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午方村卖地、传道与末日预言

为什么要往午方村去?当然与传道有关,本来他就要将万国的耶稣教会都更正过来。但有一个具体的导火线,这和魏保罗“第二回娶的那个女人”魏刘马利亚有关。这在《卅年专刊》上是看不到的。
魏马利亚,在《卅年专刊》上的记载有魏马利亚爱、魏刘马利亚、刘马利亚魏太太、刘马利亚、耶马利亚太太等等不同称呼。魏马利亚应当姓刘,俗名为爱。魏保罗因为娶了这个寡妇,而被自立会开除,已见前述。从记载看,刘爱也信仰耶稣,在魏保罗创教之前,就已经在家中接待信友了。但是,当魏保罗的经商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却要抛弃一切世俗、财产去创教、传道,魏马利亚即便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也要有个挣扎的过程。她不可能一开始就同魏保罗一样。在魏保罗实行三十九天禁食的第三天,前往大红门河受洗之前,刘爱就同魏保罗大吵了一架:“这买卖不作了,你想你的白沟河的那个女人了”。见前述。这次吵架的实质很难断定仅仅是因为“白沟河的那个女人”,即那个魏保罗的原配而起。因为此时魏保罗一心一意地在追求真神,要脱离世俗的羁绊,这一点,刘爱不可能不清楚。刘爱真正感到的威胁是“这买卖不作了”。然而她又信仰耶稣,又嫁给了魏保罗,因而也参加聚会,四月二十日(公历六月九日),同女儿惠英一同到黄村接受了大水洗,经常资助创教活动,魏保罗还称赞他在实行“有无相通”呢!然而,即便是有一座金山,只出不进,总有一天也会化光的。恩振华不久就倒闭了。倒闭的准确时间虽然不知,但在五月下旬(公历七月九日至十八日之间)恩振华剩下的货物就完全搬到恩信永去了,恩振华成了专门聚会的堂所。刘爱为此不可能没有思虑。再加原来生意上的朋友,如袁英臣等人的劝说,刘爱不可能不表现出对抗情绪。六月二十二日(公历八月九日),魏保罗确定随时随地都可以吃圣餐这一原则时,刘爱就没有同大家一起吃圣餐。而且“因为马利亚早晨不给我们吃,大家同受苦难,更是非常快乐赞美主。”第二天,跟随魏保罗的张重生也想“作买卖,办世界的等等事”,魏保罗就指责他错了。而马利亚刘爱则责备魏保罗说:“你责备张重生的过错,就是你一个人好。他很利害的说我,你一个人传教罢。”六月三十日(公历八月十七日)“他(刘爱)一见我们就说了很多不好话,因为受了别人的串通,就犯了罪,又被世俗大魔鬼的迷惑。我们就祷告着上楼。他也上楼说了逼迫我们的话很多。又使出一个机器工(公?)司的买卖鬼的商人逼迫我。因为我给别人作的保,却(确?)实马利亚足办的了这极小的事。我们就切心祷告祈求……。”而且,不给魏保罗钱,弄得“我们好几个人二三天不得甚么食物吃了”。不得已在康信友铺中拿了两元钱,在潘掌柜铺中拿了“二十五千(?,元?)钱”,决定在两三日内回容城老家去。马利亚还到恩振华“将一切的东西物件用车拉了许多的去。他(刘爱)又是连骂带毁谤我的话很多……。”矛盾终于激化。而魏保罗到容城老家去,除了顺便传道创教而外,其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将在富贵时积攒的田产卖掉,以供创教、传教之用。所以说,魏保罗回容城是由于经济拮据引发的,与魏马利亚刘爱的作为有关。
七月十六日(公历九月二日),魏保罗率领其子魏文祥再造(即魏以撒)、王玉贵复生、李永庆雅各,一行四人,离开黄村,往午方村而去。
这一趟是步行,乘机一路传道。从黄村到安定,到芦各庄王玉贵家乡、经礼贤,又到朱家务、于垡镇、固安县、牛头镇,到霸县南孟镇,最后到容城,再到午方村。一路上散发“更正教的圣条约”,传道、医病。
