴轩对于“各个教会”的看法与说法不知道是否是言不由衷,还是说的真心话,就不清楚了。不过,当时的洋教会乃至于从前及以后,有很多能说不能做、贪污腐化、欺压中国人的事实,却是真的。周琴轩没有法律依据惩治魏保罗,只得想了一个缓和矛盾的办法,以免直接冲突。而魏保罗则说“路得马丁更正天主教就是这样更正,必须到各教堂去。”其实马丁·路得当初还没有魏保罗这样的勇气和作法。双方谁也不能说服对方,周琴轩也只能听魏保罗等大谈“真道”,“说了许多顺从佩服更正教的要言好话”了事。
出署之后,魏保罗等又重新回到美以美会大堂门口大声唱诗宣讲、散布传单。
三处记载虽然都与孙子真事有关,但被囚情由却不尽相同,不知是何道理。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