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真耶稣教会又是当时世界基督教发展变化的结果

十九世纪下半叶,由于自然科学的急速发展,同时,社会科学也在迅猛发展,对《圣经》的批判,越来越深入。使许多信徒对《圣经》的权威、对基督的信仰产生动摇,教会产生了危机。在新教中就出现了所谓的福音奋兴运动,以期挽救危机。一九零六年,美国奋兴布道家托里创建仿照《圣经》“五旬节”记载的教会,得名为五旬节会。
“五旬节”,又称“七七节”,是犹太人收割大麦的节日。在初熟节(散月十六日)后七个礼拜开始举行;七个七天,故名“七七节”。节期在逾越节(散月十四日)之后五十天,所以又叫做“五旬节”。是庆祝农作丰收的大节期,时间在犹太历西湾月,在公历五、六月间;一说在五月二十日前后。
《圣经新约·使徒行传》第二章:“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我们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讲说神的大作为……彼得和十一个使徒站起,高声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这耶稣,神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他既被神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于是就有三千人受洗,聚在一处,凡物公用,天天在殿里。”
《新约》是将此作为教会的开始的,是所谓“原始教会”,“早雨教会”;“圣灵”则称为“早雨圣灵”。《圣经》中的“降雨”,基督徒们都视为是“圣灵降临”。以色列人的雨有秋雨和春雨之分;秋雨降在秋季播种之前,春雨降在春季收割之时。五旬节降临的圣灵既然属于首次,降于原始教会播种工作之时,所以基督教早期教会就被视为“早雨圣灵”降临而建立的原始教会。犹太国在亚洲的西部,于是一些人认为早雨圣灵降在东方,然后才由东方传入西方欧美。
真正信仰耶稣的人,不管他是哪个教派的,都视这早期的原始教会,是真正的神的教会,是最纯洁的教会。
托里创建“五旬节”教会,其《圣经》根据应当就是《使徒行传》上的记载。它传入中国,也是真耶稣教会产生的重要历史条件。
真耶稣教会的谢顺道长老,承认五旬节运动对真耶稣教会产生有重大影响,在其《圣灵论》一书中,对五旬节运动的发展,及如何传入中国作了专门叙述:“三世纪以后,随着教会的堕落,圣灵却渐渐离开,以至完全停降了。之后,教会既因没有圣灵而丧失了基督的生命,便日渐俗化,与世界没有分别。尤其是美国的教会为了博取信徒的欢心计,有的竟编出放映电影和跳舞等各种娱乐节目,添进崇拜的前后;讲道注意社会教育,不忠实传扬神的话;聚会成为形式,没有属灵的气氛。”即“神的教会”变成了“世俗的教会”。有些虔诚的信徒见其腐败,就自己三五成群的追求《圣经》记载的“五旬节”的“圣灵”。
在一九零零年前后,在美国的堪萨斯、德克萨斯、俄克拉荷马几个州当中,一些人在聚会祷告时出现了前述《圣经·使徒行传》第二章所描述的现象:说方言、身体震动、灵笑等等。便组织“小团体,以原始教会的信仰开始传道”。随后,逐渐遍布于美洲各地,并有人前往英国进行旅行传道。一九零六年四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的洛杉矶,一小群信徒聚集在草舍中聚会、迫切祷告,预定聚会十天。在四月九日晚聚会祷告时,“他们便被圣灵充满,说方言,或狂欢,或感泣,或唱灵歌等,深切的体验着主同在的快乐。”而且有此体验者全都是黑人,没有一个白人。
不久,此事传扬到远近各地,前来参加聚会的人愈来愈多,有些人甚至历尽千难万苦而来。实在来不了,“乃邮寄手帕,请圣徒为之祷告;旋将原物邮还病人,病人用以按患处,也有许多人得了医治。”逐渐影响到世界各国,在全球兴起了五旬节运动的热潮。