到安定车站美以美会之前,在魏善庄大街上大声宣讲,有一百多人听讲。在安定美以美会,一个原来认为魏保罗挨打是应该的李教师反倒佩服了“真道”。然后到了芦各庄王玉贵家,全家欢迎。父女二人又接受了大洗。在礼贤镇马家店美以美会去更正,辩论了一场。到了朱家务,这里是赵得理的家乡,其弟赵得文经过与王复生一场辩论,倒顺服了,接受了大水洗。在于垡镇街上宣讲了四次,听讲的人很多。并“给了新定所租的房屋设开耶稣教会圣堂的定钱”,应当是建立了教会的。但教会的负责人、组织机构等均未记载。这应当是第四处教会了。然后到固安县,住在北关店内。上街宣讲,到“假教会”去“更正”。再到柳劝镇,此时只剩下一块钱了。恰在此时,李得生(约翰,阴历七月十三日立为长老)从北京送来了四元钱,二套衣服。在这里听道的人很多。离开柳劝镇就到了牛驼镇。住在美以美会对面,于是就在美以美会门前宣讲“真道”。然后到了霸县南孟镇。同样也到街上宣讲、“治病”,到“假教会”去“更正”。又到了霸县。住下之后,魏保罗在店里写《圣灵真见证书》,李永庆等三人出去宣讲。第二天到“假教会”去“更正”。在这里,李得生又来了,送来了衣服、洋钱。在这里又租妥了一间房,算是新圣堂。大约也建立了一个教会。这应该是第五处教会了。之后,离开霸县到了茶公镇。宣讲“真道”,“责备他们各公会,并天主(?,教)的神父……”。之后到了孔家码头,宣讲。次日起行,经东柳林村、芦从村、董庄、南柳、西柳、荒荒口村、高村,到了白沟河东,受到老朋友的欢迎。当地教会首领人田信士接纳他们到了教会,并接受了“真道”。第二天在这里宣讲,听的人有七八百人之多。第三天是集,听的人有五六百人。第四天也有好几百人听讲。同当地长老会的教师马某进行了一场辩论;这是魏保罗早就认识的。田凤祥信士和卧病在床的烟铺掌柜邢子强都接受了大水洗;邢子强因信而病得医治。八月二十五日(公历十月十日)离开白沟河,经拿完营到了容城县,进了福音堂住下。
七月十六日(公历九月二日)离开黄村,八月二十五日(公历十月十日)到容城,历时一个月有余。

在这段时间中大约建立了于垡镇、霸县及白沟河三处“真会”;白沟河建会的根据是当地教会“首领人”田信士接纳了“真道”,那么,有可能带领全体“更正”。而最为重要的事情是魏保罗发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预言。
《圣灵真见证书》八十五页B面载,时间应当是在七月二十五日(公历九月十一日),离开礼贤镇往朱家务去。路过南各庄时,在这里“放胆宣讲天国的福音,我被圣灵大大的感动,明明的说‘五年以前,四年以外,末日来到,救主耶稣审判天下,天火焚烧天地万物万民。’我少时切切的问主,是这样么?主说一定的,我问主说,耶稣基督为什么说那个日子天使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呢?神对我说,父知道。这是父在你里面说的。我又为此大举要言痛哭,说,我不敢往外说,惟恐错了。圣灵在我心里大发能力,说不错不错。我开口宣讲,圣灵在我身上大大的能力,崔(催)着我非说不成,就说出来了。越讲说越有大能力。藉此要言大起就感动了许多的人。我切切的问过主好几回,主都给我极大的凭据。从此我们就大大的宣讲末日的大事。引圣经各样的照(兆)头都应验了。”
末世论是基督教核心教义之一。尽管自基督教产生、《圣经》流传以来,或者说千余年来,世界的末日始终没有降临。这千余年来,不知有多少个“先知”预言末日即将来临,末日也还是没有来。末日论是基督徒对现实世界一种极端不满的无声的“抗议”,表达了一种心声,是对现实世界完全丧失信心的心声。许许多多的基督徒都相信,自己这一生一定能看到世界的末日,能看到基督亲临审判世界,用大火焚烧世界。他们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混浊、黑暗,加上天灾,就都把这些当作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征兆。
