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下天津

就在此时,天津张国体之母去世,于是在安息日下了天津,主持丧事。
这次到天津,在西沽“有一个被鬼付(附?)着三十八年的老妇人,他丈夫有信心托信徒王志德(记载中又时作志“得”)同他儿子请魏保罗给他赶鬼去。”次日,同李约翰长老到了她家。此事,在《卅年专刊》上作了专门介绍,比《圣灵真见证书》要详细得多。这个老妇人是李文榜的夫人。
魏保罗为王彼得(即王志得)施洗,治好了双眼之后,又为李文榜的夫人治好了疯病。情况是这样的。王彼得受洗之后,有一天到了李文榜家,说起了受圣灵的事。李太太一见王彼得,眼一瞪,牙一咬,就疯了。大喊“害我的人来了,我死在你手里了,我和你拼命吧!”李文榜就对王彼得介绍,说她原来在静海家乡时就疯得惊人,历时已经三十八年,吃生鱼,打人骂人。为她请香头发愿也不好,县政府听说我家迷信,要来查抄,我们才逃到天津,后来在西沽公理会全家领洗的。王彼得就介绍李文榜到西头真耶稣教会,求魏保罗长老代为祷告。李文榜即派他的儿子前去请魏保罗。魏保罗闻听即为她祷告,对他说:你母亲身上的鬼已经出去了,明天我到你家。不过王彼得不要在我之先到你家。第二天魏保罗同王彼得一同到了李家。李太太一见王彼得“就用手指着说:‘你把我害苦了。’魏长老在傍说:‘我奉耶稣的名不准你说话。’她回答说:‘你就是官也得叫我说话。’魏长老问他:‘你是什么鬼在她身附着?’他不说。魏长老又说:‘我奉耶稣的名吩咐天使打你。’他说:‘我是蛇,自幼附在她的身上,三十八年了,我不能离开他。’魏长老说:‘你要受洗。’他说:‘我不去,如受洗我就要死了。’大家见此光景不再与他分辨,立时雇洋车去受洗。至河沿,她屡次央求不受洗。我们大家跪下祷告完毕,志德(王彼得)与魏长老把她拉到水下,令其跪下,她便仰面向后挺身,不能向前低头。圣灵指示我们说:‘面向上是被鬼附的,如不低头鬼不能出去。’我们说:‘奉主耶稣名叫你低头。’随即将她的头往下一按,大声说:‘奉耶稣名给你施洗,使你的罪得赦。’鬼立时出去了。我们一同上到河岸,她说:‘我为什么来到此地?’对她说:‘这是给你受洗,你的罪赦了,你的病好了。’她很欢喜快乐,赞美耶稣,大家起程回家。至家后,大家跪下祷告说:‘主啊,你是活神,你是无所不能的,竟将如此之鬼从人身上赶出去了,荣耀归在救主耶稣的名下,阿们!”
王志得,即王彼得,后来为真耶稣教会作过很多工作。《卅年专刊》选登了许多由他作的或参与作的“神迹奇事”。魏保罗在《圣灵真见证书》中,将为王彼得施洗治疗眼疾事,记在给李文榜夫人赶鬼之后。记“他是武清县石各庄人,入旧教会已四年多。前者当过国民学校教员。因他早已就佩服更正教的真道。郭新生领他见了魏保罗,相谈良久。因他发眼甚是利害,必须有人领着才合式。魏保罗问他许多话,他大有信心,全都应许,永不吃药,不靠大夫等语。于是魏保罗给他按手,他就跪在地上。圣灵明说他的信救了他了。又给他施了大洗。从水里(上)来,大得鸿恩,非常的欢乐赞美主,后来眼睛就好了。”下个安息日,“李约翰长老给他按手,他就受了圣灵洗,说了许多方言。”
旧历七月二十二日(公历八月二十八日),王志得同魏保罗一同往宜兴埠去传道。
那么,为李文榜夫人赶鬼大约也应在旧历七月。
在宜兴埠,王志德定志禁食三十九天,起圣名王更新。不多日子,在宜兴埠有十九人受了大水洗。又回天津,见了许静斋、张国体。七月二十七日(公历九月二日),王更新志德之母逼王志德回家,大闹特闹,但王志德更新无论如何也不回去。又见到了新圣民,起名路加。新路加“认错,痛悔前非”,从此与魏保罗和好。
而魏保罗又因“主所指示的,必须立十二个门徒。头一个是魏保罗,第二个是王更新(即王志德),第三个是李约翰,第四个是赵得理,第五个是李雅各,第六个是新路加,第七个是徐重生。那五个主还没有指示。”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