基督教的各个教派对此感到受到了威胁,于是就讥笑、排斥,说他们受的是“邪灵”,“百般敌挡”,“以图消灭”。但“追求圣灵”的人,可想而知,世界各地都会存在,因而“五旬节运动”必然也要传到世界各地。挪威、英国、印度、澳大利亚、瑞士、丹麦、荷兰、俄国、巴勒斯坦等地都出现了“圣灵降临”的现象。到一九零八年,在世界各国刊行免费赠送的报纸,“传扬圣灵的浸的重要性的消息的”已有十多处了。当年,在印度古奴劳山曾大聚会四个月。木地林马巴女书院有时有千余人同声祷告,“受圣灵感动说方言”,有如尼亚加拉瀑布一样。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克卢革斯多普及其他城市都有许多“受圣灵”的人。出现了“人的得救,不是倚靠穆罕默德(伊斯兰教创始人),是靠耶稣基督赎罪的功劳”的说法。当年夏,英国山打仑举行了求圣灵的大会;荷兰、意大利、挪威、苏格兰都有不少人前去赴会。埃及、爱尔兰、意大利、瑞典、叙利亚、日本都出现了“圣灵大降”的现象。
一九一零年,组成了总会(General Council)、神的集团(Assembly of God),并组织友会(The Fellowship)做为统制传道及连络的机构。在南北美洲各设立一个神学院。一九三七年,毕业生受差派出国进行传道的,被按手者有三千零八十六人,未被按手的有二千多人。他们以使徒信心会、神召会、五旬节会、神的教会等等名称在各国布道。因为主张以“说方言为受圣灵的绝对凭据”,在中国就被称为“方言派”。
然而,在这些五旬节教会中逐渐发生了变化:“以属世的作为代替圣灵的引导,使圣灵的活动大大的减弱。结果,多数教会认为‘说方言’不过是受圣灵当初的凭据,以后不必再说方言,甚至禁止在公开礼拜中说方言,而渐渐俗化到与一般教会没有什么分别的地步;只有少数的教会谨守真道,继续主张被圣灵充满,说方言,顺从圣灵的引导。与世界分别为圣,而能显出神的能力而已。”
五旬节会传到中国是在一九零七年。美国人莫礼智牧师在香港发行《五旬节真理报》宣扬“受圣灵的重要性。五旬节会当时与使徒信心会似有连络,于是一脉相通,同时传入使徒信心会于上海。他们都主张受圣灵必说方言。起初确有圣灵活泼的工作,是中国最早期的五旬节运动。后来因为禁止在公开礼拜中说方言,教会便逐渐俗化,以至冷淡不振。”
一九一一年,美国人贲德新牧师到山西正定府创立使徒信心会,发行《通传福音真理报》,强调基督徒必须受圣灵的问题。后又到了北京,改称神召会,又改为神的教会;《通传福音报》停刊,而以福音传单代替。贲德新牧养的教会,始终都没有什么进展,只能维持。其他传入中国的属于五旬节系统的教会,多数都是这样。贲德新是对真耶稣教会魏保罗影响颇深的一个人,见后述。
由以上节略,可知谢顺道对五旬节运动发展变化的叙述是相当详尽的。

五旬节传入中国,其最基本的教义,首先是追求“圣灵”。这是中国信神者急切想往的;而在当时的中国,却又成了一些信仰耶稣的人们摆脱帝国主义教会羁绊的工具,“圣灵”成了反击帝国主义宗教侵略的武器。这是任何用耶稣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侵略份子想象不到,始料不及的。
就五旬节运动的影响及当时中国的社会状况而论,受到影响并要摆脱帝国主义教会羁绊的显然不会只是一两个人。因为,急切追求“圣灵”,同时又兼备民族反帝情绪人,不会只有一两个人。然而魏保罗却是当时最为重要的一个人,也是最为成功的一个。
魏保罗由于他自己需要“圣灵”,又用“圣灵”摆脱了帝国主义支配的教会,反戈一击,要“更正万国的教会”,创建了“真耶稣教会”。由于它出现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其政治上的意义是不容忽视的。仅管魏保罗及后来的一些信徒们自己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发表评论

1917~1951年真耶稣教会历史