但《圣经》没有说明具体的日期。《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三十六节:“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马可福音》十三章三十二节的记载与此完全一样。“父在你里面”一语源出于《约翰福音》十四章十~十一节,耶稣对腓力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不信吗?我对你们说的话,不是凭着自己说,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你们当信我,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但魏保罗说这是“父在你里面”说的,有具体时间,是在“五年以前,四年以外”。从一九一七年算起,应在一九二二年。主耶稣应该来临审判世界的这个预言超出了《圣经》所说的内容之外。
这个预言当然没有实现。不过,魏保罗也未能检验他的预言是否实现,因为他没有活到一九二二年,一九一九年就去世了。一九二二年以后,许多相信和不相信这个预言的信徒,对此肯定会提出疑问的。魏以撒,即魏文祥,为此专门撰述了一篇长文说明预言为什么没有实现。最初发表在什么地方不详,但《卅年专刊》全文刊载了这篇文章,题为《使徒魏保罗之定时释义》。其主要内容是:神后悔了!详见后文。
魏保罗发出这个预言当然是错误的,今日真耶稣教会的信徒中有许多人对这个预言是采取批判态度的,认为是“邪灵”作怪。
魏保罗自发出这个预言之后,每逢传道宣讲时都要作这个预言。据《圣灵真见证书》的记载,七月廿八日(公历九月十四日)到固安县。八月一日(公历九月十六日)在固安县的一个大戏楼前、八月二日(公历九月十七日)在柳劝镇北头、八月十二日、十三日(公历九月二十七、二十八日)两天在南孟镇、八月十三、十四两日(公历九月二十八、二十九日)在霸县都宣讲这个预言,不少人非常注意地听讲。应当说是产生了轰动效应的。当然,也只是在他们宣讲过的地方。八月十九日(公历十月四日),已经是到达白沟河的第二天,照常上街宣讲。从北头开始,“宣讲了九大回,约有七八百人之多。他们再转传说起来呢,就无数千万了。因为我们必须每回宣布五年内耶稣降临审判万民、天火焚烧天下之大事。”不仅如此,魏保罗这一天的记载中还指出了他所发出的预言的征兆,即发出预言的根据:“这灾难的起头已经应验了。涿州一带大水冲没了四十多村,还(有)曹昆(?锟;直系军阀首领)一营的兵也冲没了。连众村的人民,所死亡的就无数万了。文安县的大水有一百八十里地长,一百四十里地宽,冲没有了一百多村子。各国各省均有灾难。各国打丈(仗?)杀害(人)民,死亡的人民约有数千万了。地振(震?)的事,末日种种的照(兆?)头都应验了。主的圣灵明明的对我说更正教的真福音传偏(遍?)了,天下末日来到,一定应验这话。此日所讲的,大家非常的注意,甚为受感。这真是主非常的大恩临到我们并白沟镇了。”
魏保罗对这个预言显然是认真的,每次宣讲、辩道时都要向大家报告的。经粗略统计,在《圣灵真见证书》中提到这个预言的地方,在上册中有三十三处,下册则有二十处。在第一期《万国更正教报》上天津信徒方涤尘有一篇长文,题为“录信徒方涤尘致世界耶稣教诸信徒真见证警告书”(分前后两篇)中提到了这个预言。

在这个阶段,关于三位一体与独一真神的问题仍然还是“赞美父子圣灵”,特别是前述有预言的记载中,明确提到末日的时间是天使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是“父在你里面说的”。由于《圣经》中的记载字句是如此这般,“父、子、圣灵”是为“三”,是绕不开的。

关于教会的名称记载,和前一阶段一样,只七月十六日(公历九月二日)离开黄村时记北京、南苑、黄村三处教会为“真耶稣教会”。在于垡建立教会时则记为“耶稣教会圣堂”,其它各处凡提到“圣约条例”、“真道”时都说是“更正教”的“圣约条例”和“真道”。

