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步行回京传道

然后,又步行到了杨柳青。次日在此宣讲了十二处,每次约有百余人。住了四天,临走又到了美以美会,欢迎魏保罗到会宣讲。然后到了王庆坨。第二天是安息日,当为八月三日(公历九月七日)。八月五日(公历九月九日)离开。又记“安息日的头一天(当为初到王庆坨,八月二日,公历九月六日),忽然来了一个半身不随(遂?)的老年病人刘恩荣,求医治,圣灵在魏保罗身上心里很有能力,说他好了。我们给他讲圣经很多的话。他大有信心,也愿意受洗去。从水里上来,为许多人作了真见证。次日,他说我的病好了。”《卅年专刊》记魏保罗在王庆坨治好了一个“瘸丐”,不知是否就是这里的刘恩荣。在王庆坨还给李视真施洗,“治好了”他的“淫寒”大症,并立其为长老。之后,到了桃园村福音堂。未受到欢迎接纳。然后,到了葛渔城,在王子健信友家中住了五天。天天聚会讲道,有十几位教友早晚常去参加。八月十三日(公历九月十七日),走到了甄家庄。“王更新长老,主又给他起名叫彼得”。什么时间立为长老未见记载。过河到了马头镇,已是八月十四日(公历九月十八日),住在李润信友家中,天天宣讲。八月十八日(公历九月二十二日),张子衡请了本镇众绅商来听道,“开茶话宣讲会”,“内外二教大众甚为受感,欢乐而散”。这里的“内外二教”其准确内涵不详。或指有信仰者,也包括无信仰者?就在这一天,接到容城老家来的信函,说结发妻魏路得去世。在马头镇住了六天,其间马头镇的李润是当地“会正”,只是不知是哪个会的,受了大洗。魏保罗给大家讲明了“更正教的理由”“立教会之要规”。大约李润将原来的教会更正为真耶稣教会了。
然后到了安次县,又到了西尤庄,一些“假信徒”不接待,就大声宣讲,一直讲到九、十点钟。天晚了,曹聘卿就请他们留住在学校。村正村副一些重要人物都来听道。第二天又到了安次县,进了会堂,上了大街宣讲。“大声宣讲更正教的真道。说天主教传错了一百多条教规,耶稣教各公会传错了好几十条教规,故此真神派我们传更正教,会名曰真耶稣教会,他们都是假耶稣教会,不按着主耶稣基督的圣经、真道传,更是能说不能行。”受到了欢迎。但当地会堂不让他们住宿,只得去住店。店主是一个天主教徒,热情接待,并表示愿意“从新受大洗,入真耶稣教会”。
值得注意的是,魏保罗在这里将所传“更正教”明确定为“教名”,而“真耶稣教会”明确地定为“会名”:“更正教,会名曰真耶稣教会”。
第二天起程到旧州镇,宣讲,写信。然后起程到了礼贤镇,又到芦各庄,到王复生长老家住下。住了两天,又到了黄村,见到了任义奎,立他为“更正教真耶稣教会的长老”,又立了两位执事。“真耶稣教会一定成了,必然兴旺起来。此处的美以美假教会,关了门。已经将教会首领人并学房的教员取消。众假教友,自然就冷淡了。”在黄村住了一个安息,当为七天,建立了“一个完全教会,设立长老一位,男女执事四位”。
在这里,“王彼得长老禁食满期”,应该是八月三十日(公历十月四日)了。
第二天,九月一日(公历十月五日)起程回京。过南苑见了贾腓力润斋。贾留魏住下,但因王彼得刚禁食完毕,身体弱,急于到京。贾于是买了火车票,送魏保罗等坐火车回到了北京。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