这个期间,大致是从八月二十五日(公历十月十日)起到十一月初四日(公历十二月十七日)止,其间历时一个多月。卖地产不可能一蹴而就,需假以时日。因而这个期间主要活动,还是象以前那样,以容城、午方村为中心,到四周宣讲“真道”、报告“预言”,同一些老教会人士辩论,以及医病赶鬼。
八月二十五日(公历十月十日)魏保罗一行四人到了容城县,住进了当地的福音堂,首领人是魏保罗的朋友。第二天是大集,就到集上宣讲。晚半天到了本庄午方村,见了叔父、第一个妻子。然后又到街上宣讲,晚上仍到容城福音堂居住。
这头一天在午方村的宣讲,魏保罗感触颇深:“听道的人很少。因为他们有人说我是疯了,又是在本村本地,都不大注意。应了耶稣所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家本地无有不被人尊敬的。”耶稣所说之事见《马太福音》十三章五十三节:当耶稣“来到自己的家乡,在会堂里教训人”,而听众都认识他,知道他是木匠的儿子,母亲是马利亚,弟兄是雅各、约西亚等,妹妹们也在他们当中。“这人从哪里有这一切的事呢?他们就厌弃他。耶稣对他们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地本家之外,没有不被人尊敬的’。耶稣因为他们不信,就在那里不多行异能了。”耶稣的感叹是因为在本乡本土,周围的人都了解他而被“厌弃”。魏保罗在创教布道过程中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发出了同样的感叹。当天,又回到容县福音堂。
第二天,八月二十七日(公历十月十二日)往新安县去,由午方村过,途经几个村庄,也都宣讲。在新安县大街各处、戏台上宣讲:预言及更正教宗旨,指责天主教的错误。九月一日(公历十月十六日),回容城县。到了午方村东头刘家庄宣讲。第二天同王玉贵到魏保罗亲族朋友各家讲道,报告“五年内耶稣降临审判万民”。不过,“都不甚注意”。又到东庄村魏的二姐家。第二天在本庄张家街宣讲,“听道的人很多,注意很少”。又到容城上坡魏保罗“老妹妹家地方”。先在街上宣讲。其妹原先反对他卖地,“忽然感化过来”,同意了。
九月五日(公历十月二十日),谒见容县正堂官长尹某。次日,第一个妻子魏李氏来了。她当初在北京时就已信了耶稣。九月八日(公历十月二十三日),回午方村,路过引家庄、胡村,当然还是一有机会就宣传“真道”和“预言”。
魏保罗虽然在本乡本土因为大家了解他而不听信于他,但在周围村集的宣讲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他到处宣称“五年以内,四年以外,耶稣必来审判世界,天火焚烧世界”。一些人很注意,当然,也有一些人不以为然。九月九日(公历十月二十四日),在张市集就有一千多人“听见福音”。九月十四日(公历十月二十九日),在容城县有几百人听讲,当然,也有说他不好的。第二天又有五六百人听讲。九月十八日(公历十一月二日),在段家庄,“听的人有许多不爱听(的)样子”。在小楼德村“听的都不明白的多”。在大楼德村则“听的人甚为注意”。
九月二十日(公历十一月四日),王复生(玉贵)、李永庆(雅各)两人回北京。为此,为防备王、李等受赵得理、任义奎及众假牧师的影响,坚定信心,又聚会谈论、查考圣经、按手、吃圣餐,实行洗脚礼,讲论《哥林多前书》十一章“耶稣基督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之大事,为我们舍身流血之大功,我们应当常常的纪念不忘。”
魏保罗到容城以后,一直住在容城福音堂里,以容城为中心四处传道。一直到九月二十五日(公历十一月九日),才把行李物件用车拉到午方村住下。第二天,魏文祥(安得烈)一个人到保定去传道。这时正是保定长老会开年会的时候,人多,想藉机宣传。
魏保罗一个人留在容城午方村继续传道、卖地。九月二十九日(公历十一月十三日),魏文祥由保定回到午方村。十月五日(公历十一月十九日),北京李得生长老来信报告王玉贵长老、李雅各执事于二十六日(当为九月二十六日,公历十一月十日)回到北京之后,作了很好的见证。又有消息说马利亚差李长老及女儿惠英要送皮衣到午方村来。魏文祥自保定回午方之后,魏保罗对其进行了一次切切实实的教育,从敬神、道德等各个方面。
十月十日(公历十一月二十四日),魏保罗打算在十天之内返回北京,好赶上各公会每年联合聚会的大会,“藉此机会宣布更正教的大事圣举”。
十月十三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七日),李约翰长老由北京来到了午方村,一同传道。魏保罗说“他也是抛弃父母儿女买(?)卖房产世业,甘背苦架跟耶稣,真有为主舍命的心……。”
之后,在《圣灵真见证书》中,十月十三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七日)至十一月初四日(公历十二月十七日)期间的记载,日期不清,无法推算。
魏文祥回北京,偕魏马利亚到了容城。南孟镇的王志荣“由家受苦走来”,魏保罗当然很高兴,又多了一位帮助“更正教的大举”的人。然后送走了魏马利亚,到了固城长老会。长老会的潘亲真、陈先生、白得恩欢迎魏保罗宣讲了更正教的“真道”,认出魏保罗等是“真基督徒”了。但是否接受了“真道”就不知道了。然后,魏保罗放弃了回京的计划,决定于旧历十一月初四日(公历十二月十七日)起行,往天津传道。

以上是这个阶段中的大概经过,值得注意的事情,其概如下:
魏保罗卖地产去传教,当然要引起亲友们的阻拦,一些因他富贵而沾光的人当然也要反对,拦不住也就离他而去。九月八日(公历十月二十三日)记上午方村去,“我二姐姐也拦阻我去买(卖?)地产为主传道设立教会之大事。各处亲友都是极利(力?)拦阻买(卖?)产业之事,说什么的都有。我就靠主的大能胜了他们一切的声音。”九月十三日(公历十月二十八日),魏的大姐因“真道”受感化不再拦阻他卖地。九月十七日(公历十一月一日)回午方村,先到表兄家,表兄信服真道,“他看透了,我去卖房产地业,用这款开设教会,是一件正当的大圣事。”后来,魏保罗自己说,自己“要没有圣灵洗的能力,我决没有买(卖?)房产世业为主传教立教会的心,这一切的事,都是人办不到的。我靠着圣灵已经治死肉体的情欲了。”
九月二十七日(公历十一月十一日)接了卖地的定钱,地出手了。十月二日(公历十一月十六日)卖了二亩半地,得价洋四十六元。十月中旬(公历十一月二十五日~十二月四日)又卖了块地,得洋钱一百多块。
这期间,魏保罗的亲友中也还是有不少人接受了他的宣传。象他的表兄孙振海就“很领受”“真道”。午方村东头刘家庄一个本家大哥,“本是一个行邪术的人”,“甚是受感”,“醒悟过来了”。一个表妹也“大有信心”。九月二日(公历十月十七日),同王玉贵到亲族朋友各家,给他们讲道,报告预言,“都不甚注意”。又到东庄村二姐家,先在村北宣讲,也有爱听的,“也有不爱听的”。九月四日(公历十月十九日),一个表妹“大有信心”。九月十三日(公历十月二十八日),大姐也受了感化,一“同跪着求主给他治眼睛,他当时就应许,将他家的灶王偶象去毁了”。九月十七日(公历十一月一日),到李茂林大姐家,饭后他的大姐、外甥就一同跪祷了。九月二十六日(公历十一月十日),记其妻的大姐“很有信心”,天天一起聚会祈祷。她又影响魏保罗之叔父,也信了。九月二十九日(公历十一月十三日),为其妻及妻之大姐施大水洗。
亲友中虽然有一些人接受了他的教义,但多数人则不然。九月二十七日(公历十一月十一日),记“从前众亲族朋友都尊敬叩望,想要沾我的光,帮助他们的钱财或事情等等的贪心。这回来容一听一看,不能发大财了,他们就都远离了我。看此举,更看透了尘世,避世修道,弃世离世之心更大了。众亲友闻之,为我忧愁惊讶的很多,同声劝阻,太多了。我是坚定了主意,一点也不听他们的阻劝。”
同其本家财主虽然谈过几次,但“他不注意这真道。嗳!财主进天国是真难哪”。其内弟李老五则逼迫得很厉害,还要打魏保罗。可是他的两个姐姐都已信了,且接受了大水洗,已然势孤力单。而魏保罗妻之大姐的儿子则极力反对其母信耶稣,甚至以用刀杀之相威胁。十月六日(公历十一月二十日),魏保罗的老叔父在聚会中也“大为受感,切切祈求”。
而其妻魏李氏呢?魏保罗是八月二十五日(公历十月十日)到的容城县。第二天见到了“叔父、妻子”。但提到其妻的信仰是在九月六日(公历十月二十一日),是十天以后了。这一天,李氏到了容城县一起聚会、吃圣餐。九月二十五日(公历十一月九日),由容城县的福音堂搬到午方村老家住。魏为其妻、儿安得烈按手。而其妻李路得三件大病都好了。这时的魏保罗已经断绝了情欲。这个断绝情欲,指的是断绝一切尘世间的需求,所以他抛弃了经商的事业,抛弃财产,回乡卖房产地业,一切都是为了“神”的事业,要创教传道。此外,还包括断绝男女之间的欢恋。在《圣灵真见证书》中,时常有在半夜梦中“大魔鬼女鬼要害我,引诱犯罪”的记载,这或许是生理本能的反应而引发的梦境。每一次他都起来祷告祈求耶稣,赐他“铠甲”、“能力”而“大获全胜”。这次到了午方村就明确拒绝与其妻同房。到午方村之后的第二天,《圣灵真见证书》就记“魔鬼藉吾妻有引诱我的话,我靠加给我力量的基督、圣灵的大能,就大获全胜了。主的圣灵已经叫我圣洁了。”给其妻“念讲《罗马人书》八章一至十四节、十二节上说,你们要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圣灵治死肉体的行为必要活着。”“我给讲论了很多要紧的话,也说我要与妇(人)一沾身就要快死了。他(应指其妻)当时也说,我没有那样不洁的心了。”到晚上,其妻不愿离开魏保罗住的房间,而魏则不愿意她留下。“因我作这圣愿(灵?)真见证书,又作更正教辩论词说,是关乎我生死存亡之大举,生前死后天堂地狱之大事。他(其妻)一听这话就说那就你永远自己在一个屋里罢,他就走了”。魏保罗走上了极端。因为基督教、《圣经》并不反对过正常的人的生活。这或许同他因娶第二个女人刘爱而被自立会开除有关?至于他同魏马利亚之间是否也是这样,则没有找到如同上述那样明确的记载。从记载来看,魏保罗在黄村完成三十九天禁食之后,同一些教友住在恩振华,而魏马利亚刘爱则在恩信永。只能推测说,大概也是如此。综合前述魏保罗关于自律的作法可知,他实行的同天主教“耶稣会”及天主教“巴黎外方传教会”会士们实行的“三绝”是一样的;三绝:“绝意、绝色、绝财”。
其妻李氏,于九月二十七日(公历十一月十一日)夜,“受了圣灵的洗,说了许多方言”。改名为“灵更”。
除上述记载而外,综合《卅年专刊》及《圣灵真见证书》中的记载,其妻,魏文祥(以撒)的生母,为容城县午方村东庄人氏。十岁时,因病耳聋。出嫁前迷信大仙爷,自己也常给别人行巫术。大约在二十五岁出嫁。在光绪二十八年(一九零二年)同全家一起上了北京。在魏保罗归于基督教伦敦会以后,也加入了伦敦会。后单独回乡侍奉叔父婶母;当在魏保罗娶了刘爱之后。当魏保罗回乡卖房卖地的时候,“破冰受了合法的血洗”,魏保罗为之按手,耳朵就立刻听见了。“血洗”,即水洗。即相信水就是“主的宝血”。这个记载见于《卅年专刊》,但似乎是后来追记的。因为魏保罗虽然也倡导过“血洗”,但从未将大洗之水说成是主的宝血。
魏李路得大约在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八月十四日在家乡去世。享年四十一岁。《卅年专刊》说当时魏保罗同王彼得正在宜兴埠传道,恐误,见后文。

由于魏保罗在宣讲中经常指责、揭露其他教派的“假”,引发的矛盾当然也不断。这一段时间中,有同保定府长老会的李敬真的一段纠葛。早在四月十九日(公历六月八日)、二十五日(公历六月十四日),魏曾给李敬真寄信和“更正新教会的圣约”。这回到了容城,魏就给他讲论“更正教”的道理。九月七日(公历十月二十二日),容城县大集之日,魏在大街高声宣讲,说“我们与此假教会不是一事,他们是有外国鬼子们传来假道理。听的人非常的注意。”回来到了大拜堂内,李敬真“大动怒气,说,你为什么骂人,说鬼子立的这堂”。魏保罗翻开《约翰一书》三章八~十节说:“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来了。他们传假道可不是魔鬼的儿女么!各公会的牧师教师犯各种的罪,都是显而易见的。即如贪财,要教会很大的月金工钱,自高自大,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贪爱世上虚福,种种犯罪的事都有,不是明显他们是属魔鬼的鬼子么?”李敬真更是“大大动怒”。魏保罗说他“由北京起各公会的首领人,都没他逼迫辩论的利害,他是无理不按圣经的错辩。他是吃毛球的找我们的错处。他真是大魔鬼所使出来的,阻挡真理的一个人。”李敬真大约是自魏保罗创教以来,阻挡“更正”最厉害的一个人。魏文祥到保定传道时,李敬真也到保定,在长老会的年会上做“领首”。大约是主要讲道人。

在魏保罗宣传他的更正教教义之时,他又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九月八日(公历十月二十三日),魏保罗到了胡村,“进了张飒丰教友家,他用自己的学问就说起来了,不容我们给他讲更正教的真道。这就应了主耶稣说的话了。将这道理对着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对着小儿就显出来。他因为自高就没有得着这真道的福气平安。”耶稣的话见于《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五节:“那时,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耶稣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句话呢!在此之前的记载是,耶稣责备哥拉汛等城的人在耶稣行了许多异能之后仍然不知悔改。耶稣的这一句话是否与此相关呢?从一般撰文著书的惯例看应该是相关的。那么,耶稣的感慨,是因为哥拉汛等城的人不知悔改而发的。魏保罗在此所发之感叹是因为张飒丰的“聪明通达”拒绝“真道”才有的。这种情况在十月十一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五日)的记载中又出现了一次。魏保罗等到容城办相关事宜,在路上“尽心为几个有学问的秀才讲神国的真道。他虽然听着对,可不能得着。主耶稣说的话一点错处也没有阿,神的真道对着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对着婴儿就显出来,圣灵说是的。从前是法利赛人自高自大,不能领受真道救恩,这现在也如此。就如现在的众牧师、教师、大首领人们自高自大,就不能领受这更正教的真道大恩。哎,真为他们哭啊!”这里提到了两类人不能领受真道,一是聪明通达的人,一类是自高自大的人。后者,在《圣灵真见证书》中已不是头一回了。

魏保罗自发出“五年以内,四年以外”耶稣必要降临的预言之后,每到一处、每逢宣讲、每逢聚会、每逢辩论都要作此预言。十月七日(公历十一月二十一日)晚,“独自正祷告时,又要与主要大凭据,五年以里耶稣降临的大事。我就痛哭着祈祷说,求主还得再施大恩、格外的鸿恩、大凭据。忽又显出一支大手来,忽然又拳进一个手指头去,又申(伸?)出来。圣灵说这是一定,四五年的意思。我就非常的乐,大大的欢喜,不住的赞美主,阿们!”
十月十日(公历十一月二十四日)又“问主说,五年内耶稣降临审判万民,用天火烧万民么?正祈祷着呢,忽然明明的看见非常的大火,焚烧万民,我看得很清处(楚?)的。许多的万万人,都在硫磺火湖惠(里?)被烧,受极大的苦难,我真是替他们哭那……。”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